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41|回复: 0

[艺文] 《晃岩集》卷之一 四言古诗 池显方

[复制链接]

121

主题

171

帖子

918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918
发表于 2020-10-15 19:2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卷首
                            《晃岩集》序
                                                              [明]曹荃[1]
        不慧同年友池直夫,温陵奇士也。自甲子南徒,奋翼垂云,海内诸名宿,无不下风拜矣。比耽道学,卜地端山,结精庐其上。六时与香炉经卷为缘,理从窟讨,悟自壁来,以故诗盟、文盟、道学盟咸执牛耳。海内善知识愿礼足奉麈者,又无不走端山如骛矣。夫端山湮灭榛莽中不知几千载,得直夫一旦发五丁为之开荒辟翳,纳泉以招,听涛以轩,宿云物以亭,而狮峰、龙湫、石淙、花涧诸奇胜,遂与丹山碧水竞秀争流,则直夫不可谓非兹山知己也。草昧之前,频放异光,烨煜岩际,岂山灵遇知己勃勃吐气耶?嘻,亦奇已!直夫字其岩曰“晃”,字其集曰“晃岩”,意固有在也。属不慧弁之,熱旃檀卒业焉。觉岩际之所烨煜者,尽缩入直夫毫楮间,以领异标鲜。其澹者,如海云弄影,四虚不碍;其丽者,如雕霞错彩,五色相宣;其圆且满者,如宝月流光,万川皆印;其高且华者,如舍利白毫匝绕庄严塔,上逼烟霄;其猛且利者,如狮子王涌筋振尾一吼,令大香象俯首调伏。奇止矣!夫直夫人奇、诗奇、文奇,以至开山浚水,无所不奇。总此一片光明,横穿直透而变幻以出,以为诗文则诗文矣,以为山水则山水矣,以诗文、山水皆道则道矣,可思议也乎哉!虽然,不慧窃有说焉。直夫具出世璨骨,应作千佛名经内第一人。 来岁春明,北望黄金台,有紫云如车盖亭亭起,则直夫放大光明现宰官身度世时也。曩者,端山之灵吐发光中,其有开先告者耶?直夫不信,请坐狮峰呼山灵而问之。
                                                              崇祯壬午花朝
                                                      梁溪年弟曹荃拜撰

                           《晃岩集》自序
                                                           [明]池显方
        唐荆川先生[2]云:“刻文字为无廉耻之一节。 达官贵人稍有名目者,必有一部刻集,如饮食之不可缺。倘尽举祖龙作用一番,则南山煤薪当减价矣。” 予因思世人以立言为不朽事,如欧阳永叔
云:“文章丽矣,言语工矣,无异草木芬华之飘风,鸟兽好音之过耳也。” 负琴生谓李太白云:“ 君文轻浮若蝶舞花飘,艳冶如佳人处子,王孙公子以为丽词,达士不以为文也。” 今则迂藐性命,专尚铅华,纵忆河沙,只增戏论,无耻一也。杨廷秀作文千余篇,后尽焚之,曰:“今老矣,未知能变否?变矣,未知能进否?” 宋子京云:“予五十年后修《唐书》,观古人文字,觉五十年前所作,愧汗欲死。” 今则矢口皆佳,有存必镌,忘己燕石,抹世波斯,无耻二也。端木从夫子学,三年而后知不及;阎右相观张僧繇画,三反而后服其神。今则胸无万卷,口弹千贤,窃人檐下,自负开山,无耻三也。名士之称,古今有几? 王孝伯以常得无事痛饮,读《离骚〉为名士。夫常得无事,岂易言哉? 今则阿平妄语,元规棘胸,辄号名流,辟倪一世,无耻四也。王少湖先生云:“徐迪功著纂甚富,而行者三四卷,吾贵其能舍矣。彼不能舍者有三,多欲也,好胜也,自是而不知也。有此三者,斯贼道哉!” 此予所以三删其稿。羞质大方,觉诗逊大历、文远西京,又多山水烟霞之音,少清庙明堂之奏。藏于山中,庶《太玄》之有后识;行之世上,恐枫落不逮所闻。客有菖嗜者,告予曰:如君所言,千古才人同时汗下矣。今君诗可以观,文莫犹人,自有知者, 不妨梓之。" 无耻之耻,无耻矣。适结芧晃岩,名《晃岩集》,存舍各半,可二十二卷。多欲、好胜、自是之病,恐不能免,终愧荆川以上诸君子也。
                                                                  崇祯辛巳夏
                                      池显方直夫题于晃园精进堂

[1]曹荃:字元宰,江苏无锡人,明崇祯元年(1628)进士,任福建漳州知府。
[2]唐荆川(1507一1561):唐顺之,常州人,因爱好荆溪山川,故号荆川。明嘉靖八年(1529)进士,礼部会试第一,入翰林院任编修。次年告病归里,闭门读书二十年。五十岁被朝廷重新起用,亲督海师,狙击倭寇,屡建奇功。于学无所不精,著有《荆川集》,后人列为"明六大家"。
                     
———————————————————————————
卷之一  四言古诗
                    
                             春江曲(四首)

                     水欲为江,山遂远避。
                     波欲为镜,风遂不至。
                     人欲为情,天不如意。
                                     又
                     问侬何家,在钱塘堤。
                     问郎何去,在辽水西。
                     不及鸬鹚,在艇上栖。
                                     又
                     春潮有期,郎去无息。
                     春花有姿,侬容无色。
                     春水有底,侬心无极。
                                     又
              大姨招游六桥,小姑招看弄潮。[1]
                无人肯相伴,同侬去往辽。

[1]六桥:指杭州西湖苏堤上的六座石拱桥,分别名为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


                                游仙(二首)

                    劫运寥邈,吸以虚静。[1]
                    三宝既盈,紫房炳炳。[2][3]
                    体刚松椿,颊映桃杏。[4]
                    神舆气御,霎时万岭。[5]
                    云傲幽清,霓旌闲整。
                    何处飞腾,忘旧乡井。
                    初因贪生,获斯灵境。[6]
                    深悯蜉蝣,坠坑落阱。[7]
                    惮暂回光,徒劳引领。
                    大道咫尺,五欲为梗。[8]
                    灭妄还真,惟一俄顷。
                    若涉言思,镂尘吹影。[9]
                                      又
                    凝精体玄,咸备众甫。[10]
                    腹孕日光,腋生轻羽。
                    飙轮往还,俯察下土。[11]
                    欲得其人,同归紫府。
                    赤螭护炉,苍麟守户。
                    花荣千春,洞阅万古。
                    永命度生,以答君父。
                    因畏羁束,故辞簪组。[12]
                    不觉功高,为虚皇辅。[13]

[1]寥邈:遥远。
[2]三宝:指精、气、神。
[3]紫房:道家的炼丹房。
[4]体刚松椿:身体像松树、椿树那样健壮。
[5]神舆气御:以气驾驭神车。
[6]初因贪生,获斯灵境:起初因为贪惜生命而信道,意外地得到这种灵妙的境界。
[7]深悯蜉蝣,坠坑落阱:悲悯那些和小虫一样的芸芸众生由于不信道而堕落如陷坑阱。
[8]五欲:财、色、食、名、睡。
[9]若涉言思,镂尘吹影:若讲到绞尽脑汁去思考或发表看法,就好比雕镂灰尘和吹影子那样无聊和荒谬。
[10]凝精体玄:凝聚精华,体察玄妙。
[11]飙轮:御风而行的神车。
[12]簪组:借指做官。
[13]虚皇:道教尊神。


                                    子夜歌

    侬重郎心,郎重侬面。面十年衰,心中夜变。
                                        又
    心不可信,盟之以天。嗟天太远,汝盟必迁。
                                        又
    昨夜郎归,佯醉不应。忍待明朝,察他行径。
                                        又
    愿爱新人,同此方寸。如初爱侬,侬不敢恨。
                                        又
    昨宵郎唤,侬故不至。郎喜娇姿,灯前须避。                              
                                        又
    小玉采兰,上依一 簪。从今勿戴,厌说同心。
                                        又
    少小无知,从人结发。人嫁夫君,侬嫁明月。
                                        又
    薄幸勿责,安命孤栖。吹灭灯花,不怨鸡啼。
                                        又
    凤钗鸾镜,是郎所贻。悉以归郎,使汝自思。
                                        又
    鹣鸟静对,蜂蝶狂波。花患香少,人患情多。


                       武夷宫阅《道藏》[1]

  灵境琳宫,灏气出入。庭月溶溶,松风瑟瑟。[2]
  溪微有声,岚上衣湿。盥甲焚檀,恭披玉笈。
  三洞四辅,应接不及。修炼诸门,功劳难立。[3]
  惟取清虚,涤予结习。兹山可栖,笋茶当粒。
  矧备千函,群真毕集。安得辞名,荷衣篛笠。
  往来曲中,各烟噓噏。深负半生,身外着急。

[1]《道藏》:中国道教经典总集。除道教经书外,还涉及医学、化学、生物、体育、保健以及天文地理等其他论著。
[2]灏气:同“浩气”,弥漫在天地间的正气。
[3]四辅:道经分类法,共分十二类。《道藏》就是依此分类法编纂而成。


                          送张将军援辽

  我望榆边,心生百感。黄沙齐云,玄风阴惨。[1]
  之子于征,腰悬菡萏。跃马一呼,愧诸懦暗。[2]
  死生不惊,利害勿撼。人有微长,即当延揽。
  用少击多,出奇于坎。历数出师,有最可憾。
  皆因我怯,非是彼敢。今日所思,惟贵一胆。
  盖世勋猷,运以恬澹。盈廷方略,徒战铅椠。[3]

[1]榆边:古人在边塞植榆,故称边塞为榆边。
[2]菡萏:荷花的别称。
[3]铅椠:指铅粉笔和木板两种古代书写工具,引申为著作家。


                          赠茅山道士(二首)

                      升沉任寄,鼠肝虫臂[1]。
                      生死何有,牛翼马手[2]。
                      世人劳劳,兔角龟毛[3]。
                      真人嘿嘿,蝉栖鹤息[4]。
                                      又
                      北斗罗布,子则步之。
                      白云舒卷,子则剪之。
                      露华瀼瀼,子则粻之。
                      天地浩浩,子则道之。

[1]升沉任寄,鼠肝虫臂:官场的浮沉委任托付就像老鼠的肝和昆虫的臂那样令人厌恶又微不足道。
[2]生死何有,牛翼马手:生和死就和牛的翅膀、马的手一样是本来就没有的事。
[3]世人劳劳、兔角龟毛:世人忙忙碌碌就像兔子长角和乌龟长毛一样虚妄。
[4]真人嘿嘿,蝉栖鶴息:只有真人不声不响象蝉栖那样高洁和鹤息那样雅致。

                                雾鸟(有序)
        客从西夷携一鸟腊[1],背紫、嗉绿、颅膺俱黄,尾则紫黄相间,纤秀可爱,虚肠乏足,吸气翔空,以自孳长,报尽始坠,坠必匹随,名雾鸟。《山海经》所不载者,异而赋之。

龟虽咽气,而难遐陟。 凤凰冲天,犹馋竹实。[2]
异哉仙禽,昼夜云域。空烟长养,焕成五色。
不栖胡足,不啄胡臆。绿颔碧咮,黄裳紫翼。
修尾纤文,巧天孙织。音留轻霄,远避矰弋。
惟待蜕后,方许人识。至今残翎,十千价直。[3]
俯视群禽,因贪被得。宁忍清饥,立品轩特。
所以高人,耻干禄食。[4]

[1]鸟腊;鸟的标本。
[2]遐陟:高升。
[3]蜕后:死后。
[4]禄食:食禄。指供职官府享有俸禄。


                                   石淙洞

     剔石瀹泉,俾从壁下。凿沼承之,雨鸣昼夜。
     构堂揖之,凉通九夏。朱鳞唼空,玉虹飞射。
     溪濑松涛,俱不敢泻。凭栏冥心,尘缘自谢。
     有云北来,邮于村舍。几朵芙蓉,适茁其罅。
     万象陈新,倏忽迁化。邀侣同观,云无清暇。


                      送密机上人回补陀[1]

                    居自华岛,披具足衣。[2]
                    珍重杖钵,严净毗尼。[3]
                    轮山解包,端山安期。[4][5]
                    坐石三冬,看云六时。
                    君今别我,孤鹤何之。
                    愿从此后,勿称律师。
                    佛魔双遣,宗教俱支。
                    戒体虚空,无犯无持。
                    试观大士,与优波离。[6]
                    同一圆通,是真密机。

[1]补陀:宁波补陀寺,始建于唐大中十二年(858年),今称七塔寺,为浙东四大丛林之一。
[2]具足:身披袈裟受俱足戒,正式取得比丘资格。
[3]严净毗尼:持戒严谨清净。
[4]轮山:大轮山,在今厦门同安。
[5]端山;在今厦门同安,为作者结茅之处。
[6]优波离:佛陀十大弟子之一, 众推为持戒第一。
     

                                酌惠泉

梁水洋洋,惠峰奕奕。中溢甘乳,四时清沥。
满井中泠,俱莫能敌。余每至寺,按经察脉。[1]
或云金精,或云锡液。烦闷一瓢,冰壶濯魄。
天池岕茶,配兹全璧。虎丘松萝,令其玉白。[2]
因此贵人,调符飞檄。

[1] 满井:在济南。名列金、明两代七十二名泉。
     中泠:原在扬子江心,号称天下第一泉。为万里长江独一无二泉眼。
[2]天池、岕茶、虎丘、松萝:四种均为名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0-10-25 05:20 , Processed in 0.162588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