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234|回复: 0

[史料] 性耽山水生奇笔——池显方的《晃岩集》

[复制链接]

3733

主题

8179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6136
发表于 2022-1-27 22: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性耽山水生奇笔

——池显方的《晃岩集》

厦门有两处山岩名曰“晃岩”,一处是在如今名噪中外的旅游胜地鼓浪屿之日光岩,而另一处则位于同安汀溪的端山,两处晃岩皆与“一生好入名山游”的明末厦门文化名人池显方有缘。鼓浪屿日光岩的风光早为文人墨客所青睐,故有人以池显方有《晃岩集》而附会其曾栖居于此。实际上,池显方结庐之地乃同安端山。

《同安县志·名胜》记载:“晃岩在感化端山,距县北二十里。明邑人池显方辞荣入道,诛茅山栖,读书其地”。这里水绿山青、壑幽岩秀,“草木滋春气,山川媚晩晴。酒阑诗忽涌,涧瀑夹松声”(池显方《向则葵少府过晃岩惠诗赋答》),一桃源人家,是隐居山林、读书吟咏之佳境。池显方于此拓园,以晃岩之“晃”字名其园,自号“晃园主人”,而其文集因名《晃岩集》。

池显方,字直夫,号玉屏,明代同安县中左所(今厦门岛)人。其祖池兆铭原籍长溪,永乐年间从征沙县寇,叙功永宁卫中左所总旗,遂为厦门人。池家为厦门望族、书香门第,子弟多有著作鸣世。其父池浴德,明嘉靖四十三、四十四年(1565、1556年)连捷进士,官至太常寺少卿,著有《空臆录》、《怀绰集》等;其兄池显京,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举人,授和州知州,转怀庆同知,著有《迈征堂诗义》。池显方早年从师福建巡抚南居益。

明天启四年(1624年)赴应天府试,中举人。中举后,以母亲年迈不赴会试,而在同安端山结庐山栖,吟诗著书,参禅谈经。其平生好交游,“海内倾盖尽知交”,与书法家董其昌、史学家何乔远闽南名宦蔡复一、黄道周、蔡献臣等名流关系密切,与钟惺、谭元春等竟陵派诗人亦多交往,时时交相唱和。而汀溪旁的弯曲小道,更印满了曹荃、阙士琦、王忠孝、秦钟震、陈应瑞等四方名士的足迹。他们慕名而来,扫叶煮茶、吟诗作赋,给晃岩留下许多名篇佳作。榛榛莽莽的晃岩因之而“频放异光、烨煜岩际”。

池显方擅长诗文,一生作品颇丰,据《同安县志·艺文》所著录,有《晃岩集》、《玉屏集》、《南参集》、《澹远诗集》、《直夫偶抄》、《说诗》、《国朝仙传》二卷、《金刚演说》和《东山法语》,共九种,另有《说书》一种,在诸方志艺文中未见书目著录,仅有自撰序言存于《晃岩集》卷十二之中。

池显方的诸多作品,唯一存世的只有《晃岩集》,今可查见的有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自刻本,藏天津图书馆、浙江省图书馆和厦门市图书馆。后两个馆所藏的只是残本,浙江省馆藏的是至十五卷,各卷品相较为完好;厦门市馆藏的是十一至二十二卷,但破损较为严重,因此,只有天津图书馆所藏的是完本,堪称海内孤本。该书共二十二卷,其卷一为四言古诗,卷二为五言古诗,卷三为七言古诗,卷四为五言律诗,卷五为七言律诗,卷六为五言排律,卷七为七言排律,卷八为五言绝句,卷九为七言绝句,卷十为六言诗,卷十一、十二为序,卷十三为传,卷十四、十五为记,卷十六为赞,卷十七为铭,卷十八为疏,卷十九为偈,卷二十为祭文,卷二十一、二十二为书。卷首有“崇祯辛巳夏”池显方所撰自序和无锡名士曹荃作于“崇祯壬午”的序。由此可知,该书乃池显方亲手编订,并于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付梓。

作为池显方的代表性作品集,《晃岩集》首先为我们展示了个“性耽山水”的文士形象。池显方好游山水,曾陟武夷、游秦淮、登泰岱,留下了大量的山水诗章。这些作品,多收于《晃岩集》中。在其游历中,“南程”之游最壮,所作诗文亦最丰。天启三年(1623年),池显方之兄池显京自历阳(今安徽和县)贻书,邀其北上。二月,他与蔡献臣从鹭门出发,一路游温陵、武夷,过分水关,游铅山鹅潮、兰溪、严州、桐庐、钱塘、姑苏、梁溪、云阳、镇江等,历六十日抵历阳。在历阳其兄署中住四十余日,于六月离历阳,又一路游江宁、梁溪、武林、姑苏,自仙霞岭入阈,经建州、渔溪、莆阳、温陵返回,历时四十九日。在近半年的壮游中,池显方不仅饱阅山水,亦广交名贤,于寒山访赵宦光,华口会朱鹭,姑苏谒董其昌,南京晤林孕昌,新朋老友,相见甚欢,煮茶饮酒,唱酬吟咏。“南程”一游,令池显方直感“便快平生(《与郑道圭书》),文兴喷发,写下了大量的诗作与游记。其山水诗,举山川磅礴清华之气,缩之于笔端,故空灵飄忽,不可方物。剑水浮青汉,茶花泛碧春”(《虎丘》)、“重关攀曲折,叠阁俯高危”(《光台山》)、“平明忽见岩头涨,瀑布应添几丈新”(《雨游鹅湖》)、“烟锁六桥花已瞑,多情犹迟月明归”(《西湖》)等诗句,皆如海云弄影、宝月流光。其他如《过燕子矶》、《西湖夜泛》、《飞来峰》等诗,亦多有领异标鲜之笔。其游记如《武夷记》、《西湖记》、《秦淮记》、《灵岩记》等作品,更是详尽山川美景,娓娓道来,令人身临其境,赏心悦目。除了“南程”游外,池显方还曾登泰岱、临鼓山、游泰宁、下潮粵,每至一处,总有吟咏,乃至杖行于故乡山水之间。

池显方的作品,冲澹闲远、韵高白雪,乃其性情使然。他自少不喜功名,时艺帖括,敝帚视之,而“沉酣汉魏柴桑家言,故寒山之率、长吉之奇、白苏之疏,散时错落毫楮间”(蔡献臣《池直夫澹远诗序》)。虽曾上公车,然中举后不再取,隐居山林,问禅养性,长事吟坛,因而其晚期作品“益有味于陶渊明的冲澹闲远,一切尘坋不留肺腑”(蔡献臣《池直夫澹远诗序》)。在《晃岩集》中,除了大量的纪山川游、叙友朋谊之作外,还有不少诸如《牛首山临祖师像歌》、《观楞伽记序》、《念佛偈示诸衲》、《永明大师赞》等禅语弥漫之诗文作品,即是其醉心于“谈性命真宗,阐七佛秘藏”(《与张虚舟》)的产物。即便是吟咏山水,亦超然化外,其如“人间犹作五更梦,僧已朝斋罢磬声”(《洪济山观日》)、“欲觅蓝桥仙隐处,铁笛无声惟暮钟”(《霍山》)等句,令人颇有远离尘世之感。

其实,池显方并非完全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桃源中人,长期居住于滨海之地厦门的他,对明代后期东南沿海的海防形势仍甚为关注,在其诗文之中,不时可见其对家国安危的忧虑。明万历、天启年间,荷兰殖民者盘踞东番(今台湾),时常剽掠福建沿海,而倭寇残余亦不时骚扰,厦门、同安百姓深遭其祸。其时,福建巡抚南居益、福建总兵谢隆仪驻兵厦门一带海疆,抵御荷夷。池显方曾是南居益的学生,与谢隆仪亦有交臂之情,皆过从甚密,耳闻目睹御夷将士破波鞭舟、涛中缚鲸之壮举,心潮澎湃,常赋诗称颂。五言律诗《同大将军谢简之守岁》描绘了“以戈为枕、当铁作肠”的谢隆仪将军“与士齐甘苦”、“相对守炉红”的情景;七言古诗十月二十六日大将军谢简之焚红夷巨舰一只斩擒六十名喜赠》记述了谢隆仪将军“熔其铜炮如熔水”的“以红攻红”战术;五言律诗《陪南思受谢简之登鼓浪屿和韵》“全凭藩屏力,吾得卧沧洲”句,则表达了作者对御夷将士的感激之情。《赠大将军谢简之平红夷序》以及《送张将军再胜地彭湖仍往东番搜贼》、《傅望之彭湖获倭》等篇,亦都记下了御夷将士的丰功伟绩。在这场抵御荷兰侵略者的战争中,池显方不只是一名歌者,而且还积极参与,以他的智慧为当道献计献策。在《与谢简之书》、《与徐总戎书》、《与蔡体国书》、《与阙褐公书》、《与姜育芝书》等书信中,池显方陈言漳厦抵御红夷之攻防策略,提出了诸多见解,体现其爱国爱乡的赤子之心。

《晃岩集》所载厦门、同安之人文史事尤多,乃研究明代厦门地方史之重要文献。他为许多同辈或后学的著述所作之序,给后人保存了厦门古代地方文献的一些蛛丝马迹;他所撰的“传”、“赞”、“祭文”、“书”等文章,为后人对蔡复一、许獬、陈止止等地方人物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料;而《鼓浪屿》、《五老山》、《冬游洪济山》、《北辰山十二龙潭》、《云顶岩》等诗,则为厦门胜景留下了名篇佳句。

池显方尚有《玉屏集》、《南参集》和《澹远诗集》等诗文作品,这些作品虽然皆已散佚,但从留存于世的《晃岩集》,我们可窥其志向、赏其诗文,瞻仰其名士风范,品尝起来就像我们闽南的乌龙茶一样亲切隽永、清香幽雅、余韵无穷,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思。

编者

2009年5月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2-10-2 11:20 , Processed in 0.282434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