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35|回复: 1

[福建] 关源火种 ——记中共闽浙赣区(省)委城工部五县中心县..

[复制链接]

821

主题

1985

帖子

53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83
发表于 2019-12-19 14: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林森(闽侯)县关源乡”,辖关东、关西、埔前、仁洲等六个自然村。

  关源以山高林密路窄地势险峻称著,是东连小北、大北游击根据地,西进林森、闽清两县的咽喉雄关。

  自1947年10月,中共林森县西区工委成立以来,关源地区迅速成为拱卫五县中心县委机关、大小北游击区的坚强堡垒,成为开辟林森(闽侯)、闽清游击根据地的前哨阵地,成为北连大湖、罗源、古田游击根据地的地下枢纽。

组建抗丁会

  1945年秋,中共闽江工委派林白、林克俊、林庆祥(陈庆祥)等同志深入林森(闽侯)县西区的关源、仁洲、理店、王大坑、仁山等地,组织“二五减租”和“抗丁、抗税、抗粮”等革命活动,广泛组织抗丁会,从中发现积极分子,培养骨干,发展地下党组织。

  有一天,伪保长苏友圣带乡自卫团来抓壮丁,贫苦农民王允清等人被抓。抗丁会骨干王亦潘等人持菜刀半路拦截,将王允清等人救回,使抗丁会名声大扬,迅速发展到500多人,不仅深得穷人拥护,在一次次“抗丁、抗税、抗粮”斗争中,涌现出池治光、陈惠民、潘先灿、姜贞才、池治平、王亦潘、邱孟光、潘为铨、杨新新等一批骨干。

  1946年9月—1947年1月间,由林庆祥先后介绍池治光、潘先灿、陈兴珠、陈惠民、姜贞才、王亦潘等6人入党,为关源播下火种。

星火在燎原

  1947年2月,中共闽浙赣边区党委(后改称“福建省委”)成立城市工作部(简称城工部),林白同志任城工部委员兼地下军司令员。同年9月,林白任城工部副部长兼中共闽(清)、古(田)、林(森)、罗(源)、连(江)五县中心县委书记,领导各地城工部组织的地下武装斗争。

  1947年10月,林白带领刘文耀、郑荫敏、林克俊、张经仙、林庆祥、王金钿、张元筹、凌尚武、王汉平等人上山打游击,先后开辟、组建了东岭、大北、小北等游击根据地。

  在开辟游击根据地的武装斗争中,关源地区地下党员迅速发展到57人。1947年10月底,五县中心县委决定:成立林森(闽侯)县工委,王金钿任书记,郑其土任副书记,张经仙任委员兼组织部长,池治光任委员兼宣传部长;林森县工委下设7个工委,池治光任西区工委书记;陈惠民、潘先灿、潘为铨、邱孟光分别任西区工委委员;西区工委下设仁洲支部,由潘为铨任书记;陈惠民任理店书记,王亦潘任王大坑村书记,姜贞才任仁山、关西支部书记……

  林白同志曾多次到青垅、北门顶、坑理、仁洲石门隘(即现在三叠井风景区的“状元帽”)、蝙蝠洞(即现在三叠井风景区的“仙师岩”),亲自布置、指导西区工委工作。
斗争有反复

  大地主、大恶霸许济元、王依宝(又名王万全)富甲一方。许济元任关源乡长、林森县参议员;王依宝任下寮乡长、大小北乡代表主席。两人都豢养大量乡丁,并建造炮楼等防御工事,疯狂镇压革命、鱼肉村民、强奸妇女、无恶不作。贫苦农民林世文等人还被其抓去灌屎尿、猪馊食(潲水)。

  林白同志曾多次指示:要虎口拔牙除掉两霸,为民伸冤以发动群众,创建游击根据地,尽快把小北和关源两个游击根据地连成一片。

  西区工委积极响应五县中心县委“赤手起家,自力更生”、“毁家纾党”的号召,池治光带头卖掉田产购枪组建武工队(关源游击队的前身);无房无地可卖的潘先灿,狠心将自己唯一的妹妹(当时才7岁)卖给别人做童养媳,再加上东挪西借,购买了一支左轮、一支20发的匣子枪上山打游击……靠党员和抗丁会积极分子的无私奉献,西区工委武工队迅速发展到30多人枪,除掉两霸的计划开始实施。

  西区工委利用清明扫墓和许家婚丧喜庆日子,多次组织伏击行动,却只击毙了许济元的堂弟、抢夺民女和轮奸妇女的流氓恶霸许济时。‘’

  林森县工委书记王金钿亲自带领张经仙、王汉平等同志,经过几天的跟踪侦查,于1948年4月16日击毙胆敢带队抓捕、活埋王伙仙同志的伪乡长王依宝,缴获左轮手枪一支和30发子弹。

  王依宝被击毙之后,许济元及其父亲成了惊弓之鸟,一边大力扩充自卫团,与游击队对抗;一边深居简出,请省保安五团进剿保护。

  1948年7月8日(农历六月初四),持双枪跑去组织“伏击行动”的潘先灿,反被预伏在许春蕊(许济元妹妹,富农)家的军统特务方光荣和自卫团骨干潘为绵、潘依樵等人乱枪打死。紧跟在潘先灿身后的潘先林,见其二哥已回天乏力,迅速拿起潘先灿遗下的双枪,突出重围跑到坑理向池治光报讯。

  林森县工委和西区工委通过统战关系迅速查明:兰松尧(伪甲长)、许春蕊分别充当许济元和军统的坐探,敌特机关获悉“潘先灿等人经常持枪在许济元往来的路上设伏”的消息后,由许济元与军统特务方光荣共同制定了诱杀潘先灿的方案。诱杀潘先灿得逞后,许济元又让反动文人许美玉撰文,在报纸上大肆渲染击毙“匪首”潘先灿的辉煌胜利,并为许济元等人请功。

  查明真相后不久,许春蕊、兰松尧随即被游击队正法,游击队还缴获兰松尧私存的手枪一支。
七次反“围剿

  西区工委(及其后的关源工委)游击队,凭借日益增强的地下武装,向关源、白沙等地的地主、恶霸武力借粮,先后开仓分粮40万余斤,不仅帮助饥民度过春荒,并解决了春播种子的问题,深得群众的拥戴,游击队和游击根据地得以迅速地壮大。垂死挣扎的敌人,向关源地区发动了七次“围剿”。关源游击根据地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

  第一次,1947年1月23日,由乡自卫团骨干潘德新等人带路,省保安五团分四路夜袭仁洲、关中和王大坑村,抓走潘为铨、邱祥金、潘木才(池治光的小舅子)、陈惠民、潘先旺、林正俤等党员骨干、游击队员、地下联络员和基本群众20余人。敌人软硬兼施,用尽酷刑,20余人守口如瓶,无一人叛变、无一人暴露地下党组织情况。

  事后,西区工委总结第一次反“围剿”失利原因,决定:

  一、要按古代“烽火台点狼烟”原理,以烧稻草为号,逐岗传递报警。第一岗,设在进村路口的玄帝亭。由地下交通员朱水俤、朱三俤兄弟俩日夜值守负责。

  二、深挖敌人耳目,使来犯之敌成为瞎子和聋子。

  三、加大反击力度,频频出击扰敌,配合狱中斗争,要使敌人相信“逮到的没有一个是共产党、游击队”,便于通过统战关系使被捕同志尽快获释。

  四、在石门隘(状元帽)、蝙蝠洞等秘密据点备足粮食、盐、糟菜、大头菜等食品和搭帐篷用的竹木、芦苇、草席等物品,以供游击队坚守、撤退、转移急用。

  从此以后,敌人还没进村,西区工委和山里游击队就会接到敌人来犯的预警信号,提前进山撤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石门隘内的蝙蝠洞等天险去防守,使敌人的“围剿”一次次扑空。过了一个多月,在林森县、西区两级工委的多方努力下,被捕的同志也陆续、全部获释。

  1948年1月中旬,敌人发动第三次“围剿”。当时,林白同志正在仁洲村北门顶邱玉俤家召开五县中心县委骨干会议,观察哨一看到玄帝亭升起烟火,立即通知林白同志转移;游击队掩护林白同志及各地领导同志随即撤往蝙蝠洞,在蝙蝠洞继续开会。林白同志在会上决定:为了加强关源地区反“围剿”能力,决定成立关源工委,由张经仙同志任书记。

  会后,林白仔细考察了从三(叠)井到蝙蝠洞一带的险峰峻岭,看中了石门隘(状元帽)旁边通往进京古驿道的一处险要隘口,要求在隘口里扩建秘密据点(基地)。从此,林白和林克俊(又叫吴克俊)、林庆祥(老刘、12号)同志经常到仁洲村,住在石门隘(状元帽)旁的据点里。五县中心县委许多重要会议也在那里召开。郑其土、刘用端、薛仁钩、杨新新等同志的家,也成为林白同志的经常落脚点。从此以后,蝙蝠洞就成为关源革命群众的避难所和救命洞,状元帽据点成为西区工委、关源工委和游击队的指挥部、基地和兵站。

  第三次“围剿”,省保安五团倾巢而出,折腾了几天仅抓到两名基本群众(潘生泉、林宜为)。经西区工委多方营救,两人被关押10个月后获释,出狱后先后参加游击队并入了党。

  有压迫就有反抗,游击队在反“围剿”战斗中不断壮大,到1949年1月,关源游击队已发展到300多条枪,400多人,由池治光、邱孟光任正、副大队长,下设三个中队,王亦潘、陈云清,杨新新、潘先林,林世英、邱木香分别任三个中队正副中队长,党员已发展到106人。

  1949年4-6月间,省保安五团、关源自卫团配合国民党部队对关源游击队连续进行三次大“围剿”。西区工委和游击队主力跳出包围圈、频频袭击敌人。

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志而好学,如炳烛之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21

主题

1985

帖子

538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83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9 14: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斩断运输线

  1949年5-6月间,由张经仙、池治光、邱孟光、王亦潘等人所率领的关源游击队,在福州来往古田的福古线,3次设伏拦劫敌人运输车辆。烧毁一辆,缴获两辆,击毙敌驾驶员1名、击伤2名,俘虏敌兵20多名;先后缴获收发报机(美制军用无线电台)一部、79步枪子弹50箱、手榴弹70多箱、军鞋1500多双、短枪2支、步枪6支等我游击队急需的军用品和大量布匹、军用粮票等物品,有力地支持了罗源戈口的“开仓分粮”战斗和各地游击队的反围剿战斗。事后查明:这3辆军车分别隶属于国军5943部队驻荆溪、白沙两个团和驻后屿的敌25军运输团3个部分。缴获的70多箱手榴弹,大大提高了五县中心县委下属各游击队的反围剿斗争战斗力。

  福州至古田的军车运输中断,震惊方方面面。1949年6月24日,恼羞成怒的敌人在第六次围剿行动再次扑空之后,竟放火烧掉池治光、池克实、池溪溪等9户三座房子。因全村人出逃,无人救火,而殃及群众房屋60多间,全村竟成为一片火海。

  在一次次扑空之后,敌人又玩弄起“招安劝降”的把戏——1949年6月28日,国军5943部队第二营营长邝逸之给池治光写了长达四页的劝降信,限令10天内“迅派人前来洽商”。然而,得到的回答却是:福州到古田的军需运输线被彻底打烂、挖断、瘫痪了。

  敌营长邝逸之切齿地说:“逮到池治光,定要碎尸万段才解我心头之恨”;只可惜他连与池治光一面之交也没有,怎么能逮住池治光呢?

  1949年7月间,解放军先遣队侦察连、侦察排陆续抵达五县交界的山区。五县中心县委要求:各工委、游击队根据地要发动群众做好迎接解放军和支前工作。然而,各级反动派仍根据蒋介石在“福州6.21应变会议”布置做垂死挣扎。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敌我争夺运输线的战斗更加激化。

  西区工委和关源工委鉴于敌我双方狼牙交错的态势,一边发动群众大力支前,一边加强运输线争夺战,以确保解放大军的军需供应。

  伪乡长许济元和关源自卫团团长姜贞英,竟敢纠集民团和各村自卫队约300人,拦截并打伤我征粮队队员和挑运粮食的贫农团团员。接到征粮队紧急报告后,陈利锵、王亦潘等人立即带关源游击队一中队出击,在当地贫农团的配合下,从白石洋至浦前将各村的民团和自卫队全部打掉,不缴枪就坚决消灭之。从此,周边的地主武装自卫队、自卫团再也不敢与我们作对,确保了从关源到上寮支前站的一路畅通。

  随后,游击队在甘蔗亭下街、七爷洞运输船码头设伏,抓获带队下乡横征暴敛的敌司务长潘木根等人;并将潘木根枪毙,其余人放回,吓得敌人再也不敢下乡征粮了。

  敌军不敢下乡征粮,却让伪乡长和自卫团给他们送吃的。1949年8月12日,关源游击队邱孟光、王亦潘、潘先林、林世英、邱木香等三个中队同时出击,拦劫自卫团运输队,抓获负责押运的土豪劣绅苏承荘(伪保长),缴获粮食10000多斤、蔬菜几万斤、猪肉5000多斤、食盐1000多斤……这些战利品立即被转送到支前站,以供应南下解放大军。

  各村贫农团、妇女队总动员,发动基本群众提前做饭团(斋粿),红小米粿、煮鸡鸭蛋、烧开水,夹道送到过往解放大军战士手中。为了确保解放大军粮食和副食品供应,西区工委和关源游击队采取“向群众捐借、向地富摊派、向敌人夺取”三管齐下的办法,千方百计筹措支前资金和物资,依靠贫下中农做好支前工作——收集情报当好向导、筹集粮食马草食品、拦击溃敌收缴武器,架桥铺路随叫随到,清除土匪确保运输……

  1949年8月15日,解放军28军主力挺进到林森(闽侯)县罗桥、雪峰一线,迅速对盘踞在大湖地区的敌96军残部实施包围。大湖敌军见势不妙,一部向江洋店溃退,一部向洋下、大坪溃退,企图分路突围夺路而逃。

  当天有100多名溃军慌不择路地闯进关源地区,经关源游击队侦察兵跟踪观察,发现溃军已成惊弓之鸟且不识路(对地形不熟悉);邱孟光、邱木香、林世英、潘先林等人立即带潘木火等20多名游击队员,抄近路赶上前去,在樟满与瑶山交界处、敌必经之路两侧山坡上设伏。地下党员林世文自告奋勇去给敌人“带路”,把溃军带入我包围圈,“缴枪不杀”的喊声如雷贯耳,四周山头都有人对天鸣枪警告。本来已是草木皆兵的溃军,只好纷纷把枪放在路边,举手列队投降,关源游击队一举缴获长短枪103支,后将俘虏和枪支移交给28军83师248团。

 当五县中心县委各游击根据地连成片时,林白同志还特批西区工委率先搞“土改试点”。1949年5—8月间,西区工委所管辖的各村,将全村土地统一收归贫农团,重新丈量统计造册。按人口平均分配给各户到人。当时,虽未进行评成份,但分得土地的贫下中农都全力支持革命,仁洲村也率先成为“解放区”。当时的口号是“一切权利归贫农团”,贫农团团部就设在被没收的许济元家的炮楼里,贫农团发动群众评议,将土地、洋地、山田,按好坏远近搭配分田到户,发证到户。到解放后,全省全面开展土改时,仅对上述分配方案做少量调整,这是林白同志高瞻远瞩搞“土改试点”所创造的奇迹。

人妖被颠倒


  1948年间,福建党内发生城工部冤案,继庄征、李铁两任城工部部长先后被错杀后,各地城工部100多名骨干以去“省委开会、学习、任职”为名被骗上山暗杀了。

  消息传开之后,五县中心县委各工委、游击队群情激昂,纷纷要求对闽中党组织的瓦解、分裂、暗杀行动予以反击。林白同志坚决反对这种敌我不分的错误思潮,他一边按组织原则向上汇报反映,一边教育部下:“要以加倍努力打击敌人来验证对党的忠诚,要顾全大局不要中了敌人的离间计,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

  1948年底,林白同志也接到去省委接受审查的通知。在省委讨论林白的处理意见会上,黄国璋(省委常委、闽中地委书记)认为:“林白过去当过国民党保安团中队长,也有问题,也要搞掉”;王一平和部分对林白历史较为熟悉的同志作了一番解释,(省委)多数同志都认为林白不会有问题,纷纷反对杀掉林白。在这种情况下,曾镜冰才作出不处死林白的决定。
 
  王一平和部分对林白历史较为熟悉的同志,为何敢于为林白同志打保票力争?池治光、郑其土、张元筹等同志在生前是如此回忆——  

  林白同志上山接受省委审查期间,闽中党组织于1949年2月公布了由黄国璋、林汝楠、陈亨源3人署名的《闽浙赣人民游击纵队闽中支队司令部布告》,指出“特务头子王调勋(国民党福建省调查室主任)、林白(五县中心县委书记、游击队负责人)、刘文耀、郑崇德(林白游击队负责人),黄玉树(原海匪),张天昊,张强(军统特务),郑德明(原海匪),庄晚芳(情况不明)等盗用游击队名义活动,立即知罪停止欺骗,解散组织,缴出武器、财务。否则,务将其缉拿归案法办。”布告散贴到福州、厦门、泉州等城市。与此同时闽中党组织还秘密派人到林白领导的队伍中进行“瓦解”活动。闽中地委对继续在各地活动的林白领导的城工部基层组织采取“瓦解”办法,要他们动手处决自己的领导,以此作为对党是否忠诚的考验和参加闽中组织的条件。③为此,五县中心县委所属各游击队中,有人动摇、有人徘徊、有人质疑……此时,王一平同志来了,他通过地下党交通员,先找到关源仁山村地下党支部书记的姜贞才,由姜带路找到池治光,当时谁也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是上级派来了解情况的。直到解放后才知道他就是王一平同志。

  王一平同志在仁洲村溪理山的蝙蝠洞,与池治光谈了一天半,充分了解关源地区“抗丁、抗税、抗捐”斗争和关源游击队成长情况。西区工委委员潘为铨、潘先灿等同志也被王一平相继叫去个别谈话,大家谈得非常融洽。第三天,由池治光带路去大湖铁坑找郑其土,了解大湖游击队和小北工委(及其后的林森县工委)有关情况。然后,再由郑其土带路,护送王一平去找张元筹了解情况……

  过不久(1949年3月),省委派王一平通知林白回原地工作,责成他立即向下传达省委有关解散城工部组织的口头决定:1、不许以党的名义活动;2、停止发展党员,不许与党的任何组织发生关系;3、全体党员停止党籍;4、原城工部党员应多做对人民有利的事情。同时要求林白完成“检干、练干及发动群众求生存斗争”的任务。

  林白同志回来之后,各工委、游击队都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革命形势如火如荼,大家都以为梦魇已经过去。然而,闽清、永泰剿匪战斗刚结束,原五县中心县委及各工委领导同志就先后被抓起来隔离审查。

  池治光被关进地委党校“学习”之后,工作队在仁洲村上演了人妖颠倒的一幕:

  工作队在仁洲村大厝,用大门扳搭起批斗台,让被游击队镇压的反革命家属(许春蕊、兰松尧等家属)来向游击队骨干讨还血债,要潘为铨、陈兴珠、邱孟晃等人跪在玻璃渣上挨批斗,拳打脚踢、乱棒飞舞、枪托猛砸还嫌不够,还要陈兴珠抱着兰松尧头骨受尽凌辱,要潘为铨跪在玻璃渣上为许春蕾捡骨灰……这颠倒黑白的爱憎何等“分明”?

  1953年秋,池治光被打成土匪、恶霸、反革命,被送去坐牢两年多,连新建住房也被拆除。随池治光上山打游击的地下党员也都成了反革命,土改分给他们的洋(好)田都被收回,田里已可收割的稻子被盗割一空——美名曰:“现在,你们成了反革命家属,还想分好地、吃白米饭?也要让你们尝尝当反属(反革命家属)的滋味”——这真是典型的反攻倒算!

  直至1956年,党中央为城工部平反,林白同志先后出任省委组织部“二办”副主任、福州市副市长,上述人妖颠倒的现象才逐步得到纠正。仅追查暗杀潘先灿烈士一案,继许济元被枪毙之后,凶手潘为锦被判无期徒刑,反动文人许美玉判刑14年、帮凶潘依樵判刑7年……真是大快人心!

  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人妖再次颠倒。1968年2月间,被江青、陈伯达打成“鼓动农民进城的坏人”的林白同志被隔离审查,殃及参加“老区”群众组织的原城工部地下党员、游击队员、老区群众多少人?文革后期(1976年)的“反派性”,王金钿、池治光等人又被定为“坏头头”抓起来;池治光住房被收回,将其家属和子女赶出家门。身患肝癌的池治光不但得不到治疗还被批斗,含冤而死。1976年12月17日,王金钿、潘遵煌等人都被认定为“四人帮爪牙”,分别被判刑8年和6年,并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闽侯大多数原城工部党员、游击队员被株连,先后被送进“反派性”学习班审查、被长期羁押。群众议论说:“这真是第二次城工部冤案,而且 城工部冤案的阴影已殃及第二代了!”

  然而,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

  在党中央、胡耀邦总书记亲自过问下,1981年7月1日,闽侯县被打成“四人帮爪牙”判刑的和长期羁押还未判刑的人,在关押4年7个月之后,于同一天全部“无罪释放”。历史的教训不能忘,但愿那人妖颠倒的悲剧不再重演:沉舟侧畔千帆过 ,病树前头万木春!

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志而好学,如炳烛之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0-1-29 03:00 , Processed in 0.380367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