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71|回复: 0

[艺文] 池若湖:我的爷爷池邦奇

[复制链接]

2482

主题

572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234
发表于 2021-2-6 08: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210206083621.jpg
我的爷爷

我之前写过几篇关于爷爷的文章,但总是没有写好。很多时候,写着写着,我就把爷爷写模糊了。
爷爷原名池邦奇,字泉清,生于1924年,病逝于1978年,享年55岁。爷爷去世那年,刚去广平中学任英语教师不足一年。这年,也是我们家境刚刚转好的时间点。奶奶每每说起,就抹着眼泪说他命歹,享不了福。关于爷爷的一生,我更多的是听奶奶和父亲说起的,他去世那年,我才6岁。
爷爷就读福州高中时,干过一件让人竖拇指头的事。当时国民党捉壮丁,把爷爷的堂哥给捉了去。爷爷从学校赶了回来,跑到区公所找到最高长官,要求他放人。区公所的长官不理会他,他便趁那长官不注意,抢了他抽屉里的手枪顶住区公所长官的脑袋,逼他放人。爷爷的堂哥就这样放回来了。讲这“故事”的时候,我不知道父亲有没有添油加醋,但,我相信爷爷敢那么干,会那么干。那个年代的学生崽,前途无量,爷爷可以有恃无恐。
只可惜,后来爷爷因为闹学潮,肆业归家,在建设税务局(国民党时期)得了一个工作,是个职权不小的税务统计官。不久后,爷爷和奶奶结婚了。爷爷和奶奶是自由恋爱,在那个年代,是件鲜事。爷爷爱上奶奶,肯定是因为奶奶是个读书人,思想和她的大脚(奶奶的同龄人大都裹脚)一样,开放不受约束。
解放后,爷爷似乎失业下岗了。抑或,他辞职不干了。我不在现场,但我了解爷爷的性格。我身子的基因,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隔代遗传。这四个字很有力量,也很可怕。很多时候,父亲拿我没办法,只能叹了一口气,说你是我老子。这个时候,爷爷去了解放军部队文工团。部队的番号不详,现在能做为证据的只有一张爷爷穿着军装的照片。可没多久,他似乎又不干了。我一直很奇怪,部队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没人能回答我的这个问题。最后,我给了自己一个勉强的答案——那个年代像爷爷那些高学历的人少,大家都很尊重他,他来欢迎,他去惋惜。一如他去世多年后,还有村人在我面前为他摇头惋惜。
来去自如的爷爷,又在广平中学谋得了一份教师工作。可惜的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爷爷私藏手枪案发。这把勃郎宁手枪是爷爷花了20块银圆,在一兵败溃逃到槐南(隶属永安,奶奶娘家地)的国民党军官手中买得的。
爷爷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在狱中,爷爷被分配在木工班学木匠活。工余之时,爷爷开始自学中医。许是为了打发百无聊奈的时间,许是大姑(我父亲的姐姐,殁于肺炎或肺结核)幼年病逝的刺激,让爷爷选择了医学。一年半后,爷爷被提前释放。据奶奶说,爷爷的一位同学到县上新任县长,在去监狱视察时看到爷爷,问清案由后,大笔一挥,提前释放了。
提前释放回来的爷爷,在广平政府接受监督教育,干了几年木匠工后,被分配到公社肥皂厂工作。后来,因为缺少原料,肥皂厂倒闭了。爷爷又被赶到了大队农具厂上班。不幸的是,农具厂也很快倒闭了。无处可去的爷爷,只好卷起裤脚下地种田。当时,我爷爷挣的是4分工,刚从学校辍学回来的父亲挣的是6分工。如果日子这样过下去也好,总有一天工分会提上来的,待我父亲和爷爷的末儿子长大,家境总是会越来越好的。但,时间,似乎在某个时刻停了下来。受人尊重的读书人,在一夜间变成了被人唾弃的“孔老二”。爷爷被扣上了“四类分子”帽子。爷爷从“先生”变成了“坏蛋”。“坏蛋臭屎”。下地没人愿意搭班,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工余之后还得上“学习班”学习,甚至,还被戴上高帽批斗游行。我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但我相信爷爷的胆子在那一夜间被剥离了躯体。无知者也许可以无畏。但,关键是爷爷太知道这个“运动”了。爷爷低下了头,闭上了嘴,开始伏案写小说。据父亲说,小说的名字叫《黎明前的黑暗》,完稿与否不详。我没见过原稿,原稿被爷爷的那个末儿子当成传家宝藏了起来,以待有一年能给他的子孙换来黄金万两。
爷爷写小说,有人举报写反动材料。公社派了好几波人来,以查电灯费为名,在爷爷的卧室里翻箱倒柜。甚至,还有人举报爷爷在当税务官时贪污了很多银圆。公社派了人,把我们家厨房、猪圈、谷仓的都翻了底朝天,并且,还把我们家卧室的地板撬开来,掘地三尺。清高如梅的爷爷,怎许铜臭玷污他的气节?任由天冻加地寒,只证我凌寒傲雪。
爷爷的清高在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在外人眼里,是一位非常谦恭的人。但,他对家人却极为严厉和苛刻。父亲跟着学中医,有一回一不小心,把墨水瓶给打翻了。这下,可不得了了。爷爷说父亲抵触学中医,故意把墨水瓶打翻的。他掐着父亲的脖子,硬要让父亲把洒出的墨水添干。那个时候,白天要干农活,晚上又要学中医到深夜。父亲是硬撑着眼皮子学习,但,父亲肯定没有抵触。以父亲的性格,他没有抵触爷爷的胆。后来,我求学时的成绩越来越差时,奶奶和父亲常叹着气说,如果爷爷在就好了,你这小子也只有爷爷方能治得了你。
今年初,又再偶遇到爷爷的一位学生,他拉着我的手,说,你爷爷是我的英语老师。我握着他的手,说,我知道,前些年您跟我说过。他抚了抚后脑勺,说,是呀,一晃我都退休了,时间过得真快。
是呀。时间过得真快呀。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1-3-4 11:43 , Processed in 0.063376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