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21|回复: 0

[名人] 美术家池宁

[复制链接]

2008

主题

453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634
发表于 2020-5-16 20: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开任何—本中国电影史的著作,有几部电影必然位列其中:

被金像奖评为百年百大电影第一名的《小城之春》(1948)新中国第一部彩色故事片《祝福》(1956)唯一一部列入1986年在香港举办的“世界经典影片展”的中国影片《林家铺子》(1959)中国电影世纪奖十佳影片《早春二月》(1963)

这些在中国电影史乃至世界电影史上堪称杰作的影片,是如今的电影从业者绕不开的“前浪”,不少人能说出影片导演和演员的名字,但几乎很少有人知道,这些伟大作品的美术设计都出自一人之手——北京电影制片厂著名美术师、出生于瑞安美术之家的池宁。


出身塘下美术之家

年少便习金石书画

瑞安塘下的前池村,是这位美术大师一生的开场。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19.png

△池宁像

1914年4月,池宁(1914至1973)出生在当地一个美术之家,他原名池尧(曾用过池绍文、陈亮等别名),其父池祉庭喜爱美术,且颇具艺术修养。耳濡目染之下,池宁从小便习金石书画,年少志高、孜孜不倦。

后来他们一家搬至温州市区小南门一带,池宁入读瓯海中山中学(原名瓯海公学,后为温州市第四中学)。毕业后,他曾在永嘉县第七中学当教师(一说某小学)。虽没受过专业美术训练,可家庭教育以及江浙—带浓厚的传统文化气氛,对这位年轻人产生了深远而潜在的艺术影响。

1933年,抱持艺术梦想的池宁,来到杭州开办了“三川美术书社”,次年加入中国工商美术家协会,他创作的广告画还曾刊登于当时日本刊物《广告界》上。1935年,21岁的池宁前往上海担任亚平装潢设计部副主任,逐渐在上海美术界拼得一些名气。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26.png

△《女子公寓》影像资料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壮志报国的池宁加入了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创作了大量宣传抗战的漫画与木刻,并赴抗战前线,以美术为武器,进行宣传工作。他还担任过革命戏剧家于伶领导的上海青鸟剧社、上海剧社以及同茂剧社、上海艺术剧团等进步戏剧团体的舞美设计工作。当时演出的许多剧目,如《雷雨》《日出》《女子公寓》《这不过是春天》《孟姜女》等,其舞台美术装置皆由池宁完成。


布景汲取古典诗词精华
打破主流电影类型化倾向


战事改变了中国电影的版图,让一度旺盛发展的上海影业遭到极大打击。在很多影人纷纷西去内地、南下香港,或者索性放弃电影事业的时候。池宁却选择逆行,通过电影这门艺术为国而“战”。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31.png


△池宁收藏的艺术类书籍,前衬叶有他签名

1941年,池宁担任华年影片公司布景师,开始接触电影美术,为影片《洪宣娇》《国色天香》做布景设计。《洪宣娇》是一部影射国民党反动派破坏抗日统一战线罪行的戏剧,在当时引起一阵轰动。《国色天香》则是部诙谐幽默的爱情剧。这两部片子让初涉电影业的池宁,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乐趣。

新中国成立后,池宁担任上海军管会文艺处电影室副主任,并任文华影业公司影片《小城之春》的美术布景设计工作。这是他和导演费穆继《洪宣娇》之后的再次合作,两人的“梅开二度”造就了一部别开生面的风格片。

《小城之春》讲述了一位已婚女人在丈夫久病不起的情况下再次见到昔日恋人时的故事。导演费穆用影像将中国的诗词、书画、戏曲的美学精神与电影的时空技艺作了浑然的嫁接,池宁则通过造景将这种立意完美呈现。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36.png


△《小城之春》营造的诗意氛围

池宁为《小城之春》设计的布景,吸取了中国古典诗词的“比兴”传统,即借物喻人、以景抒情。如剧中妻子买菜回来给丈夫送药时,阳光下惨白的院落不见树木,两人的身上却洒落着幽怨的树影,此景恰如剧中人魂魄无着的矛盾内心。人们评价其“灰色的情绪,犹如元代画家倪云林‘逸笔草草,以写胸中逸气耳’的野逸笔法”“朴实闲逸的景物光影与孤寂惆怅的内心情感,散发出一种中国文人水墨和园林的旷野空灵与凄婉哀怨之气”……

通过布景设计,池宁打破了当时主流电影布景类型化的倾向,为影片寂寞的春天和寂寞的人设计出颓败的凄美和诗意的“空气”,引起各方长时间的热议。直至今日,仍旧有许多研究中国电影的史论专著和论文在讨论《小城之春》的东方美学、诗词意境和灰色情绪。

成就一批名垂影史的佳作

迎来人生高光时刻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电影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新时期,这也是池宁电影生涯的高光时刻。

1949年,池宁任上海军管会文艺处电影室副主任,参与接管上海各私营电影公司,为成立新的上海电影制片厂四处奔波;1954年,池宁随中国电影工作者实习团到苏联学习考察电影美工,回国任职北京电影制片厂美术师兼艺术委员会委员,共同组建新的北京电影制片厂;1959年,北京电影学院创建电影美术系,标志着中国电影美术专业教育的开端,池宁以其资历、学养和艺术成就兼首任电影美术系系主任。


在这段大展身手的黄金岁月里,池宁作为美术布景,参与拍摄了一系列名垂中国电影史的佳作。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41.png

△池宁负责美术设计的电影《祝福》

1956年,鲁迅小说的《祝福》改编成电影,由现实主义大师夏衍编剧,桑弧导演,池宁担任美术设计。这是我国第一部彩色故事片,保持了鲁迅作品的冷峻、深沉、凝重的艺术风格和悲剧气氛。由于《祝福》在浙江拍摄时遇到了“天公不作美”的梅雨季节,内景和部分外景镜头都在北京郊区拍摄。为了符合故事发生在浙江的设定,池宁率领美术组找到了一条有拱桥的小溪,溪边有芦苇、稻田,他们特意搭建了河埠、修起石板路,并从南方运来江南房舍所用的门框木窗、锅碗灶具以及硕大的乌篷船等道具,营造了一派江南春色。该片在1957年第10届捷克斯洛伐克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国际电影联合会确定的五大国际电影节之一)上获特别奖;1958年,在墨西哥国际电影周上获银帽奖。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45.png

△池宁负责美术设计的电影《早春二月》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49.png

△池宁与人合作美术设计的电影《小二黑结婚》

此外获中国电影“世纪奖”、第12届菲格拉达福兹国际电影节评委奖的《林家铺子》,获莫斯科国际电影节银质奖《革命家庭》,改编自柔石小说《二月》、具有隽永诗意的《早春二月》,赵树理的同名小说改编、亦是中国电影百年经典之一的《小二黑结婚》等。池宁用极其凝练隽永的艺术笔触,成就了这些银幕经典,使之散发出中国古典的美学神韵。

为革命杂志设计封面
装帧界流行“池宁风格”
在涉足电影美术界的同时,池宁也没丢下他美术设计的老本行。1941年,当时的中共地下党和塔斯社秘密商量,以“苏商”名义在上海创办时代出版社,相继出版《时代日报》《时代》周刊,1942年又推出一份文学杂志《苏联文艺》。池宁负责装帧,封面多以介绍苏联版画及绘画作品为主,用红黑两色或新色印刷。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55.png

△《苏联文艺》是中国第一份俄苏文学的译介专刊

池宁的设计注意画面分割、色彩配搭、字体安排,十分清新大方,受到出版社同仁的肯定,更受到读者赞赏。正因如此,时代出版社出版了一套传记丛刊,如《高尔基传》《莱蒙托夫传》《普希金传》《马雅可夫斯基传》及《克雷洛夫评传》,这些书的封面都采用“池宁风格”——上题下图的构图,下图中又以色彩的装饰框为陪衬,对比强烈,主次分明,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微信图片_20200516201959.png


△《哲学选辑》书影

1947年,读书出版社在上海发行艾思奇的《哲学选辑》,池宁为其设计了封面:用红、黑二色套印,上端的五分之一宽,下用白线垂直等分为两部分。整个封面是平面色彩分割和字体和体版印刷工艺的巧妙运用,堪称一本哲学著作封面的上乘之作。因风格强烈,且广受好评,当时出版的《朝雾》《黎明》等期刊的封面设计也都出自池宁之手。

微信图片_20200516202003.png

△1957年,池宁为亚洲电影周设计的宣传品


一部电影的结构,有开场、发展、高潮、结局和花絮,人生也是如此。

1973年6月1日,59岁的池宁因病离开了人世。

这是池宁一生的结尾吗?

我想并非如此。

著名电影美术家吕志昌在一次访谈中说到:“北京电影制片厂原有一位很有名的美术师叫池宁,他是南方人,对南方生活很熟悉,他拍的几部片子都是江南的,他的成功来源于他深厚的生活基础。”

一个人是否画下句号不在于他的生命长短,而在于他在有生之年所创造的价值,以及这份价值比肩记忆的时间。

关于池宁的记忆,往前已深深地镌刻于中国电影的丰碑上,往后则是他的儿子池小宁子承父业的延续。

池小宁何人?

这是一位曾为张艺谋的《菊豆》《秋菊打官司》以及大奖专业户《雍正王朝》担任摄影师、并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摄影奖的电影人。

他的故事,我们下期细说。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0-6-3 20:27 , Processed in 0.082784 second(s), 3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