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239|回复: 3

[名人] 池亦妹仔烈士简介

[复制链接]

2625

主题

594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26
发表于 2021-1-6 21: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池亦妹仔烈士简介

池亦妹仔(1888年至1944年)谱名池恭通,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出生在龙田镇玉瑶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亲去世时,他才10多岁,便负起供养母亲、弟的生活重担,饱尝人生艰辛。由于穷困,30岁才与一哑女结婚,婚后生了11个孩子。

中文名:池亦妹仔、谱名池恭通,国籍:中国,出生日期:(1888年),出生地福清龙田镇玉瑶村。

民国20年(1931年)12月26日,他参加围歼国民党省防军林靖部队的龙高暴动。在火攻龙田文昌阁的战斗中,亲手打死两个匪兵。一年后,在中共福清特支书记何文成的教育引导下,参加中国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

民国23年初,他任中共福清县委委员,负责交通联络工作。在险恶的环境里,为地下党组织传送了许多重要的文件、情报。同年6月,县委领导龙高地区的贫苦农民在南西亭举行暴动。暴动前,他既四处奔走,协助县委书记何文成联络同志,发动群众,又筹款备粮,搞好“后勤”。他的家成了暴动的联络站、指挥却部。暴动后,一些被追捕通缉的同志跑到他家隐蔽、养病,他的家又成了革命同志的避难所、“疗养院”。为了解决来往同志的食宿,他卖掉了3个女儿和全家赖以生存的几亩薄田;为了偿还筹备南西亭暴动的借款,又忍痛割爱卖了一个儿子。为革命,他一家人经常挨饿受冻,5个儿女先后死于饥密。

同年8月,他升任中心县委委员,仍然负责“交通”工作。经过他多次奔走联络,翌年5月福清中心县委与莆田中心县委合弁,成立中共闽中特委。特委决定在建立罗汉里、常大两个游击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的同时,恢复党在城市的工作。他奉命进入福州城,以拉黄包车为掩护,在人力车工人中开展活动,与打入协职中学的陈振方(程序)密切配合,恢复了地下党在福州的组织活动。

民国26年春,他奉命把闽中游击队留在长乐的一些武器运回玉瑶村埋藏,事泄被捕。国民党保安队把他绑在村外的松树上,严刑拷打,妄图从他口里挖出这批武器。他身上被砍伤10多次,鲜血淋漓,昏死过几次,仍咬紧牙关,坚不吐实。敌人以为他活不成了,扔下他扬长而去。可是,他没有死,在乡亲和同志们的细心救护下,顽强地活了下来。

民国30年9月,日军撒出闽海地区,福清首次光复。长乐“江田事件”之后,福建国民党顽固派又一次掀起反共高潮。闽中游击队大部分隐蔽到海上,坚持斗争。他仍坚守阵地(玉瑶交通站),没有转移,一如既往地为党工作。民国32年年底,国民党特务化装潜入玉瑶村,对他盯梢跟踪。翌年1月14日,他再次被捕,关进福清县监狱。在狱中,他置生死于度外,没有暴露党内任何秘密。直至被折磨得牙床变黑,全身浮肿,气若游丝,仍惦念战友,不忘革命,民国33年2月1日逝世于狱中。临终前,留下“我决不投降”,“请同志们保重”的遗言。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25

主题

594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26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 18: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教温:忘记了老区就是忘本

共产党人在革命战争年代毁家纡难,舍生忘死,浴血奋战不容易;在和平建设时期牢记牺牲的战友,不改初衷,赤胆忠心进诤言,一心为民敢担当,同样难能可贵。

池亦妹仔1.jpg
戴教温与其妻子旧照

戴教温正是这样一位共产党人。

戴教温,1918年8月出生于福清音西云中洋村一户农民家庭。1935年才17岁,他便在担任红军赤卫队员的母亲黄顺益带领下参加革命活动。当时他在琯口小学任教,担任校长,通过演讲、教唱抗日歌曲、贴标语等方式,积极向学校师生和其他贫苦民众宣传抗日救国真理。1941年,由福(清)长(乐)平(潭)游击大队大队长陈亨源介绍,戴教温参加闽中游击队,并跟随陈亨源在闽中各县开展抗日工作。后担任中共地下党云中洋边区支部书记、总支书记,边区游击队长。

1949年7月发生在西区云中洋村、菜安村的“菜安阻击战”,是福清革命史上一次著名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战斗。作为中共福清西区区委书记、游击队长,亲自参与指挥这场战斗,戴教温引以为傲。当年6月,平潭人民游击支队撤到福清云中洋村。7月7日,盘踞在福清县城的国民党第九十军于派出一个团的兵力“清剿”云中洋游击区。福清、平潭两地游击队并肩作战,依托有利地形,在菜安进行了顽强阻击。经过一整天的激烈战斗,游击队以牺牲吴翊耀、吴咸用2名平潭籍队员和负伤10多人的代价,让一个团的国民党正规军丢下近30具尸体,撤回融城。

菜安战斗大快人心,受到我党闽中支队司令部的嘉奖。戴教温清楚记得,战斗间隙,自己动员、指挥老区群众冒着枪林弹雨,将食品、茶水送上战壕,为游击队员加油鼓劲的情形。

解放后,戴教温先后担任中共福清县西区区委书记、区长,武工队长、民工副大队长,福清县政府科长、民政局长等职务,可谓功成名就,前途无量。

在对待工作上,戴教温心中的革命火焰熊熊燃烧,始终洋溢着战斗的激情。作为县民政局长,他走访了许多烈士的家庭,发现他们的家人不少依旧风雨飘摇,生活拮据。比如龙田玉瑶村地下县委委员、烈士池亦妹仔,在游击队缺衣断粮的日子里,曾经卖掉了家中仅有的一些田地、棉被等值钱的东西,还相继卖掉3个女儿,换回一些粮食供应游击队,为患病寄住他家的黄孝敏、余长钺等同志看病,终于盼到解放了,池家人依然吃不饱穿不暖;音西龙溪村老区群众沈吓灼,革命斗争时期家贫如洗,依然卖田卖地支持革命,走访时发现其十几岁的女儿没有单裤穿……戴教温深感自己对不起烈士,对不起老区人民,总是想到、梦见牺牲的战友,鲜血淋漓地责问自己还要不要革命。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对老区群众的生活疾苦,县政府也常常是力不从心。而且,当时县乡领导同志多是随军南下的外来干部,不熟悉不了解老区的情况。戴教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克勤克俭,只能暗地里把每个月一点微薄的工资,挤出部分用来资助烈士亲属和老区的其他群众。但尽管如此,也只能是杯水车薪、“抓盐撒海”。

刚刚三十出头的戴教温坐不住了,他拍案而起,向县委等各级领导慷慨进言,以至于言辞激烈:第一,要求对老区人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受灾受损情况进行摸底,“救济老区群众生活困难问题” 。他反复强调:“忘记了老区群众就是忘了本!”第二,提议建造福清革命烈士墓,还要追恤烈士家属。第三,及时处理地下党干群党籍问题,这是“政治生命的迫切要求”;对冤假错案要及时矫正平反。另外,戴教温凭着自己的赤胆忠心、金睛火眼,举报了混入革命队伍窃取一定领导职务的反革命分子林某某,这条毒蛇于1949年3月活埋杀害了我游击队员李巧钿烈士。最后,林某某落得判处8年有期徒刑的下场。

无法割舍的忧国忧民意识,溶化于血液中的入党誓言与革命初衷,已经内化为戴教温无穷无尽的“心事”和化解困难问题的动力。他悟遍历史沧桑,决心和自己的党,和鱼水情深的人民一起,扛起新生共和国最艰难的历史阶段!

打江山不容易,坐江山就容易吗?面对各种痼疾新症,我们的党在“赶考”,在不同岗位中工作的每一位党员干部何尝不是如此?有一回,戴教温了解情况后,在一个会议场合指名道姓地指责当时的县委某领导办事不公、贪污腐败问题。有人为他叫好,有人对他不满,有人对他恨之入骨,当然也有人为他担忧,劝他收敛。结果,人到中年的戴教温考了个“不及格”,1958年1月被打成右派分子,“双开”处理。

戴教温认为热爱党,相信党,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党,为了老区人民。他不服,他自己受了委屈,不断申诉,据理力争。1962年4月,戴教温被宣布脱掉“右派”帽子,回乡参加农业生产。1962年底,戴教温恢复了党籍公籍,后来担任县劳动局局长。

这位身材消瘦却很硬朗,目光炯炯有神的老同志,依然正直憨厚,急公好义,嫉恶如仇。一些人见了他浑身不自在,广大干部群众却喜欢他,将他当作自家人,见了面无话不说。根据戴教温后来的追述,复职后他用自己担任劳动局长手中一点管职工、工人的权力,为老区子弟、军烈属家属优先安排工作,总数达到四五百人。当年县办企业效益不高,单位待遇偏低,但是对于许许多多的老区人家,家中有一个拿固定工资的“公家人”,不啻雪中送炭。凭借这个平台起步,不少老区子弟成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栋梁之才,有的还担任了党政领导干部。老戴自以为对得起老区人民,对得起牺牲的战友,他问心无愧。

退休后不久,老戴定为正处级,1989年8月享受地厅级待遇。

2006年夏秋之际,老戴年近九秩,他自感身体日渐衰老,决定留下一点白纸黑字给三男两女及其他后代。在一次住院归来后,写了一篇《坐在床前写遗书》的遗嘱,说自己“强坐床前,写此遗书,请子女应遵照执行,不违遗训”。他告诉子女:我家是革命家庭,成为革命据点,闽中司令部及县委领导经常出入我家,“一次,反动派想‘围剿’我村,闽中游击队副司令员陈亨源同志,在你的奶奶机智保护下而脱险”,“要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

老戴回顾自己一生“三起三落”,但始终坚定跟着党走。“右派”脱帽后,政府又发还近万元工资,这在当年是一笔巨款。可是自己将这笔钱“贡献给党和国家”,并因此而“感到愉快”,希望子女能够理解。

最后,戴教温写道,“我留给你们的兄弟(姐)妹,不是金钱财产,而是革命精神财富。要你们以革命精神创建自己的家庭,革命精神永远不能忘掉。要团结一致,光宗耀祖,做一个戴家的好后代,我的好子女,国家的好儿女好公民,以安我在九泉之下”。

2009年7月,戴教温同志逝世,享年92岁。躬逢盛世,老人家满脸微笑地闭上眼睛。

作者:金之泽。根据戴教温次子戴永东同志口述整理。参阅资料:《福清革命史》(宋克宁主编,福建教育出版社),戴教温《坐在床前写遗书》等有关档案复印件。
2021.1.4  来自:知福清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25

主题

594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26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 18: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iw.org 于 2021-1-12 18:51 编辑

戴教温:忘记了老区就是忘本

共产党人在革命战争年代毁家纡难,舍生忘死,浴血奋战不容易;在和平建设时期牢记牺牲的战友,不改初衷,赤胆忠心进诤言,一心为民敢担当,同样难能可贵。


戴教温与其妻子旧照

戴教温正是这样一位共产党人。

戴教温,1918年8月出生于福清音西云中洋村一户农民家庭。1935年才17岁,他便在担任红军赤卫队员的母亲黄顺益带领下参加革命活动。当时他在琯口小学任教,担任校长,通过演讲、教唱抗日歌曲、贴标语等方式,积极向学校师生和其他贫苦民众宣传抗日救国真理。1941年,由福(清)长(乐)平(潭)游击大队大队长陈亨源介绍,戴教温参加闽中游击队,并跟随陈亨源在闽中各县开展抗日工作。后担任中共地下党云中洋边区支部书记、总支书记,边区游击队长。

1949年7月发生在西区云中洋村、菜安村的“菜安阻击战”,是福清革命史上一次著名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战斗。作为中共福清西区区委书记、游击队长,亲自参与指挥这场战斗,戴教温引以为傲。当年6月,平潭人民游击支队撤到福清云中洋村。7月7日,盘踞在福清县城的国民党第九十军于派出一个团的兵力“清剿”云中洋游击区。福清、平潭两地游击队并肩作战,依托有利地形,在菜安进行了顽强阻击。经过一整天的激烈战斗,游击队以牺牲吴翊耀、吴咸用2名平潭籍队员和负伤10多人的代价,让一个团的国民党正规军丢下近30具尸体,撤回融城。

菜安战斗大快人心,受到我党闽中支队司令部的嘉奖。戴教温清楚记得,战斗间隙,自己动员、指挥老区群众冒着枪林弹雨,将食品、茶水送上战壕,为游击队员加油鼓劲的情形。

解放后,戴教温先后担任中共福清县西区区委书记、区长,武工队长、民工副大队长,福清县政府科长、民政局长等职务,可谓功成名就,前途无量。

在对待工作上,戴教温心中的革命火焰熊熊燃烧,始终洋溢着战斗的激情。作为县民政局长,他走访了许多烈士的家庭,发现他们的家人不少依旧风雨飘摇,生活拮据。比如龙田玉瑶村地下县委委员、烈士池亦妹仔,在游击队缺衣断粮的日子里,曾经卖掉了家中仅有的一些田地、棉被等值钱的东西,还相继卖掉3个女儿,换回一些粮食供应游击队,为患病寄住他家的黄孝敏、余长钺等同志看病,终于盼到解放了,池家人依然吃不饱穿不暖;音西龙溪村老区群众沈吓灼,革命斗争时期家贫如洗,依然卖田卖地支持革命,走访时发现其十几岁的女儿没有单裤穿……戴教温深感自己对不起烈士,对不起老区人民,总是想到、梦见牺牲的战友,鲜血淋漓地责问自己还要不要革命。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对老区群众的生活疾苦,县政府也常常是力不从心。而且,当时县乡领导同志多是随军南下的外来干部,不熟悉不了解老区的情况。戴教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克勤克俭,只能暗地里把每个月一点微薄的工资,挤出部分用来资助烈士亲属和老区的其他群众。但尽管如此,也只能是杯水车薪、“抓盐撒海”。

刚刚三十出头的戴教温坐不住了,他拍案而起,向县委等各级领导慷慨进言,以至于言辞激烈:第一,要求对老区人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受灾受损情况进行摸底,“救济老区群众生活困难问题” 。他反复强调:“忘记了老区群众就是忘了本!”第二,提议建造福清革命烈士墓,还要追恤烈士家属。第三,及时处理地下党干群党籍问题,这是“政治生命的迫切要求”;对冤假错案要及时矫正平反。另外,戴教温凭着自己的赤胆忠心、金睛火眼,举报了混入革命队伍窃取一定领导职务的反革命分子林某某,这条毒蛇于1949年3月活埋杀害了我游击队员李巧钿烈士。最后,林某某落得判处8年有期徒刑的下场。

无法割舍的忧国忧民意识,溶化于血液中的入党誓言与革命初衷,已经内化为戴教温无穷无尽的“心事”和化解困难问题的动力。他悟遍历史沧桑,决心和自己的党,和鱼水情深的人民一起,扛起新生共和国最艰难的历史阶段!

打江山不容易,坐江山就容易吗?面对各种痼疾新症,我们的党在“赶考”,在不同岗位中工作的每一位党员干部何尝不是如此?有一回,戴教温了解情况后,在一个会议场合指名道姓地指责当时的县委某领导办事不公、贪污腐败问题。有人为他叫好,有人对他不满,有人对他恨之入骨,当然也有人为他担忧,劝他收敛。结果,人到中年的戴教温考了个“不及格”,1958年1月被打成右派分子,“双开”处理。

戴教温认为热爱党,相信党,相信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党,为了老区人民。他不服,他自己受了委屈,不断申诉,据理力争。1962年4月,戴教温被宣布脱掉“右派”帽子,回乡参加农业生产。1962年底,戴教温恢复了党籍公籍,后来担任县劳动局局长。

这位身材消瘦却很硬朗,目光炯炯有神的老同志,依然正直憨厚,急公好义,嫉恶如仇。一些人见了他浑身不自在,广大干部群众却喜欢他,将他当作自家人,见了面无话不说。根据戴教温后来的追述,复职后他用自己担任劳动局长手中一点管职工、工人的权力,为老区子弟、军烈属家属优先安排工作,总数达到四五百人。当年县办企业效益不高,单位待遇偏低,但是对于许许多多的老区人家,家中有一个拿固定工资的“公家人”,不啻雪中送炭。凭借这个平台起步,不少老区子弟成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栋梁之才,有的还担任了党政领导干部。老戴自以为对得起老区人民,对得起牺牲的战友,他问心无愧。

退休后不久,老戴定为正处级,1989年8月享受地厅级待遇。

2006年夏秋之际,老戴年近九秩,他自感身体日渐衰老,决定留下一点白纸黑字给三男两女及其他后代。在一次住院归来后,写了一篇《坐在床前写遗书》的遗嘱,说自己“强坐床前,写此遗书,请子女应遵照执行,不违遗训”。他告诉子女:我家是革命家庭,成为革命据点,闽中司令部及县委领导经常出入我家,“一次,反动派想‘围剿’我村,闽中游击队副司令员陈亨源同志,在你的奶奶机智保护下而脱险”,“要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

老戴回顾自己一生“三起三落”,但始终坚定跟着党走。“右派”脱帽后,政府又发还近万元工资,这在当年是一笔巨款。可是自己将这笔钱“贡献给党和国家”,并因此而“感到愉快”,希望子女能够理解。

最后,戴教温写道,“我留给你们的兄弟(姐)妹,不是金钱财产,而是革命精神财富。要你们以革命精神创建自己的家庭,革命精神永远不能忘掉。要团结一致,光宗耀祖,做一个戴家的好后代,我的好子女,国家的好儿女好公民,以安我在九泉之下”。

2009年7月,戴教温同志逝世,享年92岁。躬逢盛世,老人家满脸微笑地闭上眼睛。

作者:金之泽。根据戴教温次子戴永东同志口述整理。参阅资料:《福清革命史》(宋克宁主编,福建教育出版社),戴教温《坐在床前写遗书》等有关档案复印件。
2021.1.4  来自:知福清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25

主题

594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8926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 18: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池亦妹仔

池亦妹仔


福清革命烈士池亦妹仔画像

毛主席语录

毛主席语录


烈士

烈士

烈士

烈士

烈士

烈士

烈士

烈士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1-4-11 03:18 , Processed in 2.231679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