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365|回复: 0

[艺文] 池金龙:一份惋失的孝心

[复制链接]

5029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906
发表于 2023-3-18 13: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池金龙:一份惋失的孝心

来源:印象武隆
时间:2015.1.20

池金龙:汉族,大学本科,1973年9月出生于福建省霞浦县盐田西胜村,现为霞浦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人员,曾荣立过三等功四次,2014年获得福建省质监系统征文一等奖。

“百善孝为先”,每当听人说起这句话,我内心就象武隆芙蓉洞中涌泉一样,发出一份惋失的孝心伤痛。我虽生在八闽大地,但早有闻这个美丽巴渝大地,因充满中华民族浓厚孝道文化让我无比崇拜和敬仰,也让自己常忆父母永恒之爱,人间孝道铭记心间。

我出生在闽东革命老区,家里兄弟姐妹共十人,我是七十年代初出生。在幼小记忆中,只记得父母为了养家糊口,起早贪黑。儿时,我最怕父亲摸我的脸,因为他那长满老茧的手,简直就是齿沙布,摸在脸上火辣辣的,有一种刺痛感,即使晚上,我也不敢跟父亲睡在一起。在夜晚醒来之时,常会听如雷般呼噜声,甚是吓人。长大后,我才明白,之所以呼噜声如雷般大,是因为我父亲白天劳作太累了。

母亲体弱,加上繁重的劳作,积劳成疾,我上初二年上半期,母亲就离开了人世。最让我遗憾是,连母亲最后一眼也未见着。她走得太突然,让我痛心不已。那年,我时常到人深夜静的时候,躲在被窝里以泪洗脸,也不知度过多少不眠之夜。总觉母亲这辈子太苦了,过得太不容易了。

参军后,为给在母亲的天之灵一点慰藉,给白发老父亲脸上争一点光,我特别努力。在部队第二年就入了党,接着当上班长,考上军校。毕业后,被安排到应急作战部队。由于任务重、纪律严,每年回家一次都很不容易。在家短暂休假期间,看着父亲那佝偻的身影在灶前忙里忙外,我眼眶都湿润了。母亲在世时,他根本不会这些,而现在变得如此娴熟。这几年真是又当爹又当娘,拉扯弟妹们长大,他老家人何等劳累,何等坚强呢!

记得2001年5月份的一天,大哥突然打来电话说,老爸得了胰腺管肿瘤晚期,恰逢部队组织一场大规模登陆演习。时间跨度长,按战时纪律,任何人不得请假,我服从部队安排去了演习地点。自己一边认真组织部队参加推演,一边脑海老是浮现老父亲那被病魔折磨而焦脆的身影。好几次想向领导请假,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想到部队纪律,还有老人家的叮嘱,始终没有开口。那时演习部队晚上经常在船上过夜,一到夜里侧躺在船甲板上,望着茫茫幕色大海,心里就象翻腾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都是老父亲病痛情影。在演习最重要时期,一个晚上闷热得很,一轮残月挂在天空,被暗云半淹着,象舟破船,星星希希拉拉的,有气无力一眨一眨的,突然自己迷迷糊糊入睡,做一场梦,梦见老父亲白发苍苍来跟我告别,他说要到很远很远地方去,我怎么留也留不住。顿时惊醒,眼角已挂满泪水,人一下坐了起来,抬头往远处望去,只看到海面上远处渔船灯光一闪一闪,好象与天上星星连成一体,那里好象就是天堂,我有一种不祥预感。由于演习部队规定,一律不准打电话,我也将近半个月没跟家里联系了,也不知是否真得,但愿不是这样的。过了三四天,团政委找到我“你是65分队池金龙排长吗?你有一份电报在我这,但现在正在演习重要时期,电报不能给你,好好参加演习,再过三天演习结束,我会给你的。”也没说别的,团政委就走了,我也不去想太多,因为那时演习最紧张时候,又过了三天后,我们演习部队抢滩登陆圆满完成演习任务,抢滩后大家全身被海水浸泡湿漉漉,战靴里都是滩泥和沙子,嘴角可尝到海水味、汗水味、滩泥味都搅在一起。一坐下来休息,营长就快步来到我面前,很低沉告诉我:“金龙,你父亲七天前已离开人世了,刚才团政委打电话叫你请个假,马上走。”我一听,傻呆呆站着,半天没有反响过来。平时看起来那么坚强的营长,此刻也在众多战友和部下面前哗哗流泪。是啊!作为儿女不能为自己老父亲敬一点孝,连最后见一面,送一程,甚至连消息不能及时得知。在场演习战友们跟营长一样,作为军人最有感悟,那是真真切切流下眼泪,我平生以来第一次这么多战友为自己父亲去世而流泪感动不已。当我赶到家时已是深夜了,夜幕的山村静悄悄一片,到家时才知,我父亲三天前已下葬了,也就是那天我在船上做梦时走的,他老人家真是梦中来跟我告别。那一刹,我真得再次情不自禁嚎吼叫、、嚎嚎嚎哭起来,痛心哭声再次划破整个寂寞山村,这也许是我这一生中最大哭声了。第二天我声音全哑了,我姐说:“父亲临走时,本想叫你回来看他最后一眼,父亲执拗不肯。”父亲虽未读过书,但真是明理之人,熟重熟轻他最懂呀!

回到部队后,手臂带孝会影响军容风纪,我把孝标缝在上衣内袖里,孔子曰:“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我国古代,父母去世要三年之丧, 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至高无尚的帝王都一样,我只能选择这种别有样式的方式戴孝,让内心得到一点点的平静。

又过了若干年,按当地习俗,将父母合葬在一起。合葬时候正好是在寒冬日子,天气特别冷,进葬时辰凌晨六点左右,那天我一直守在父母灵骸旁。那夜,那座大山特别寂静,偶儿山谷中吹来瑟瑟寒风,蜡烛在寒风中忽暗忽亮,我一柱香接一柱点着,这么多年又一次近距离陪伴着您们。不远处,山涧小溪潺潺地流淌着,好象我在向父母倾诉久违心理话。夜莺偶儿夜啼几声,打破深山宁静。整夜未眠,寒风虽冷,能陪伴老人家一夜,心里暖呼呼,幸福无比。安葬父母,也是了结我们兄弟姐妹多年一桩心愿,愿他们在天之灵永远安息。

后来自己当连队主官,上政治课时,我不但要教育战士们要如何爱军习武、献身国防,还教育战士们如何孝行天下,爱满人间,要大力传承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有时个别战士不安心连队工作时,我会给他们讲孝道,聊我自己经历,拉进与他们间的心理距离,更容易让他们接受,让他们更安心部队工作。

有一年我们连队来了几名四川武隆战士,我高兴极了,经常找他们谈心聊天,他们很热意给我介绍家乡的风景,如大自然鬼斧神工芙蓉洞,洞内钟乳石千姿百态,光影色彩斑斓;天生三硚可以说悬崖百丈,壁立千仞,飞泉流水,让人心旷神怡;还有“山城夏宫”美誉之称仙女山,四季如画,真是美不胜举。特别讲到武隆厚重的孝道文化历史,他们显得更加自豪,用浓重四川口音,显得他们就是正宗武隆人。此时我满怀一颗敬重之心在倾听,让我深受川江文化无穷的魅力,也感受武隆儿女孝道情怀。后来我请他们到课堂上给全连官兵讲关于“印象武隆”中华民族孝道美德,现在我和许多战友都离开部队多年,想起这些依然深受教育,也让自己那份惋失孝心得以一点点慰藉。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4-5-30 19:53 , Processed in 0.066498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