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579|回复: 2

[艺文] (明)池本理《禽星易见》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14

帖子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7
发表于 2021-1-18 16: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池本理《禽星易见》

池本理像赞

池本理像赞


演禽賦

    課以象推,事因星驗。

    凡占人事吉凶,以二十八宿于掌演之,觀彼我之禽何者得地?于是以禽變爻象推之,以 成敗。

    推十二位之迭興,虛、奎、畢、鬼、翌、氐、箕是申子辰日上星,危、婁、觜、柳、軫、房、斗是巳酉丑上星,室、胃、參、星、角、心、牛是寅午戌日上星,壁、昴、井、張、亢、尾、女是亥卯未日上星。

    演四七禽之行用。

    二十八宿之禽,各所有司,如角木蛟、亢金龍之類,各有所屬。凡于十二宮演之,以占人事禍福。

    角軫周天,布列丑寅之分;

    自角及軫一周天也。角始寅,軫始丑。

    蚓蛇直日,飛嗚春夏之時。

    蛇遇春夏則飛躍,蚓到秋冬則鳴吟。

    方其推七元甲子之旬,定四時進將之位。

    凡七元起例,皆甲子所值之宿為『將頭』。如一元,又以虛、張、室、軫之類為『氣將』。凡七元禽星,各以甲子直宿為『首將』。

    先于子午卯酉之上,但分甲己以順求,凡七元二十八將。皆以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直宿為『氣將』。

    又于虛奎畢鬼翌氐箕而循次。

    凡七元皆以甲子直宿為『進神將頭』,且如一元虛、二元奎、三元畢、四元鬼,五元翌、六元氐、七元箕,各元皆以其首將為例,每一元有四個將星,所以七元共二十八將。

    星有進有退,所以知 弱之機;

    進者,以將星之前十五星為進星。如一元虛宿為將,則自虛宿逆數至星宿十五星為進星;其退者,則自虛宿下危宿起,順數到柳宿十三星為退星,其次氣將又從前之將星下先退者數起,至先進第二星為進星。危宿先是退星,今以危順數至張十五星為進星,則星張二星是先進者,今又為進,是進中之進也。凡占人事得此,其吉可勝言哉!循環常見十五星進,十三星退,纔無遺失。

    又如七元第二將,以卯位井宿為將星,則自井宿逆數至斗宿十五星為進星,自鬼宿順數至箕宿十三星為退星。其退星許入未申酉戌亥子,進星位為退中進。占病得退中進者,則主病尚未退。如進星入午巳辰卯寅丑,退星位為進中退,占求財、謀望得進中退,今雖許,後來反悔不成,由是?弱已分,而勝負可 矣。

    禽或伏或飛,于此 吉凶之事。

    上擒下曰『飛』,番禽也。下擒上曰『伏』,到將也。入本官曰『進』,背本宮曰『退』。對本宮曰『 』,合本宮曰『合』,在本官曰『廟』。故好宮欲得飛,惡宮欲得伏,不犯本宮曰『利』。又曰:不飛、不伏、不進、不退、不 、不合曰『逆』。

    觀其亢在亥井,亥子,江湖蛟龍所樂之鄉,水禽興旺之地,故曰亢泊亥格,取困龍出井。

    尾逢卯林。

    寅卯,山林虎豹得地之宮,山禽所樂之位,謂尾泊于卯格,取猛虎出林,乃雲龍風虎之象。

    寅其心胃之遊好,心泊寅而變虎,故課曰狐假虎威。胃泊寅為天宮,乃變化之地,課曰『斬關』。凡事當以謀勝,不可以力勝。

    子乃箕奎之所欣。

    箕泊子乃旺地,為喜宮,豹變之象。奎泊子為樂宮, 和萬事,故課曰『鏡掛粧台』。

    觜軫丑,虛翌辰,四時興旺以有象;

    觜泊丑課曰『猴在高林』,秋冬得祿,作事平穩。軫泊丑課曰『斷輪』,此禽惟六月占之吉。虛泊辰課曰『遙望有氣』,謀事有成,出行吉。翌泊辰課曰『魚躍龍門』,乃蛇入龍窩之象,此時化龍,百謀如願,利應試。

    星參午,房危酉,百謀成就而稱心。

    星泊午為樂宮,故課曰『三光普照』,又曰『紅光貫日』,凡占得此,作事有光明之象。參泊午為好合之地,課曰『順水行舟』,謀事順,如有神助也。

    龍居尊位,富貴得所;

    亢泊巳為喜宮,泊亥為樂宮,是為落泊得地,故謂富貴得所。

    兔狡狐疑,致事當詳。

    房泊酉曰『守株待兔』,占者宜變,不宜守舊,惟秋月吉,餘月不利。心泊午曰『貯疑』,作事猶豫。如演泊天宮化麒麟,能降犴宿,故曰致事當詳。

    婁入巳宮,赴任喜遷于貴爵。

    婁泊巳為自得長

生之地,為喜宮,課曰『鑄印御廚』,占得此數,百事稱心,利科舉、遠行、赴任。

    犴行未廟,刻舟有待于佳音。

    井泊未為庫地、為廟,課曰『刻舟傳佳音』。泊亥曰『刻舟求劍』,泊卯曰『孤雁銜蘆』,為天宮、月宮、風位,能吞龍食虎,占者百福亨臻,求官貴顯。

    茲蓋龍入鑊湯,豈無鱗甲之損害

    凡蛟泊午,龍泊未,皆曰『湯火』。凡于五月、六月占之,未利必有損傷。

    虎遭陷 ,未免皮毛之破傷。

    箕泊辰為忌宮,故課曰『虎遇陷 』,占者中有小人作難,必致傷財物,肢體有傷。

    謀多虛,而猿困寅鄉;

    參泊寅為忌宮,課曰『猿狐失伴』,作事如月影波心,捉摸不定。

    事難成,而羊行夜路。

    鬼泊申為忌宮,課曰『羊行夜路』,言其前進危難,作事虛險。

    犀喪角者,傷嗟耕石之良難;

    牛泊戌,而丑刑戌也。故課曰『犀失牛角』,占者得此,必有失脫之患。

    鳳折翅乎,感歎失巢之可懼。

    昴泊未宮,乃難為情合之地,課曰『飛鳳失巢』。泊亥曰『鳳凰折翅』,占者防折傷手足之虞。

    弄波入暗,豈 所宜?

    斗泊丑為忌宮,乃出明入暗,課曰『游魚弄波』,謀望得此者,凶?則損身傷命。

    災失伏歲,非狳所務。

    狳泊亥為忌宮,占宅得此,百怪在門,必主勞傷損耗。

    燕壘南枝,逆風忌朱口之蛇;

    危泊巳為朱口,謂燕入翌蛇之穴,必被蛇擒,故課曰『燕壘南枝』。泊丑曰『船下危灘』,原夫泊不得地,乃危險之甚也。觜泊巳為逆宮,課曰『逆風打火』,事若逆行,反為身害。泊酉曰『朱口破石』,為蟲口喃喃,則主是非疊疊。

    室楫囚禁,隔岸射空房之兔。

    室泊寅為忌宮,格取『暗室思明』。泊午乃旺甚之地,曰『小舟失掉』。泊戌為囚禁,占者謀望有阻,作事主暗昧不明。房泊丑為畏宮,格取『隔江射兔』。泊巳為『燈照空房』,占者妻妄不利,謀望不成。此二禽不宜用,?則招咎,守舊則安。

    大底氐虛嫌耗,防失物以喪身;女軫自刑,恐驚心而駭汗。

    氐泊申曰『自帶空亡』,謀望破財失脫。虛泊申入觜位曰『鼠被猴擒』,占者錢財耗散,六畜損傷。女泊卯為伏斷之宮,元子宮乃子刑卯,故曰『自刑』。軫泊卯為畏宮,占者事宜斟酌,此數大凶。

    異刑露角,立見敗蹤,虎豹宜居山林,蛟龍宜泊湖海,若演于田野,則露形角,為不得地矣。故云『勞碌敗 』。

    星入元宮,應難害汝。

    元宮者,本宮也。凡蛟龍狼犴虎豹之類,雖云尊而且貴,若泊得地,故助身 ,故能降服諸禽。若泊不得地,反為卑禽所制。

    蝠懷陰險以宜夜,蚓畏鋤鍬豈在春?

    女軫皆夜禽,皆日藏夜動,占者得此,諸率不宜,防詐。若泊湯火、刀砧,必主目足之患。

    猴多奸,孤多疑,事猶豫而不 ;鹿無心,獐無膽,又欺詐而下卑。

    此數禽卑弱不可用事,占事得此,內有小人作難,頻見口舌。

    馬見草則奔,星泊寅為祿庫,故課曰『陸地行車』。泊戌曰『昇殿朝元』,占者見機而動。

    兔望蟾而孕。

    兔泊酉為喜宮,遇月旬占之吉。

    猿喜變通,又主是非之入耳;

    此禽作事遲滯,縱泊得地,亦不宜用,占者防詐及是非。

    烏能反哺,常招口舌以臨身。

    此禽能泊得地變化,能服諸禽。泊子課曰『狂鴉啄噪』,泊辰曰『翅遮明月』,泊申曰『靈雀捕蟾』,占者必主田地交爭,死亡之象也。

    若見尾箕雄偉,眾獸莫當;

    占兵得此,百戰百勝,諸事允貞以弘,大明之象。

    角亢高 ,余禽咸服。

    此二禽能吞啗降伏諸禽,占兵雄盛,出戰大勝。

    豈知狗化天鰲,能擒狼豹;

    婁泊巳與丑宮化天鰲,泊天宮與湯火,獅子反食諸禽,凡占百事吉,不利西行。

    燕變鵬鳳,反食蛟龍。

    危泊酉,化大鵬,降諸獸,其泊他宮宜斟酌。

    狐本每食乎 ,遭 化鷹則傷狐命;

    昴泊亥化蛟,泊卯化鳳。胃泊午化鷹,故能食狐。

    牛雖常伏其烏,遇烏化鵬反食於牛。

    牛泊午有食烏之能,若泊戌曰『犀牛失角』。泊寅則直烏化鵬而食之。

    觀其上伏下,下伏上,理故通明,如番我禽高而得地,他將低而休因,則主兵勝敵。如到他將雖弱,而得地、得變化;我禽雖高,而休因、失度、不化者,必主敵勝兵,所以勝負無常,成敗有數。

    奈何 食弱,弱食 ,事皆反覆。

    如犴狼虎豹蛟龍之類雖 ,如直休因,又不得地,化小則反弱。如心胃危婁昴之類雖弱,如得泊地旺相,化高而反 ,亦能食虎降龍。大抵用禽,要識興衰 弱。

    若演 臨虎穴, 豈免於毀傷?

    ,即室宿也。虎穴,乃寅宮也。若演室泊于寅,是謂『 臨虎穴』。凡 犯虎豈得無傷?但凡演禽,要知趨避喜、忌、刑、害之宮。

    猴入蛇窟,猴必遭乎蛇害。

    猴,乃觜宿也。蛇穴,乃巳宮也。若觜泊巳,猶猴之遇蛇,必為蛇之所害也。

    又且 宿臨衰,事機多變;

    如蛟龍泊于湯火,虎豹泊于田園,或臨于衰敗死絕之地,縱 而反弱也。

    弱星逢旺,謀 多成。

    如心危胃昴之類雖弱,若演泊生旺變化之宮反 ,故謀望多能成事。

    且夫日禽凡十六,乃夜 而晝動;而夜禽主十二,每日伏而夜行。

    日禽,斗牛危奎婁胃昴畢觜參井鬼柳星張室;夜禽,角亢氐房心尾箕女虛壁翌軫。凡日間捕人,要他人是夜禽;夜間捕人,要他人是日禽。致彼莫知所往,必為我之所獲也。

    龍蛇遇驚蟄而致事,亢翌二宿,遇春夏而得地,變化原夫當時。

    犴燕到秋分而患生。

    此二禽春社旺而飛鳴,秋社衰而生患,乃背時也。其井宿冬則復旺。

    其或有犯於暗曜,弗惟不利於拜官,亦且大忌乎行伍;

    暗曜,即亢、牛、婁、鬼四金也,乃天上之太白星。凡日時直之,即暗金也。諸事忌之,惟番禽得亢婁猶好。

    然其伏斷之惡本官,所犯非輕。

    伏斷者,即子日時逢虛,丑日時逢斗是也,此為惡宮。詩曰:『子虛丑斗寅嫌室,卯女辰箕巳泊房。午角未張申忌鬼,酉觜戌胃亥壁當。』此伏斷之惡極凶,只宜出兵截路把隘。

    時直空亡,遇吉禽猶當取的;

    空亡者,乃時上天干帶壬癸是也。歷書云:截路空亡,出行大忌,此時若出離門,諸事不利。《三軍一覽》云:此時用事,如人在路途中遇水,不能濟也。《禽書》云:凡選用時若天干帶壬癸,更直氐房心虛室奎婁昴觜鬼柳參此十二宿者,則截其路而不能濟也。此時縱得奇門,亦主阻滯,切不可用,此兵家之大忌。

    若逢刑害,以虛實而詳明。

    刑害者,乃刀砧、湯火是也。經云:申酉刀砧,走獸刑害之宮,飛禽驚傷之位,惟犴泊無忌。巳午湯火,飛禽膿血之鄉,走獸?凶之地,惟婁泊則吉,諸禽泊之為惡宮。

    惟到他人將泊之,於是我兵擊之大勝。

    推課星辰,固極精微,全壬以易象。

    凡占人事,禽星既泊得地,仍看其變爻大小,斟酌輕重,以斷吉凶。

    蓋壬禽之發,可參訣於吉凶,凡演禽,皆以日禽為主,演出時禽看與將星上下相合、不合,然後番將、到將,看彼我之禽何者得地?何者 弱?方可參酌而斷。然日時之禽,雖曰彼我共用之禽,還要生將、合將,生我、合我為好,其時禽雖乃將之子孫,亦要生我為妙。

    異禽之神,能預知其禍福,異禽者,非時日之禽也,乃以元下日禽,演出時禽,既得時禽,然後以氣將時將番出彼將、我將,較諸孰 ,更演鎖泊何者得地?占驗禍福,依類推之,斷之無誤無差,用之有益有准。孔義云:『指日尋時,吉凶先見,斯文容易曉,輕言總不靈。識其中訣,能演即通神。』

    所謂前禽推顯後任,輔紀綱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114

帖子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7
 楼主| 发表于 2021-1-18 16: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臣等谨案《禽星易见》一卷,明池本理撰。本理赣州人,《明义.艺文志》载所著有《禽遁大全》四卷,《禽星易见》四卷。此本仅作一卷,盖传抄者所合并也。禽星之用不一,此专取七元甲子局用翻禽倒将之法,推时日吉凶,以利于用。或以为其法始于张良,本风后神枢鬼藏之旨为兵家秘传。盖好事者附会之说,其实于一切人事得失趋避,无所不占。凡条营立寨吉时特问一及之而已,所论禽官性情喜好、吞啖、进退取化之理,较他书为简明,而以时日禽为彼我公用之禽,专用翻禽为我,倒将为彼,乃其独得之解,尤为可采。惟不载制曜,较异于他书。至以斗木为 ,故其性最弱静而安闲,非 豸(ㄓˋ)之 ,亦足订星家之讹异,存之与壬遁诸书参览,由不失为古之遗法也。
  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总纂官 臣 纪昀 臣 陆锡熊 臣 孙士毅
  总校官 臣 陆费墀
  《演禽赋》
  课以象推,事因星验。
  凡占人事吉凶,以二十八宿于掌演之,观彼我之禽何者得地?于是以禽变爻象推之,以 成败。
  推十二位之迭兴,虚、奎、毕、鬼、翌、氐、箕是申子辰日上星,危、娄、觜、柳、轸、房、斗是巳酉丑上星,室、胃、参、星、角、心、牛是寅午戌日上星,壁、昴、井、张、亢、尾、女是亥卯未日上星。
  演四七禽之行用。
  二十八宿之禽,各所有司,如角木蛟、亢金龙之类,各有所属。凡于十二宫演之,以占人事祸福。
  角轸周天,布列丑寅之分;
  自角及轸一周天也。角始寅,轸始丑。
  蚓蛇直日,飞呜春夏之时。
  蛇遇春夏则飞跃,蚓到秋冬则鸣吟。
  方其推七元甲子之旬,定四时进将之位。
  凡七元起例,皆甲子所值之宿为『将头』。如一元,又以虚、张、室、轸之类为『气将』。凡七元禽星,各以甲子直宿为『首将』。
  先于子午卯酉之上,但分甲己以顺求,凡七元二十八将。皆以甲子、己卯、甲午、己酉直宿为『气将』。
  又于虚奎毕鬼翌氐箕而循次。
  凡七元皆以甲子直宿为『进神将头』,且如一元虚、二元奎、三元毕、四元鬼,五元翌、六元氐、七元箕,各元皆以其首将为例,每一元有四个将星,所以七元共二十八将。
  星有进有退,所以知 弱之机;
  进者,以将星之前十五星为进星。如一元虚宿为将,则自虚宿逆数至星宿十五星为进星;其退者,则自虚宿下危宿起,顺数到柳宿十三星为退星,其次气将又从前之将星下先退者数起,至先进第二星为进星。危宿先是退星,今以危顺数至张十五星为进星,则星张二星是先进者,今又为进,是进中之进也。凡占人事得此,其吉可胜言哉!循环常见十五星进,十三星退,纔无遗失。
  又如七元第二将,以卯位井宿为将星,则自井宿逆数至斗宿十五星为进星,自鬼宿顺数至箕宿十三星为退星。其退星许入未申酉戌亥子,进星位为退中进。占病得退中进者,则主病尚未退。如进星入午巳辰卯寅丑,退星位为进中退,占求财、谋望得进中退,今虽许,后来反悔不成,由是?弱已分,而胜负可 矣。
  禽或伏或飞,于此 吉凶之事。
  上擒下曰『飞』,番禽也。下擒上曰『伏』,到将也。入本官曰『进』,背本宫曰『退』。对本宫曰『 』,合本宫曰『合』,在本官曰『庙』。故好宫欲得飞,恶宫欲得伏,不犯本宫曰『利』。又曰:不飞、不伏、不进、不退、不 、不合曰『逆』。
  观其亢在亥井,亥子,江湖蛟龙所乐之乡,水禽兴旺之地,故曰亢泊亥格,取困龙出井。
  尾逢卯林。
  寅卯,山林虎豹得地之宫,山禽所乐之位,谓尾泊于卯格,取猛虎出林,乃云龙风虎之象。
  寅其心胃之游好,心泊寅而变虎,故课曰狐假虎威。胃泊寅为天宫,乃变化之地,课曰『斩关』。凡事当以谋胜,不可以力胜。
  子乃箕奎之所欣。
  箕泊子乃旺地,为喜宫,豹变之象。奎泊子为乐宫, 和万事,故课曰『镜挂妆台』。
  觜轸丑,虚翌辰,四时兴旺以有象;
  觜泊丑课曰『猴在高林』,秋冬得禄,作事平稳。轸泊丑课曰『断轮』,此禽惟六月占之吉。虚泊辰课曰『遥望有气』,谋事有成,出行吉。翌泊辰课曰『鱼跃龙门』,乃蛇入龙窝之象,此时化龙,百谋如愿,利应试。
  星参午,房危酉,百谋成就而称心。
  星泊午为乐宫,故课曰『三光普照』,又曰『红光贯日』,凡占得此,作事有光明之象。参泊午为好合之地,课曰『顺水行舟』,谋事顺,如有神助也。
  龙居尊位,富贵得所;
  亢泊巳为喜宫,泊亥为乐宫,是为落泊得地,故谓富贵得所。
  兔狡狐疑,致事当详。
  房泊酉曰『守株待兔』,占者宜变,不宜守旧,惟秋月吉,余月不利。心泊午曰『贮疑』,作事犹豫。如演泊天宫化麒麟,能降犴宿,故曰致事当详。
  娄入巳宫,赴任喜迁于贵爵。
  娄泊巳为自得长生之地,为喜宫,课曰『铸印御厨』,占得此数,百事称心,利科举、远行、赴任。
  犴行未庙,刻舟有待于佳音。
  井泊未为库地、为庙,课曰『刻舟传佳音』。泊亥曰『刻舟求剑』,泊卯曰『孤雁衔芦』,为天宫、月宫、风位,能吞龙食虎,占者百福亨臻,求官贵显。
  兹盖龙入镬汤,岂无鳞甲之损害 
  凡蛟泊午,龙泊未,皆曰『汤火』。凡于五月、六月占之,未利必有损伤。
  虎遭陷 ,未免皮毛之破伤。
  箕泊辰为忌宫,故课曰『虎遇陷 』,占者中有小人作难,必致伤财物,肢体有伤。
  谋多虚,而猿困寅乡;
  参泊寅为忌宫,课曰『猿狐失伴』,作事如月影波心,捉摸不定。
  事难成,而羊行夜路。
  鬼泊申为忌宫,课曰『羊行夜路』,言其前进危难,作事虚险。
  犀丧角者,伤嗟耕石之良难;
  牛泊戌,而丑刑戌也。故课曰『犀失牛角』,占者得此,必有失脱之患。
  凤折翅乎,感叹失巢之可惧。
  昴泊未宫,乃难为情合之地,课曰『飞凤失巢』。泊亥曰『凤凰折翅』,占者防折伤手足之虞。
  弄波入暗,岂 所宜?
  斗泊丑为忌宫,乃出明入暗,课曰『游鱼弄波』,谋望得此者,凶?则损身伤命。
  灾失伏岁,非狳所务。
  狳泊亥为忌宫,占宅得此,百怪在门,必主劳伤损耗。
  燕垒南枝,逆风忌朱口之蛇;
  危泊巳为朱口,谓燕入翌蛇之穴,必被蛇擒,故课曰『燕垒南枝』。泊丑曰『船下危滩』,原夫泊不得地,乃危险之甚也。觜泊巳为逆宫,课曰『逆风打火』,事若逆行,反为身害。泊酉曰『朱口破石』,为虫口喃喃,则主是非迭迭。
  室楫囚禁,隔岸射空房之兔。
  室泊寅为忌宫,格取『暗室思明』。泊午乃旺甚之地,曰『小舟失掉』。泊戌为囚禁,占者谋望有阻,作事主暗昧不明。房泊丑为畏宫,格取『隔江射兔』。泊巳为『灯照空房』,占者妻妄不利,谋望不成。此二禽不宜用,?则招咎,守旧则安。
  大底氐虚嫌耗,防失物以丧身;女轸自刑,恐惊心而骇汗。
  氐泊申曰『自带空亡』,谋望破财失脱。虚泊申入觜位曰『鼠被猴擒』,占者钱财耗散,六畜损伤。女泊卯为伏断之宫,元子宫乃子刑卯,故曰『自刑』。轸泊卯为畏宫,占者事宜斟酌,此数大凶。
  异刑露角,立见败踪,虎豹宜居山林,蛟龙宜泊湖海,若演于田野,则露形角,为不得地矣。故云『劳碌败 』。
  星入元宫,应难害汝。
  元宫者,本宫也。凡蛟龙狼犴虎豹之类,虽云尊而且贵,若泊得地,故助身 ,故能降服诸禽。若泊不得地,反为卑禽所制。
  蝠怀阴险以宜夜,蚓畏锄锹岂在春?
  女轸皆夜禽,皆日藏夜动,占者得此,诸率不宜,防诈。若泊汤火、刀砧,必主目足之患。
  猴多奸,孤多疑,事犹豫而不 ;鹿无心,獐无胆,又欺诈而下卑。
  此数禽卑弱不可用事,占事得此,内有小人作难,频见口舌。
  马见草则奔,星泊寅为禄库,故课曰『陆地行车』。泊戌曰『升殿朝元』,占者见机而动。
  兔望蟾而孕。
  兔泊酉为喜宫,遇月旬占之吉。
  猿喜变通,又主是非之入耳;
  此禽作事迟滞,纵泊得地,亦不宜用,占者防诈及是非。
  乌能反哺,常招口舌以临身。
  此禽能泊得地变化,能服诸禽。泊子课曰『狂鸦啄噪』,泊辰曰『翅遮明月』,泊申曰『灵雀捕蟾』,占者必主田地交争,死亡之象也。
  若见尾箕雄伟,众兽莫当;
  占兵得此,百战百胜,诸事允贞以弘,大明之象。
  角亢高 ,余禽咸服。
  此二禽能吞啖降伏诸禽,占兵雄盛,出战大胜。
  岂知狗化天鳌,能擒狼豹;
  娄泊巳与丑宫化天鳌,泊天宫与汤火,狮子反食诸禽,凡占百事吉,不利西行。
  燕变鹏凤,反食蛟龙。
  危泊酉,化大鹏,降诸兽,其泊他宫宜斟酌。
  狐本每食乎 ,遭 化鹰则伤狐命;
  昴泊亥化蛟,泊卯化凤。胃泊午化鹰,故能食狐。
  牛虽常伏其乌,遇乌化鹏反食于牛。
  牛泊午有食乌之能,若泊戌曰『犀牛失角』。泊寅则直乌化鹏而食之。
  观其上伏下,下伏上,理故通明,如番我禽高而得地,他将低而休因,则主兵胜敌。如到他将虽弱,而得地、得变化;我禽虽高,而休因、失度、不化者,必主敌胜兵,所以胜负无常,成败有数。
  奈何 食弱,弱食 ,事皆反复。
  如犴狼虎豹蛟龙之类虽 ,如直休因,又不得地,化小则反弱。如心胃危娄昴之类虽弱,如得泊地旺相,化高而反 ,亦能食虎降龙。大抵用禽,要识兴衰 弱。
  若演 临虎穴, 岂免于毁伤?
   ,即室宿也。虎穴,乃寅宫也。若演室泊于寅,是谓『 临虎穴』。凡 犯虎岂得无伤?但凡演禽,要知趋避喜、忌、刑、害之宫。
  猴入蛇窟,猴必遭乎蛇害。
  猴,乃觜宿也。蛇穴,乃巳宫也。若觜泊巳,犹猴之遇蛇,必为蛇之所害也。
  又且 宿临衰,事机多变;
  如蛟龙泊于汤火,虎豹泊于田园,或临于衰败死绝之地,纵 而反弱也。
  弱星逢旺,谋 多成。
  如心危胃昴之类虽弱,若演泊生旺变化之宫反 ,故谋望多能成事。
  且夫日禽凡十六,乃夜 而昼动;而夜禽主十二,每日伏而夜行。
  日禽,斗牛危奎娄胃昴毕觜参井鬼柳星张室;夜禽,角亢氐房心尾箕女虚壁翌轸。凡日间捕人,要他人是夜禽;夜间捕人,要他人是日禽。致彼莫知所往,必为我之所获也。
  龙蛇遇惊蛰而致事,亢翌二宿,遇春夏而得地,变化原夫当时。
  犴燕到秋分而患生。
  此二禽春社旺而飞鸣,秋社衰而生患,乃背时也。其井宿冬则复旺。
  其或有犯于暗曜,弗惟不利于拜官,亦且大忌乎行伍;
  暗曜,即亢、牛、娄、鬼四金也,乃天上之太白星。凡日时直之,即暗金也。诸事忌之,惟番禽得亢娄犹好。
  然其伏断之恶本官,所犯非轻。
  伏断者,即子日时逢虚,丑日时逢斗是也,此为恶宫。诗曰:『子虚丑斗寅嫌室,卯女辰箕巳泊房。午角未张申忌鬼,酉觜戌胃亥壁当。』此伏断之恶极凶,只宜出兵截路把隘。
  时直空亡,遇吉禽犹当取的;
  空亡者,乃时上天干带壬癸是也。历书云:截路空亡,出行大忌,此时若出离门,诸事不利。《三军一览》云:此时用事,如人在路途中遇水,不能济也。《禽书》云:凡选用时若天干带壬癸,更直氐房心虚室奎娄昴觜鬼柳参此十二宿者,则截其路而不能济也。此时纵得奇门,亦主阻滞,切不可用,此兵家之大忌。
  若逢刑害,以虚实而详明。
  刑害者,乃刀砧、汤火是也。经云:申酉刀砧,走兽刑害之宫,飞禽惊伤之位,惟犴泊无忌。巳午汤火,飞禽脓血之乡,走兽?凶之地,惟娄泊则吉,诸禽泊之为恶宫。
  惟到他人将泊之,于是我兵击之大胜。
  推课星辰,固极精微,全壬以易象。
  凡占人事,禽星既泊得地,仍看其变爻大小,斟酌轻重,以断吉凶。
  盖壬禽之发,可参诀于吉凶,凡演禽,皆以日禽为主,演出时禽看与将星上下相合、不合,然后番将、到将,看彼我之禽何者得地?何者 弱?方可参酌而断。然日时之禽,虽曰彼我共享之禽,还要生将、合将,生我、合我为好,其时禽虽乃将之子孙,亦要生我为妙。
  异禽之神,能预知其祸福,异禽者,非时日之禽也,乃以元下日禽,演出时禽,既得时禽,然后以气将时将番出彼将、我将,较诸孰 ,更演锁泊何者得地?占验祸福,依类推之,断之无误无差,用之有益有准。孔义云:『指日寻时,吉凶先见,斯文容易晓,轻言总不灵。识其中诀,能演即通神。』
  所谓前禽推显后任,辅纪纲焉。
  二十八宿名
  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
  斗木 、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 、壁水狳。
  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昴日 、毕月乌、觜火猴、参水猿。
  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翌火蛇、轸水蚓。
  高禽
  毕月乌,伏一切水地禽并飞禽。
  井木犴,伏一切山水禽。
  角木蛟、亢金龙,伏一切水禽并飞禽,
  尾火虎、箕水豹、奎木狼,伏一切山禽。
  禽星吞啖
  天上禽星须要知,雄盛无过奎尾箕,更有蛟龙尊井犴,擒降诸宿尽皈依。
  角亢吞危并食牛,虚女逢蛇闻见走,狼吞羊兔及 獐,虎豹逢牛牛命伤。
  猿猴 鼠忧逢狗,狐马鹿羊忌虎口,犴未行时龙虎吞,奎狼蛟豹亦难禁。
  狳与 皆吞食蚓,蚓逢 雉轸亡身, 共难逢蛇必 ,亦忧蛇啖雉 肠。
  觜参摠怕狼兼虎,狳室蛇防毕月乌,虎狼箕遇危临变,井犴逢之必定输。
  室火 同柳土獐,壁狳张与鬼金羊,若遇虎豹奎狼类,进退时中总被伤。
  房兔娄金狗宿名,虎豹狼临命必倾,但遇 羊须忌避,更宜仔细好推详。
  牛危胃昴女房虚,切忌飞来毕月乌,獐鹿 羊兼壁狳,若逢金狗尽皆输。
   食蛇兮狐捉犴,氐作斗兮房食奎,危化鹏兮蛇命丧,蛇变龙儿牛命非。
  相吞相食惟 弱,择日择时仔细推。
  七元将头
  一元虚、二元奎、三元毕、四元鬼、五元翌、六元氐、七元箕。
  七元二十八将
  一元虚张室轸同,二奎亢胃到房中,三毕尾参兼见斗,四鬼女星危月宫,五元翌壁角娄周,六氐昴心觜火猴,七箕井伴牛同柳,此是七元直将头。
  诀曰:凡七元禽法,每一元有四个将星,七元共二十八将。每一将管十五日,所以四将共管六十日,则一元满矣。且如一元则以虚日鼠为头,管至戊寅星日马十五宿止。又换己卯张月鹿为将星,此将乃气将也,管至癸巳十五日危宿止。又换甲午室火 为将星,管至戊申十五日翌宿止。又换己酉轸水蚓为将星,管至癸亥十五日壁宿止,则一元四将六十日满矣。又以二元甲子奎木狼为将头,管至戊寅十五日角宿止。又换己卯亢金龙为将星,至癸巳十五日娄宿止。又换甲午胃土雉为将星,至戊申十五日氐宿止。又换己酉房日兔为将星,管至癸亥十五日昴宿止,则二元四将六十日满矣。又换三元甲子毕月乌为将头,管至癸亥井木犴六十宿止。又换四元至五元、六元、七元,元元相续,周而复始。凡换元,皆以甲子日。
  七元时禽总括
  七曜禽星会者稀,日虚月鬼火从箕,水毕木氐金奎位,土宿还从翼上推。常将日禽寻时禽,但向禽中索取时,会者一元倒一指,不会七元七首诗。
  一元时禽起例
  一元禽星会者稀,日虚月鬼火从箕,水毕木氐金奎位,土宿还从翼上推。
  二元时禽起例
  二元时禽会者稀,日鬼月箕火毕之,水氐木奎金翼位,土宿还从虚上推。
  三元时禽起例
  三元时禽会者稀,日箕月毕火氐依,水奎木翼金虚上,土宿还从鬼位推。
  四元时禽起例
  四元时禽会者稀,日毕月氐火从奎,水翼木虚金鬼位,土宿还从箕上推。
  五元时禽起例
  五元时禽会者稀,日氐月奎火翼宜,水虚木鬼金箕位,土禽还从毕上推。
  六元时禽起例
  六元禽星会者稀,日奎月翼火虚追,水鬼木箕金毕位,土宿还寻氐上推。
  七元时禽起例
  七元禽星会者稀,日翼月虚火鬼居,水箕木毕金氐位,土宿还从奎上推。
  年上起月 查自弘治十七年,是上元甲子,箕水豹直年;至正德十六年辛巳岁,是柳土獐直年,再年具前皆以日、月、火、水、木、金、土七宿循环直之。
  诗曰:会得年禽月易求,日角月室火星流,水箕木参金心位,土胃循环十二月州。其法若太阳直年,正月是角。太阴直年,正月是室。顺数十二月,每月直一星,余仿此。
  七元时禽掌图
  其法:如一元甲子,虚日鼠直日,则子时起虚,丑时起危,寅时起室,卯时起壁,至井十二宿为终,一日之十二时。如乙丑日,危月燕直日,则子时起鬼,丑时起柳,至尾十二宿为终,乙丑日十二时宿矣。如丙寅日,室火 直日,子时起箕,至昴十二宿终,丙寅日十二时宿矣。如壁水狳直日,子时起毕。奎木狼直日,子时起氐。娄金狗直日,子时起奎。胃土雉直日,子时起翌。此日、月、水、火、木、金、土七曜毕,又继以昴日 为太阳星直日,则子时又是起虚。毕月乌直日,子时起鬼。觜火猴直日,子时起箕。如二元奎木狼直日,子时起奎。三元毕月乌直日,子时起毕。凡起时禽,皆以日禽为主,看其所直在何元下所管?即照掌图节节数去,自一元起至七元终。每时有到将、番将禽,以到将为他人,番禽为自己。自己要高,他人要低,惟请求人干事,自己要低,若自己禽高,则人不理我,主谋望不成。
  夫到将番禽者,乃反复番到之义。每每以气将于本宫顺数至时将之宫,看得何宿?即他人之副将也。就时将之宫逆回气将之位,看得何宿?便是他人正将,谓之到将。其自己之禽, 从时将之宫顺寻日将泊在何宿?就从日将之宫逆转时将之位,看得何宿?便是自己,谓之番禽。凡选用兵,须要高 而能吞啖擒制他人为好,凡百动作吉。若自己将被他人将吞啖擒制者,?不可用,凶。
  禽星喜忌宫
  亥子江湖水最深,水禽泊之为乐宫,角、亢、斗、壁、翌泊之得地。
  寅山青翠卯为林。山禽泊之为喜宫,尾、箕、心、胃、犴、毕、女、危得地。
  辰冈戊岭高千丈,箕泊辰为忌宫,尾、奎、犴、张、柳、房泊之得地。
  丑未田园直万金。此为田宅宫,虚、室、牛、鬼、星、娄、胃、昴、轸泊之得地。
  惟有巳汤午是火,此为恶逆之宫,诸禽忌之,惟娄、尾、翌泊之吉。
  申是刀兮酉是砧。此是刑害之宫,诸禽忌之,惟亢、娄、犴泊之吉。
  演禽锁泊
  山水田园井,刀天草岸风,火月周流转,七曜长生宫。
  日午月未上,水土俱申中,木害火寅地,金生与巳同。
  其法以本禽于长生位起山字,顺数至用时住,看彼我之禽,何者得地变化,遇吉则吉,遇凶则凶。如以巳时用事,番得我禽井木犴,到(倒)得他将张月鹿,遂将我禽于长生位亥起山,子位起水,丑位起田,至用时巳位为天宫,犴化麒麟为我禽得地。又以他将于长生未位起山,申位起水,酉位起田,至用时巳位为汤火,乃恶宫,为他禽不得地。我 彼弱,出战大胜。
  禽星得地变化
  山:蛟不化,龙化蛇,狳化蛤。兔星张柳入此吉, 羊轸泊此凶。
  水:角亢入此兴云布雨,为极乐贵位,翌泊此得地。诸禽入此不化。
  田:角化龟,亢化蛇。胃昴为得禄,星鬼泊之吉。诸禽入此不变。
  园:觜参入此为禄库之地,房尾箕奎牛泊之吉。诸禽入此各有宜,蛇忌之。
  井:角亢犴泊之吉,蚓为闲乐,毕入此平平,诸禽入此恶弱不出凶。
  刀:犴入此食禄富贵。此为刑害之宫,飞禽走兽并皆忌之,极凶。
          天:心尾箕奎井入此化麒麟,蛇蛟化龙,亢升天,牛化象,狗化鳖, 与雉化凤,此为极乐之地,诸禽入此皆化。
  草:牛羊张柳星泊此为得禄之地,奎室为房舍,角亢泊此凶,余禽有得失。
  岸:翌轸入此得地,尾箕毕井心星牛鬼吉,水禽入此不利。
  风:角亢尾箕奎井毕入此为极乐之地,诸禽入此随风变化无穷。
  火汤
  娄入此化狮,诸禽入此不利,天禽无妨。此为日宫恶弱之主,不可用事。一云火曜,惟尾宿泊之化狮子。
  月
  猴猿入此折桂荣极乐, 化象,雉入此化凤,娄泊此化龙为天宫。此宫号折桂之宫,恶星入此化为吉曜,惟角亢毕翌轸不宜。
  诗曰:角到平园化作龟,龙逢汤火化鱼儿,胃泊江湖化蛟走, 入卯宫作凤飞,壁临于巳如龙见,虚来申位化猫儿,参星到戌声声拂,轸临丑变绿毛龟。
  『角』禽在天号「华盖:星」,其宿只二星,位居天秤,兖州郑国分野。在地为水中独角龙,常 湖海深潭,好闲性静,四时兴云布雨,吐露番波,非人所见。其状是蛇而四足,细颈白婴,其性难动,犯之则嗷物,喜风、雨、雾、露、黑云。遇五元甲午为将星,宜用四水时吉。
  元:辰宫。合:昴、参、亢。食:女、虚、危,降诸禽。畏:井、毕、牛。春夏旺,秋冬午后衰。华盖:在卯,泊江湖极尊贵,泊山林田野凶,泊寅曰「龙虎争珠」,泊午曰「龙奔枯井」,泊戌曰「蛟龙失水」。
  『亢』金在天曰「武昌星」,其宿只四星,位居天秤,兖州郑国分野。为水中八爪双角金龙。金宿之尊,水族之贵,四时兴云致雨,润泽万物,变化升天。藏于大海之中,或隐深潭净处。聋不能听,只鼻闻,喜猛风细雨云雾,宜壬癸乡。遇二元为己卯将星,宜用四土时吉。
  元:辰宫。合:角、牛。吞食:女、危、虚、室,降诸禽。畏:井、毕。春夏旺,秋冬午后衰。华盖:在卯,泊亥曰「困龙出井」,泊卯曰「龙居浅水」,泊未曰「龙入镬汤」。
  『氐』禽在天曰「天儒星」,其宿只四星,位居天竭,豫州宋国分野。为地禽,生在谷之中,其形似犬,乃千年狐精化而成貉。营曲穴以避风雨,亦以防患,此亦鸟兽之智也。日伏夜游,喜天阴,怕日出。遇六元甲子为将星,宜用四火时吉。
  元:卯宫。合:娄。吞:胃、昴。忌泊汤火。畏:尾、箕、奎、娄、井、毕。华盖:卯,春夏旺,秋冬午后衰,宜出乾坤方吉,泊申曰「自带空亡」,泊子「古镜重磨」,泊辰「龙大隐」。
  『房』禽在天曰「悍狡星」,其宿只四星,位居天竭,豫州宋国分野。为地禽,生在茆冈土穴之中,其口缺目圆,视月舐尾受胎,吐而生子,故谓之兔。兔,吐也。日伏夜游,喜泊山林平地,乃东方太阳火星,寄太阴宫中为气也。遇二元己酉为将星,宜用四木时吉。
  元:卯宫。合:奎。无吞啖。畏:尾、箕、娄、毕、犴。华盖:壬。春夏午前旺,秋冬衰。泊巳曰「灯照空房」,泊酉曰「守株待兔」,泊丑曰「隔江射兔」。
  『心』禽在天曰「文章星」,其宿只三星,位居天竭,豫州宋国分野。为地禽,生茆冈近人村之所。日伏夜游,多疑好睡,善变化。其为物妖淫,乃东方太阴水星也。传曰:狐狼知虚实,虎豹知冲破,天寒则威。遇六元甲午为将星,宜用四金时吉。
  元:卯宫。合:壁。吞:胃、昴。畏:奎、娄、尾、箕。华盖:在干。春夏旺,秋冬衰。泊寅曰「狐假虎威」,泊午曰「贮疑」,泊戌曰「阴阳不破载」。
  『尾』禽在天号「威烈星」,其宿只九星,位居人马,幽州燕国分野。为地禽,在深山岩谷之中,威降百兽,动则以爪画地,观奇偶而卜食。蛇蟠向壬,鹊巢面岁,燕伏戊己,虎奋冲破。故兵法曰:将之衙门,背建向破,其以此欤。此亦鸟兽之所以灵也。畏日出,天寒则威勇,日伏夜游,乃火星之精也,虎啸风生。遇三元己卯为将星,宜用四木时吉。
  元:寅宫。合:室。吞啖:牛、娄、鬼、柳、张、狳,降诸禽。畏:毕、井、奎。华盖:戌。四季旺。泊亥曰「虎啸高峰」,泊卯曰「猛虎出林」,泊未曰「二虎争岩」。
  『箕』禽在天号「文昌星」,其宿有四星,位居人马,幽州燕国分野。为地禽,生在深山岩谷之中,能降百兽。其状花钱,黑而小于虎也。《易》曰:「君子豹变。」盖周制豹尾车者,所以象君子豹变之义。文豹隐雾,十日不食,欲以泽其衣毛,成其文彩,殆谓是乎!说曰:虎豹狸皆能匀物而取焉,怕日出,喜阴晴。遇七元甲子为将星,利用四金时吉。
  元:寅宫。合:危。吞伏百兽。畏:井、毕、奎。四季旺,春月稍忌之。华盖:坤。将星:申。泊申曰「猛虎出林」,泊子曰「镜卦妆台」,此宫化龙,泊辰曰「虎遭陷 」。
  『斗』禽在天号「武威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磨竭,杨州越国分野。乃水禽,即螃 也。生湖海之中,其性静而安闲,为禽中之最弱者。一云或作獬,非 也。獬即 豸也。獬威贞烈,其气勇刚,身有九德,出入百兽难当。以此观之,其为獬之真也。遇三元己酉为将星,利用四水时吉。
  元:丑宫。合:虚。食:张、翌、轸。畏:尾、箕、娄、毕、井、鬼。华盖:坤。将星:未。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顺曲落陷」,泊酉「游鱼弄波」,泊丑「出明入暗」。
  『牛』禽在天号「武昌星」,其禽有六星,位居磨竭,扬州越国分野。地禽,即牛也。牛耳无窍,以鼻听也。明者听于人神,故虽有耳,而以不听为成。焦贡《易林》曰:「牛聋,龙亦聋也。」春夏衰,秋冬得地,能战虎豹,乃中宫土宿之曜。力敌石山,为太白金星。怕天寒雨雪,喜天日晴暖。遇七元甲午为将星,利用四土时吉。
  元:丑宫。合:女。食:翌。畏:尾、箕、奎、毕、娄。旺在巳。将星:巳。泊寅曰「负载山林」,泊午「耕而食」,泊戌曰「犀牛失角」。
  『女』禽在天号「阴谋星」,其宿有四星,位居宝瓶,青州齐国分野。乃飞禽,即飞鼠也,常居屋角岩穴之中。自惊蛰后九月前有气。其禽虽小,诸禽难伏。喜天晴,怕寒冷,日伏夜游。遇四元己卯为将星,利用四火时吉。
  元:子宫。合:牛。无食。畏:角、亢、翌、娄。华盖:申。将星:柳。春冬衰,夏秋旺。泊亥曰「金钗落井」,泊卯曰「妖女鹰网」,泊未曰「阴杀」,又曰「蝠怀阴险」。
  『虚』禽在天号「幽劫星」,其宿有二星,位居宝瓶,青州齐国分野。乃地禽,即老鼠也。生在人家土穴之中。《诗》曰:「谁谓鼠无角?」又曰:「谁谓鼠无牙?」《说》曰:以为有雀角,以为有鼠牙,似是而非,以无为有也。一种鼠见人,则交其前足而拱,谓之礼鼠,或谓拱鼠。《诗》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其或取诸乎?」《传》曰:「穷鼠啮垦,盖鼠穷则 。」故《兵法》曰:「归师勿遏,围师必阙。」鼠有螯毒者,甘口啮人,鸟兽皆不痛。《春秋》所书:「食郊牛之角者也。」《博物志》云:鼠之最小者,或云甘鼠是也。日伏夜游,秋冬饱暖。直一元甲子为将星,利用四木时吉。
  元:子宫。合:斗。无食。畏:角、亢、娄。华盖:在丙。春夏旺,秋冬中平,泊申「五虚六耗」,泊子「伏断」,泊辰曰「遥望有气」。
  『危』禽在天号「天淫星」,其宿有四星,位居宝瓶,青州齐国分野。乃天禽,即燕子也。其性潇洒,信而能言。《类从》曰:「燕识。戊己衔泥,狐 上伏,不越度阡陌。」出入得贵人爱惜,春社后、秋社前有气。喜微风暖日,得地千里。直四元己酉为将星,利用四金时吉。
  元:子宫。合:箕。无食。畏:角、亢、毕、尾、箕、奎。华盖:牛。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燕垒南枝」,泊酉曰「紫燕栖梁」,泊丑曰「船下危滩」。
  『室』禽在天号「云汉星」,其宿有六星,位居双鱼,并州卫国分野。乃地禽,即 也。犬喜雪,马喜风,豕喜雨,故天将雨,则 进沙水。观孔子于《大畜》之五爻曰:有庆也。《礼》曰:羊曰柔毛,豕曰刚 。羊柔于毛也,豕刚于畜也。《说文》:巳像蛇之形,亥豕之形。盖阳生子,至巳而六阳备;一阴生于午,至亥而六阴备。故此二字皆象形也。巳,蛇也。亥,豕也。故子夏过卫,有读史者曰:三家渡河。夏曰,非也,是巳亥也。《林氏小说》曰:以其食不洁,故名之曰豕,乃无仁无义,性能恶也。已四季得地,日游夜伏。遇一元甲午为将星,利用四木时吉。
  元:亥宫。合:尾。食:女、翌、危。畏:尾、箕、奎、娄、毕。华盖:丙。春夏旺,秋冬衰。泊午「小船失棹」,泊寅曰「暗室思明」,泊戌曰「室揖囚禁」。
  『壁』禽在天曰「文章星」,其宿有二星,位居双鱼,并州卫国分野。乃水禽,是獭也。其状似狐而尾大,藏于坑圳之中,乃西方白虎之属,水居鱼食。《孟子》所谓为渊驱鱼者,獭也。亦自祭其先。《说》曰:然亦知报本反始,无非獭者也。日伏不出,夜则游食,喜天寒暗雨。直五元己卯为将星,利局四金时吉。
  元:亥宫。合:心。食:轸、翌。畏:尾、箕、奎、娄、毕。华盖:丙。春夏旺,秋冬得禄。泊亥曰「 失伏藏」,泊卯曰「比用落濠」,泊未曰「伏殃荒野」。
  『奎』禽在天号「华盖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白羊,徐州鲁国分野。乃山禽,是豺狼也。凡将远食必先倒立,所以卜向。故今猎师遇狼辄喜,盖狼之所向,兽之所在也。《记》曰:狼亦禽也,乃能获禽,而能胜其类,又知时祭,可谓才矣。四季得地,日伏夜游,喜天寒云雾。直二元甲子为将星,利用四水时吉。
  元:戌宫。合:房。食百兽。畏:毕、井、尾、箕。四季旺。泊申「缀花结子」,泊子「镜挂妆台」(化龙)。泊辰曰「庆会风云」(化鳌食角亢尾箕)。
  『娄』禽在天号「天剑星」,其宿有三星,位居白羊,徐州鲁国分野。乃地禽,即狗也。《孔子》曰:狗者,叩也,叩气吠以守也。《庄子》曰:狗不以善吠为良尔。《屈子》曰:邑犬?吠吠所怪也。其性虽猛,四季得地。遇夜则吠,以卫主义也。喜风云雾露吉。直五元己酉为将星,利用四土时吉。
  元:戌宫。合:氐。吞啖:房、心、虚、室、胃、昴、鬼、柳、张、氐。畏:尾、箕、奎、井。华盖:戌。春秋冬旺,夏月衰。泊巳「铸印御厨」,泊酉「凿井求泉」,泊丑「天仓饭食」。
  『胃』禽在天曰「谏宫星」,其宿有三星,位居金牛,冀州赵国分野。乃山禽,即雉 也。《薛宗》曰:雉之健者为鷮尾长六尺,鷮走且鸣,行止不能自舍,女有取节尔。故诗以为淑女之譬,而又与鷩见之义。名虽等雉,类有不同,则其取拟象亦因以异者,王后翚衣,夫人揄公之服,自惊冕之下。是禽四季得地,乃中央镇星,伏藏茆冈,日游夜伏者也。有老而成精变化,揽水塘,喜天阴。遇二元甲午为将星,利用四火时吉。元:酉宫。合:亢。食:翌、轸。畏:氐、心、奎、娄、毕。华盖:辰。将星:卯。春夏旺,秋月利,冬衰。泊寅曰「游好斩关」,泊午曰「五德丹凤」,泊戌曰「凤凰在笼」。
  『昴』禽在天号「天都星」,其宿有七星,位居金牛,冀州赵国分野。为地禽, 也。 有五德,一曰「头冠为文」,二曰「足距为武」,三曰「逢雄则 争先」,四曰「鸣不失信」,五曰「有食相呼,为义也」。食则以足画地,故曰 不食无工之禄。四季得地,日游夜伏。遇六元己卯为将星,利用四木时吉。
  元:酉宫。合:角。食:轸。畏:奎、娄、氐、心、毕。华盖:巽。春夏旺,秋冬衰。泊亥「 唱黄昏」,泊卯曰「凤凰展翅」,泊未曰「飞凤失巢」。
  『毕』禽在天号「天栖星」,其宿有八星,位居金牛,冀州赵国分野。为天禽,即老鸦也。其性尊重,自得其乐,无物害之,而有反哺之义,能伏诸禽,乃禽中灵禽也。四季得地,惟六月十六日直之大忌。日游夜伏,喜暖风晴日。遇三元甲子为将星,利用四金时吉。
  元:酉宫。合:轸。食:翌、轸、胃、昴、心、房、虚、牛、室。畏:尾、箕、角、亢、井、娄、氐。华盖:丑。将星:寅。四季皆旺。泊申「灵雀捕蟾」,泊子「狂鸦啄噪」,泊辰「云遮明月」。
  『觜』禽在天号「威谪星」,其宿有三星,位居阴阳,益州魏国分野。为山禽,即猴也,楚人谓之沐猴者也。喜泊园林,逢兔则欢。爱天睛,怕雪雨。遇六元己酉为将星,四木时吉。
  元:申宫。合:翌。食:房。畏:尾、箕、奎、娄、参。华盖:癸。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逆风打火」,泊酉曰「朱口破石」,泊丑曰「猴坐高林」。
  『参』禽在天号「文章星」,其宿有六星,位居阴阳,益州魏国分野。为山禽,乃猿也。其性静,夜啸风月肃然。猿每至林中,皆振声食果不解,番飞十丈,千年成精,能迷人之害,乃东南山盘太阴之星也。喜天晴,怕秽浊,主风雨,近贵人。遇三元甲午为将星,四金时吉。
  元:申宫。合:张。食:心。畏:虚、箕、奎、娄、井。将星:申。春夏旺,秋冬衰。泊寅曰「猿啼夜月」,泊午曰「顺水行舟」,泊戌曰「孤猿失伴」。
  『井』禽在天号「天威星」,其宿有八星,位居巨 ,雍州秦国分野。为瑞禽,其状如虎,二十八宿之主,禽星之王也。上山吞虎豹,下水食蛟龙,饿 铜铁,渴饮溪泉,乃天上六贵尊星。其性猛烈,动则狂风伐树,石走沙飞。入海则兴波鼓浪,而龙即升腾矣。得猛风云雾吉。直七元己卯为将星,用四水时吉。
  元:未宫。合:星。吞食:尾、箕、角、亢、奎、娄。畏:心、毕、虚、柳。春夏冬旺,秋稍不利。泊亥曰「刻舟求 」,泊卯「孤雁衔芦」,泊未曰「刻舟待佳音」。
  『鬼』禽在天号「天狼星」,其宿有五星,位居巨 ,雍州秦国分野。为地禽,即羊也。其性慢而刚毅,又能跪乳象礼,其德宜施于朝, 而不党。日游夜伏,喜微风暖日。鬼为六夭金星,曰「太白之宿」,亦入深山,百草皆食。直四元甲子为将星,利用四土时吉。
  元:未宫。合:柳。无食。畏:尾、箕、奎、心、氐、毕、娄。华盖:寅。将星:辰。春夏衰,秋冬旺。泊申曰「羊行夜路」,泊子「五鬼争持」,泊辰曰「羝羊触藩」。
  『柳』禽在天号「中央星」,其宿有八星,位居狮子,三河周国分野。为「山禽」,即山中獐也。其性善而惊。吴曰獐胆尤怯,饮水见影辄奔。《道书》曰:獐鹿无魂。又曰:獐鹿白胆怖,为是故也。日伏夜游,喜天阴晴暗,吉。直七元己酉为将星,利用四火时吉。
  元:午宫。合:鬼。无食。畏:尾、箕、奎、娄。华盖:壬。将星:卯。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醉看过桥」,泊酉「丑妇照镜」,泊丑曰「九鬼夜游」。
  『星』禽在天号「天贼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狮子,三河周国分野。为「地禽」,即马也。马有德而此君子也。四季得地,出入遇贵。喜微风暖日,怕天寒雨雪,乃南方火曜。有百里骏彩,千里威光,为六贵尊星。直四元甲午为将星,利用四木时吉。元:午宫。合:井。食:壁。畏:尾、箕、奎、娄。华盖:壬。将星:午。四季旺。泊寅曰「陆地行车」,泊午曰「三光普照」,一云:「红光贯日」,泊戌曰「升殿朝元」。
  『张』禽在天号「尊崇星」,其宿有六星,位居狮子,三河周国分野。为「山禽」,即鹿也。《字统》曰:鹿性惊防,分背而食,以备其害,盖亦率善走者,食则相呼, 居则环其角外向。日游夜伏,喜微风暖日。直一元己卯为将星,用四金时吉。
  元:午宫。合:参。无食。畏:尾、箕、奎、毕、井。华盖:辰。将星:寅。春夏旺,秋冬衰。泊亥曰「稼穑」,泊卯曰「玄胎正肥」,泊未曰「天网四张」。
  『翌』禽在天号「八奇星」,其宿二十一星,位居双女,荆州楚国分野。为「地禽」,乃蛇也。藏于地穴之中,其心毒,口恶势猛,老而成精,亦能兴云致雾。牛以鼻听,蛇以眼听,蛇聋虎鼻齆,其以此乎?《记》曰:凡龙有龙珠,蛇有蛇珠,乃龙蛇之所吐也。喜猛风暴雨。直五元甲子为将星,用四木时吉。
  元:巳宫。合:觜。食:女、虚、危。畏:奎、娄、毕。华盖:巽,将星:巳。春夏旺,秋冬伏藏。泊申曰「枯竹摇风」,泊子曰「取方就圆」,泊辰曰「鱼跃龙门」。
  『轸』禽在天号「天毒星」,其宿有七星,位居双女,荆州楚国分野。为「地禽」,即蚯蚓也。《传》曰:鱼无耳,蝉无口,蛇无足,蚓无筋,乃无心之虫,与蛗螽交。有一种白颈,是其老者。其物不息,引而后伸。《孟子》曰:若仲子者,蚓而后充其操者也。蚓乃水星,旱久无雨,蚓出地而盘旋于沙上者,实时有骤雨至也。喜天阴晴。直一元己酉为将星,用四金时吉。
  元:巳宫。合:壁。无食。畏:昴、胃、危、虚。华盖:巽。将星:申。春夏旺,秋冬衰。泊巳曰「乘车逐马」,泊酉曰「宝车无轮」,泊丑曰「车驾飞轮」。
  禽八门起例及吉凶所主
  七曜禽星布八门,尊伤帝福共同轮;生死败休依次第,长生之地顺行遁。日内有 月有兔,火临于地土水临坤。
  木入干乡金巽巳,九宫之内起于尊。
  太阴直时兑上起尊。
  太阴直时震上起尊。
  火星直时艮上起尊。
  土水星直时坤上起尊。
  木星直时干上起尊。
  禽八门吉凶所主
  布门禽宿少人知,常把长生作例推;加入尊星生死地,九宫八卦顺时移。
  将忌伤门兵怕死,败休罗职不为奇;惟有福生尊与帝,四门吉地任施为。
  四季暗金煞
  春逢箕水豹为殃,夏来轸水蚓遭伤;参水猿星秋大忌,壁狳冬月莫相当。
  七元暗金煞
  一羊二兔三马头,四虚五蛇六火猴,七打龙头辰土立,此是金神七煞游。
  七元大败煞
  一元轸宿二元氐,三室四虚大不宜;五鬼排来六是壁,七张凶曜不须为。
  禽星入太白
  天上禽星凶最深,举谋运用细追寻;奎娄角亢须回避,百事逢之 死临。
  斗女鬼牛为太白,虽无抵犯自防身;若能识避其星煞,家国何愁祸患侵。
  日家时煞
  甲乙休寻星日马,丙丁切忌鬼金羊;戊己须防娄宿走,庚辛危月燕何 。
  壬癸必防蛇出穴,时逢大煞不还乡。
  交伤流血
  正月从马二从蛇,逆转辰宫三月夸;四卯五寅六在丑,七子八亥九戌加。
  十酉十一归申位,十二月来未上移;但于月上寻时日,顺转之中仔细磨。
  若逢子午与卯酉,交伤流血莫相过。
  禽星贵人
  日向午时月向寅,火居巳上水临申;金在辰宫木向未,土星直卯贵人真。
  若用此时为将相,百事亨通福禄臻;此是禽中六合贵,时师能谙即通神。
  子房曰:周天二十八星君,十二宫中子细寻;若能通达其中法,定握兵权护国人。
  孔仪曰:时为天子日为官,动用之时仔细看;但把时禽加日宿,莫教伏断上头安。
  又曰:日 那更取时 ,时不 他别用方; 弱要时加日宿,一人敢与万人当。
  孔明曰:一日之中管一星,若逢吞啖急须行;加他不过休前进,吞得他时百战赢。
  禽星四不知(合遁得禽,偷营劫寨)
  甲子将:戌为天不知,亥为地不知,辰为人不知,巳为鬼不知。
  己卯将:丑为天不知,寅为地不知,未为人不知,申为鬼不知。
  甲午将:辰为天不知,巳为地不知,戌为人不知,亥为鬼不知。
  己酉将:未为天不知,申为地不知,丑为人不知,寅为鬼不知。
  天目地耳(推者出兵日也。最要干支相生、比和者吉。)
  甲子旬:天目午,地耳辰。甲戌旬:天目辰,地耳寅。
  甲申旬:天目寅,地耳子。甲午旬:天目子,地耳戌。
  甲辰旬:天目戌,地耳申。甲寅旬:天目申,地耳午。
  横天伏断(论禽)
  正兔马犬共同游,二鼠 龙入帝州;三马逢羊 合伴,四兔猿鼠 啾啾。
  五羊蛇与猴相合,六虎逢羊马亦忧;七 猴鼠兼牛忌,八燕狗尾共星愁。
  九昴又逢娄执兔,十龙蛇犬会 猴;十一蛇羊 鼠走,十二龙羊 兔头。
  远游用此日,漂泊无消息;任官用此日,风波起不测;
  行兵用此日,万里皆流血;埋葬用此日,人亡并死绝;
  嫁娶用此日,生离与死别;经营用此日,本利一齐拆;
  种作用此日,尽被鼠雀食;起造用此日,哭声不断绝。
  天影日(忌修营、立寨、起造)
  正五九月兮,逢虎最难当;二六十月兮, 羊行倒墙;
  三七十一月,恶蛇逢 战;四八十二月,猿猴上树藏。
  修营立寨皆不利,贼人不来自惊惶。
  十恶大败日
  甲辰乙巳与壬申,丙申丁亥及庚辰;戊戌癸亥加辛巳,己丑都来入座神。
  丙子己亥兼丁丑,营谋百事自防身;拜将出师须大忌,金银成库化为尘。
  禽断秘诀
  凡看禽书,宜昼不宜夜也,夜则焚香。凡有占问,必洁净其手,方可上掌演之,于是所断祸福无不应也。
  演用禽星条目
  凡日时之禽,为彼我共享之禽。番禽为自己,到将为他人。今人不明番到之理, 以时胜日为我胜彼,殊不知禽星有 弱,人事有善恶,以善应恶,以恶应善者。惟兵家专用我胜彼,其余事有用彼胜我者,有用我胜彼者,有用彼我之比和者,有用先善后恶为漏禽者。事类不一, 举数事,切于日用,条目于后。
  占婚姻
  凡占婚姻,以番禽为男家,到将为女家,日禽为媒人。如我 他,或他 我,婚则不成,成亦终不偕和。如他禽生我,则婚易成,亦主偕老。若我禽生他,婚亦难成。若彼我之禽比和,亦成。如日禽 我,或我禽 日,则主媒人不得力。若日禽得地生我者,则媒人得力,亲事易成。若彼我之禽与日时之禽共临三合之位,婚亦易成。
  占生产
  凡占生产,皆以我禽为母,他禽为子,母 子易生,子 母难生。日禽 他禽亦易生。若我禽得地,他禽不得地,则母安子危。他禽得地,我禽不得地,子安母危。如日禽弱,又不得地,来 我禽者,主母有病。若时禽 日禽,主快。又云:阳禽泊阳宫生男,阴禽泊阴宫生女。亢、牛、壁、虚、危、室、奎、娄、张、毕、星、觜属阳,角、氐、鬼、柳、参、危、女、斗、心、房、井、箕属阴。阳禽泊阴宫亦生男,阴禽泊阳宫亦生女。《禽书》云:识得落禽直万金。
  占求财
  凡占求财,以番禽为求财之人,到将为出财之人,日禽为财并牙保之人,三禽和禽不相 制者,其财易求,而谋事亦遂。若日禽与他禽 我,为财 我,难求。如我禽 他,半吉。若日禽 他禽,必为中间人阻当,难成。
  占官讼
  凡占官讼,以我禽为问数之人,他禽为对首之人,日禽为官吏。无问我讼人,人讼我,俱要我禽高一等,方能降服上下。我禽 他禽,为我有理而讼胜。他禽 我禽,为彼有理,而我讼输。日禽生我禽,则官吏顺我,而彼有罪。日禽生他禽,则官吏顺彼,而我有罪。如彼之禽、我之禽俱受日 ,则彼此皆罪。若彼我之禽俱 日,则彼我之词皆不准。三禽和合不相 者,中有好人和解,官事消散。三相 制或泊刑害之宫,则主宫吏淹延不 。
  占患病
  凡占患病,以番禽为病人,到将为病症,日禽为医人。病人 症,则不药自愈,病人 日亦愈。若病症 人,难愈。日禽 症,宜服药,日禽 人,医作难。如我禽不得地,加他禽 制者,死。若他禽不得地,虽凶亦无妨,但要我禽得地者,其病易好。
  占行人
  凡占行人,以我禽为占者,以他禽为行人,日禽为路及行人所往之方。我 他,行人不至。他 我、生我,行人立至。日禽 他人,中途有阻。他人禽或在日禽之宫,或与日禽合者,行人未动。他人禽或在我之宫,人立至。他禽若 制日禽,中途无阻,行人不久到家。
  占擒捕
  凡占擒捕,须要我禽高,能吞啖擒制他禽为好。如我禽能 制他禽,其人必获。他禽是房日兔,我禽是娄金狗,他虽 我,然我禽高,能吞啖降伏他人,必得其首也。
  占战
  凡选时出战,须要内刚外柔,我 彼弱,我禽得地者胜,他泊休囚刑害败。假如番禽我是尾火虎、箕水豹,到将他是娄金狗、室火 ,则我 彼弱,出则百战百胜,敌必授首而降,无所逃也。
  占渔猎
  凡占渔猎,皆以我禽为渔猎之人,他禽为所捕之物,日禽为所捕之处,及所捕应用之器。先以日时二家和会,次用他禽生我为好。如日禽 制他禽,自伏。若他禽 日禽张网装弯。若他禽与日禽和好,宜拗罾。我禽 他禽,宜打网。若使我禽太高,他禽受制,则为我 其物, 难获。宜向鹤神,背太白,出伤、死门,忌截路、旬中空,宜伏断,用刀砧、血刃、飞廉、受死、月杀、鱼鸟会日为好。
  占谒见并会人
  凡占谒见会人,皆以番禽为我,到将为他,日禽为所会之处。如他禽与日禽旺而生我,谒见则喜;我如欲会人,其人自来。若番我禽 他禽者,为本身高,其人不来。如日时之禽生他禽者,其人欲来不来。如日时之禽不相 而逢伏断,其人在家不出;若直空亡、五不遇时者,其人 不在家。泊山林,其人在州县。泊田园,其人在邻里。泊田野,其人在中途相遇;余仿此。
  占逃难
  凡占逃难,以番禽为逃难之人,到将为追捕之人,日禽为逃难之处。须要日禽生旺,我禽落泊得地为好。若我禽 他禽者,莫妨。如他禽 我禽,必被所捕。若日禽 我禽,我禽生他禽者,则主逃难之处不稳,惟生我则吉。如日间逃难,要他人是夜禽;如夜间逃难,要他人是日禽,仍要出杜门,或地户,或华盖方,或九地、太阴、六丁下出,则人不见我,可以免难也。
  占捕捉逃亡人犯
  凡捕逃,以番禽为捕逃之人,到将为逃亡之犯,日禽为逃避之处。须要日禽与他禽生我,其人自必相遇。如我禽太高, 伏他禽者,彼必畏我,深躲不出。尤须择惊门而出,其人可获也。
  占失物
  凡占失物,以我禽为失物之主,他禽为所失之物并所得之人,日禽为所失所藏之处。若他禽来生我禽者,其物易寻易见;如是生物,则主自回。如我禽 他禽者,急寻必见,迟则难矣。若日禽 他禽者,其物被藏深处不出。仍以锁泊定其所藏之方,逢山在山,逢水在水,若逢汤火、刀砧,其物已被烹宰矣。
  占天晴雨
  凡占天时晴雨,皆以日辰与日宿所属五行而断。如日辰属水,其宿属火,是日辰 日宿,则主阴无雨。如日辰属火,日宿属水,是日宿 日辰,其日主晴。如日辰生日宿,主阴晦。若日辰与日宿比和,皆火则晴,皆金作雨,皆水即雨,皆土则阴,皆木则风也。
  占声息
  凡军中闻报声息,即以所闻、所报之时占之。如到彼 我弱,彼又得地,旺而生 我者,又以其时起遁。如遁合「太白入荧惑」者,其贼必来。如番我禽旺而得地,又能吞啖擒制他禽,而又遁合「荧入太白格」者,其贼必自恐惧而逃遁矣。若时直伏断、截路空亡,更彼我之禽比和,或与同类,或他禽旺而低弱者,则主惊虚,其贼 是虚报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114

帖子

3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7
 楼主| 发表于 2021-1-18 16: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宿名

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

    斗木 、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 、壁水狳。

    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 、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

    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翌火蛇、軫水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2-1-26 00:18 , Processed in 0.082753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