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楼主: enloy83

[名人] 池氏名人传承录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4 20:52: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nloy83 于 2021-7-30 23:43 编辑

                           与池仪伯别驾
                             澹归和尚
初闻擢知厓州,意殊未谢侍僧归得手教,始知其实,复为叹息,州虽五品大夫,然其体与县令等,此任在他人为升,在吾兄不可谓非屈也,但借此脱去韶阳未为不可耳,偶成辟地说一篇,不敢称贺,此意亦惟吾两人自喻,不足为泛泛者道也。相别颇远,未知何时更见,欲扁舟奉送,贱体极不佳,亦恐重费酬应,辄遣门人代致区区,想不为讶,发下书院帖,领到令会龙院主常加照管,当不致委之草莽,尚恐郡邑诸公有异议者,须从容料理以成雅意也。


                                  辟地说

        闻诸仲尼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故曰作者七人矣有辟色辟言而不必辟地者有辟地而不待辟色辟言者若夫辟色辟言而必至于辟地则宦海为多几有迟速之殊遇有隐显之别势有夷险之分则先择后辟先辟后择其事亦有所不可已也岁丁巳春或传通府池公量移海南知崖州者予未之信谓公有贤声久需次且奉加级例不应平转未几僧从郡城归具言公治行有日予曰此非迁官盖辟地也公判韶余十年洁修慈令得士民欢心一摄仁化再摄乐昌诵德弥甚然孤立行一意所阅僚友皆落落寡合其庭可罗雀也公亦有廉吏可为而不可为之叹度无以通要路结殷勤取殊擢即不复以属府为卑渡海为远岂其有所择而为之辟可辟之涂以待辟者之自择古或见广今为见狭以言则鲜正谊之谋以色则鲜善气之养以地则鲜乐土之卜先择后辟先辟后泽皆不能辞远而讳卑其当大易干之上九耶夫贵而无位即以无位为贵高而无民即以无民为高贤人在下位而无辅即以无辅为贤动而有悔亦即以有悔为动盖干动而之夬也夬决也刚决柔也刚不可长化而为柔以听刚之决己亦乘其决而去之是故飜然遐举以示神龙之变化亢其位也悔其时也动其用也用所以善吾亢也而或以有悔为忌动为尤岂非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者耶夫干龙德也六爻之动龙德之用也德莫大乎用用莫大乎柔首者诸阳之会而刚之极也用九者每变而之柔柔不见刚龙不见首然则动而有悔其柔之至深用之至密者耶是行也公不以属府为卑渡海为远先择后辟先辟后择事无定而定于事之不可已不妨遮辟地之实而表迁官之名即辟世之道思过半矣予乃遮迁官之名而表辟地之实其犹有亢之相动与悔之见也夫



寿池仪伯别驾二十二韵

一念从缘起,千秋即此生。
鹤毛随梦出,龙种踏空行。
试笔惊题鶠,衔杯欲跨鲸。
监州休自苦,隐几得余清。
藻镜开双阙,朱丝发九成。
泐岩飞旧雨,锦水泛新晴。
暖挟三冬日,凉分六月冰。
讴歌腾蔀屋,姓字勒瑶京。
雀噪晨衙静,花飜午榻轻。
囊空归故我,齿冷画前程。
有井怜虚渫,无家羡耦耕。
不须增感慨,祗觉减将迎。
抖擞何年毳,摩娑几尺藤。
烟霞砭俗病,松竹对深情。
却忆悬弧矢,谁当洗甲兵。
鲲鬐缠积草,乌足系长缨。
未许沈西陆,相期奋北溟。
春风围玉树,秋露酌金茎。
公望还书带,王言入鼎铭。
尚能资白业,岂必饭青精。
宝网重重现,莲台朵朵擎。
同条无异曲,天乐满虞城。

                池仪伯重游丹霞

僻地休传鼓角动,深情会入松风梦。
使君乘兴更登临,一丘一壑真天纵。
当年未上海山门,绝顶烟光意独存。
及此摩空疑有翅,繇来选石信无根。
自鸣孤掌还倾耳,不发长歌亦断魂。
老我随肩虚楖木,凭公高步陟昆仑,
钵中一筯新挑菜,饱人不爱饥人爱。
试将公事问闲鸥,忙煞何尝不自在。
霜清水落掩柴关,失郄街头穷布袋。
金山不拟放扁舟,三到亭中应别赛。
离思簇起玉台西,迭迭山连曲曲溪。
盖出暮云三百丈,双眉莫辨阿谁低。

《徧行堂集》
《徧行堂集》是澹归和尚(1614-1680)所作的诗文集。禅师世寿六十有七,僧腊二十有九,所收诗文,大约起于清顺治九年即明永历六年,迄于康熙十九年作者逝世,实乃禅师佛门生涯的完整记录

康熙年间重修得《曹溪通志》,修订者中有一位同安池氏,名池凤翼,字仪伯,时任广东韶州府通判(今广东韶关)。

《曹溪通志》是南华寺寺志,六祖惠能在南华寺创立了禅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惠能《菩提偈》
Screenshot_20210730_231726.jpg
Screenshot_20210730_231506.jpg
Screenshot_20210730_231633.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5 09:55: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nloy83 于 2021-7-31 12:25 编辑

政和东平池氏记载:
人物:池觉应
年代:元大德庚子年(1300年)
地点:政和东平里奖山
事件:为慧空和尚在奖山建庵(疑是奖山寺)
出处:福州府志乾隆本 > 卷之七十一 释老


慧空:奖山寺僧,古田人,姓苏。母林氏,祷于真济显祐刘神君祠,夜梦神愿为子,十年后归宗。已而有孕,生名神乞,能言,即喜诵佛号。父母丧,寓瓯宁,为刘氏养子,正符十年,归宗之梦。后受戒于即心堂,闻建阳有海珠和尚,往参之。尝于建阳募刻《法华经》。大德庚子,至政和东平里,与池觉应言奖山之胜,且曰:“此真济显祐刘神君示现处也。”即悟夙因,曰:“吾当返本还元于此山也。”觉应为立庵,一日入定,为大众说偈三首毕,即示寂。俄而雷雨大作,自出三昧火,茶毗真身。《古田县志》

福州府志乾隆本 > 卷之七十一 释老
Screenshot_20210731_120746.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5 09:58: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nloy83 于 2021-7-31 12:22 编辑

池福观:至正元年辛巳乡试,古田人(1341年)。《八闽通志》
Screenshot_20210731_12085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5 09:59: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守备池佐清革职原委:

戊申,又谕、董教增奏、偷运米石、被揭潜逃之署守备、请革去世职严拏究办一摺。池佐清于署守备任内。违禁偷带米石出洋。迨经委员摘取钤记。复敢负罪潜逃。玩法已极。池佐清著先行革去云骑尉世职。迅速严拏务获究办。其该管镇将既查知池佐清偷带米石。委员摘取钤记。乃不严行管押。延至两旬。任其逃匿。非寻常疏纵可比。无庸交部严议。代理黄岩镇事中营游击陈琴、右营游击张君昌、俱著即革职。交该督严审。如讯有知情同谋情事。即行按例治罪。  
《清实录嘉庆朝实录》

官犯陈琴存留养亲案:

都察院咨:发遣新疆效力赎罪官犯陈琴,亲老丁单,是否与留养之例相符一案。职等检查原案,缘该官犯陈琴系嘉庆元年投诚洋盗,由把总历升浙江黄岩镇总兵。嗣因缉捕怠玩,降为把总,复递升黄岩中营游击护理总兵印务。嘉庆二十四年五月间该营因号船渗漏,陈琴派委署黄岩右营守备、已革云骑尉池佐清驾厂交修,池佐清闻鄞县米价昂贵,起意(藉)〔借〕差带米贩卖获利,尚未出洋,经陈琴查知,并不即时摘取。该署守备钤记委员看守,迟至数日,因恐迟延受驳,始倒填日期,申发揭文,复任听池佐清辗转央求,徇情追回揭文,欲行消弭。及延至旬日,因闻县丞王宗譔欲将民人柯泳聚等偷运麦石之案禀办,陈琴虑及牵连,始详揭查办。又未将案内许贿行求之方光茂等一并详办,经该督审明具奏,将官犯陈琴革职,拟发新疆效力赎罪。声明事犯在嘉庆二十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恩诏以前,系官犯,恭候钦定。经本部照议核覆具奏。奉旨:陈琴着不准援免,发往新疆效力赎罪等因。钦此。于本年十月初五日奏结在案。兹准都察院以该官犯陈琴亲老丁单,是否与留养之例相符,移咨到部。查职官犯罪,例无准予留养,亦无不准留养明文。检查嘉庆十七年九月福建省奏已革游击丁寿禄带兵配坐商船,赴台运谷,在洋被盗围劫,以致伤失谷船兵丁,又捏词禀报。该省将该官犯依例拟军,声明伊父阵亡,该革员系孀妇独子,听候部议等因。经本部以职官犯罪,例无留养明文,惟犯父既系阵亡,殁于王事,伊母孀守多年,年逾七十,家无次丁,可否准予留养之处声明,恭候钦定。奉旨:依议。钦此。将该官犯准予留养在案。又,二十三年九月安徽省咨已革典史朱衍庆因失察,绞犯越狱拟徒,该革员系孀妇独子,准其留养,亦经咨结在案。是职官犯罪,例无留养明文。必须核其所犯情节,实有可原,始酌量准予留养。今该官犯陈琴,系洋盗投诚,蒙恩免罪录用,官至总兵。嗣因缉捕怠玩,降为把总,复递升游击,护理总兵印务,自当倍知感奋,力图报效。乃不自愧勉,犹复错谬因循,实属辜恩负职,较之丁寿禄等二案情节为重,自难准予留养,应抄录原犯案情片覆。
《刑案汇览三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5 20:3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池亨会谋逆案受牵连的池家郎:

谕本日三法司奏、核拟逆犯朱阿姜、池亨会、案内律应缘坐之朱阿耀等、照律拟斩立决一摺。向来办理逆案。遇有正犯兄弟子侄。经法司按律定以斩决。而朕每格外施仁。改为应斩监候。迨届期秋审时。列入情实。亦均免其予勾。盖此等颛愚无识。不忍因逆犯牵连。概置之重辟也。今朱阿姜。池亨会。二犯。竟敢结党纠盟。描刻符印。制造军器。潜图起事。并乘夜杀死捕役多人。是直欲谋为不轨。罪大恶极。更非寻常悖逆者可比。则其反叛遗孽。亦断不可留。所有朱阿姜之子朱阿耀、池亨会之子池阿真、池阿婆、俱著照律即行处斩。其池亨会之子池阿象、虽经自幼出继。但究系逆种。且又安知非发觉后。捏报继出。以图幸免于法。亦难宽贷。池阿象。并著即处斩。至池亨会之弟池阿爵、池阿蔼、仍从宽改为应斩监候。秋后处决。余依议行。并将此通谕中外。咸知前此办理各案。量其情稍可悯者。俱推广罪人不孥之意。免其骈首就戮。若此案情罪重大。逆犯嫡属。除恶务尽。本由自取。俾乡曲愚顽。各自知怀刑畏法。为光天化日良民。毋犯重辟  

 《 清实录乾隆朝实录 》> 卷之八百七十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5 20:33: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匀池氏:池连進,监生从军,顺治∽康熙年间。

澂江府通叛員缺,有澂江偽通判高士魁,投誠信郡王,乃委澂江管事。本官已報丁艱去任,職查有征南將軍效用官池連進,貴州都勻府人,由監生,廣西大兵進征,領路效勞,職會選委用,今擬本官補管前缺。

台湾文献丛刊261 洪承畴章奏文册汇辑 > 洪承疇章奏文冊彙輯二

澄江府,明洪武十五年(1382年)改澄江路置,治河阳县(今云南澄江县)。辖境约当今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和澄江、江川二县地。属云南省。清因袭之,1913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6 22:45: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nloy83 于 2021-8-5 18:20 编辑

                                  南轩记

                                  苏伯衡

        池生莘仲得南轩先生张宣公所遗端石方砚,砚背刻铭文凡三十二字及"南轩"二字,铭公所自著,字亦公亲笔云。莘仲视之不啻如弘璧大玉也,治特室以居之,以为南轩公之自号斯室居公之砚。其砚所居,表以其号,礼亦宜之,故名之曰"南轩",且请於余曰:"愿有記"。惟公生宰相家,而奋以古圣贤自期,严义利之辨而卓然有见於大本,迄能任夫道统之重。其参赞督府巳倾一时,及魏公丧甫葬,抗论和议之非,遂受知孝庙、郎省、讲筵,更任迭处。五握州符,三持使节,其刚大之气、謇諤之风、宏远之略、岂弟之政、修攘之术,出处之际皆非当时君子之所及。虽年未五十,天遽夺之,而有公辅之望,可谓名世者矣。后公而生者慕公之为人,愿一见之,有不可得之慨。闻其风声且犹敛衽,况得见其遗物。若砚焉者号名具在,气泽斯存,岂不犹亲见之乎。不知宝之爱之尊之貴之,此尚德之心也,而岂文房之宝之谓歟!一砚之微,长不满尺、厚不盈寸,而莘仲居之以特室,表之以其号,乌可谓过也哉。盖公之所以不朽者,不系砚之存亡,而公之贤则砚之轻重系焉。夫其人贤矣,其一物之遗,后人宝爱尊贵之至于此也,然则人固可以不贤哉,于戏!公精微之蕴,见於其书,而施及於今者,岂直砚之比乎,则夫以宝砚者宝其书,夙夜勉焉,是讲是习是蹈,以晞夫公之贤,乌乎可巳耶。如是则莘仲诚哉尚德者矣,而凡登其轩,公之砚者,其不特有所慕,其亦思所勉也夫。

《蘇平仲文集》明·蘇伯衡

苏伯衡(约公元1360年前后在世)字平仲,金华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元惠宗至正二十年前后在世。博洽群籍,为古文有声。苏辙九世孙,苏友龙三子。元末,贡于乡。明太祖辟礼贤馆,伯衡亦被延致。擢翰林编修,乞省亲归。学士宋濂致仕,荐伯衡自代;称他“文词蔚赡有法,殆非虚美。”复以疾辞。后聘主会试,为处州教授,坐笺表误下吏死。

张栻(1133年9月15日——1180年3月22日)字敬夫,后避讳改字钦夫,又字乐斋,号南轩,学者称南轩先生,谥曰宣,后世又称张宣公。南宋汉州绵竹(今四川绵竹市)人,右相张浚之子。南宋初期学者、教育家。南宋理宗淳祐初年(1241年)从祀孔庙,后与李宽、韩愈、李士真、周敦颐、朱熹、黄干同祀石鼓书院七贤祠,世称石鼓七贤

Screenshot_20210805_181003.jpg
Screenshot_20210805_181048.jpg
Screenshot_20210805_181202.jpg
Screenshot_20210805_181127.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6 22:50: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柳溪渔隐记

  白下之西柳溪之上有隐君子曰杨子良氏,托于渔以寓隐焉,于是毗陵池海玄为图之,同里海桑道人为记之曰:古今之渔皆寓也,昔太公渔于周,一渔而得玉璜;子陵渔于汉,一渔而得客星。玉琪以佐文王造宗周,客星以相光武表一代名节。其为汉隐也大矣,然其初皆寓于隐也,寓于隐而不滞于隐,斯达士之高士致而庸众人所望洋而叹恍然以惊者也,今子良氏之渔将取玉琪乎,鼎彛旗常之勋非大贤名世者孰能为,将取容星乎绝人□世之事又君子中道者,不屑为子良氏之渔,直渔于江湖之涯勃澥之岛耳,直渔于风月山川,以相宾主蛟龙冈蒙以相娱戏耳,贺知章之酒船日相往还,陆龟蒙之笔床钓具旡不自随,张志和之青蒻绿蓑桓圭衮裳不与易也,此真隐也,虽有玉璜数十事,曾不足以劳目崨而申申焉,屈伸脚于蓬底,客星亦终古安敢动邪,是故五岭之南一渔也,两淮之间亦一渔也,北乎卢沟之文又一渔也,将旡所不渔何渔非乐,题曰:柳溪渔隐夫,孰谓非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6 22:52: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養思堂記
                             彭韶(明)
一樂難遇悲喜相半,君子其何以為心哉。惟各致所際而已,蓋父母之恩昊天罔極,而人子欲養之心亦與之無極,不幸有一不逮則孺慕之情,力致之勤未嘗敢一日而忘,予是以於養思之堂有感也。堂為黄岩池生大有所作,生之尊翁某甫、母某孺人,同産四人,大某、大某、大謨、一生也,其季之生適某甫之沒之嵗,於今十有五年矣,生兄弟事母也致甘㫖之奉、備水陸之有於其邑。慨乃翁之不復作,凄然有風木之悲,於是以養思名其堂,所以寓存沒也,生比嵗來蜀省外父憲使高公,子得而識之,既而將歸,求記其所,謂養思堂者,予與之言曰:惡乎為思惟若考故先民有言大孝終慕豈其儼若端坐如塑山下有風幹父之蠱善思令名惡懼怨惡菑而播穫庻其終畝麥舟舉䘮瀧岡表墓世濟其美有譽千古惡乎為養惟母之將脩瀡甘㫖起居高堂豈其口體志以為良新婦孝敬崔門用昌酒如成癖蔡母以傷養志其樂徳音孔揚否則列鼎人也弗臧不見負米於今有光。生避席曰:敬聞命矣,庻免其為彌文乎,請書諸簡,是為記。

彭惠安集 巻三   明 彭韶 撰

彭韶,字凤仪,莆田人。天顺元年进士。成化,为郎中。逝世后赠太子少保。


高瑛:书法名家、四川等处提刑按察、黄岩进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305

帖子

1585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1585
 楼主| 发表于 2021-7-18 16:05: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池心宇道友题画
                            鼓山為霖和尚
  澄公笔底溪山。心老胸中丘壑。两人蓦札相逢。不觉一时呈露。古松偃蹇。崖石嵯峨。木桥流水自纵横。茅舍竹篱尽疏旷。亭下对坐晤语者。余与心老。共话无生也。有客扶杖度桥而来者。不知为谁。观其意欲寻余二人共商底事。盖有道之士也。远峰之外。更有洞天。澄公笔写不出。心老想所不到。余亦嗒然忘言矣。

                              池心宇道友赞
                               鼓山為霖和尚
  这个老子。须发皤然。直心直行。念念福缘。买田膳僧。烧瓦盖殿。修忏三年。太平立见。如此数者。人所难行。公凭愿力。谈笑而成。我知此公。是福德聚。广接有缘。同趣觉路。

池心宇道友传余陋质自执拄杖侍立于傍敬赞数语
                            鼓山為霖和尚
  盘陀石上。一笑微微。惟此侍者。默契当机。父少子老。举世不信。尔我自知。定于天性。菩提种子。深植觉场。生生世世。同作津梁。
                                  (一)
池心宇道友募众。修礼大悲忏法。请上堂。今日福城有一大心凡夫池心宇。为闽中连年兵戈弗息。诸难竞起。生灵涂炭。触目悲酸。乃特倡缘募众。于鼓山请诸禅德。修礼大悲忏法。盖欲哀感观世音菩萨慈悲愿力。保持世界。覆护众生。共跻升平。同资仁寿。即此一念与观世音大慈悲心。一体同观。无二无别。如天普盖。似地普擎。一切众生。尽在其中。承其庥荫。受其度脱。须知此心不独心宇有之。一切众生悉皆具足。祇为封于我执。缠于爱见。故不能扩充耳。若使人人就心宇一念中扩充去。即是观世音菩萨全体出现。与大地众生。慈心相向。慈眼相视。在在处处。启慈悲门。弘慈悲化。自然天下太平。民康物阜。一人高拱。无为万邦。咸资至泽。匪有假于他术。乃自心之常分尔。虽然如是。犹是功勋边事。更须知有当人尊贵一路始得。且如何是尊贵一路。当阳突出无人识。笑倒南无观世音。
                                    (二)
  池心宇道友。募众修第二坛大悲忏法。请上堂。僧问。如何是大悲心。师云。分明流出。进云。观音菩萨来也。师云。向汝道什么。进云。伏惟万福。师云。归位着。师乃云。观世音菩萨一片大悲心。现出千手眼。在娑婆险恶道中。施大无畏。与大安乐。而众生不知。由不知故。菩萨之悲心愈重。或现蚌蛤中。或现牛胆里。或作马郎妇。或作志公身。种种方便。处处接引。无奈众生之痴迷犹甚。乃于自心中。自相吴越。自动干戈。带累无限平人。堕坑落堑。其苦有不可胜言者。福城池心宇道友。触目兴感。起同体之悲。发愿募众。修礼大悲忏法三年。普为大地人忏愆请福。祈致升平。正打着观音老人痛处。今当第二期。择吉告始。特设斋。请山僧升座。举扬此一段因缘。也要大家同知此事。同发此心。同修此行。同证此法。大众还知心宇这一念落处么。天高群象正。海阔百川朝。
                                   (三)
福城方陳林諸護法。同池心宇道友。率四眾為師祝壽設齋。請上堂。今日乃山僧五十母難之辰。伏承。眾護法檀越。師僧道友。各齎香雲花雲。音樂雲言辭雲。種種妙供。而來供養。須知這一鋪功德。不是錦上鋪花。亦非冷竈放火。葢欲令人人知有未入父母胞胎以前一著子。只如這一著子。還有歲月也無。還有壽量也無。還有長短也無。那箇既無。這箇不可是有。這箇那箇。是一是二。還定當得出麼。豈不見。昔日晏國師。問孚上座云。父母未生時。鼻孔在什麼處。孚云。老兄先道。國師云。如今生也。在什麼處。孚不肯。國師乃問孚。作麼生。孚但搖扇。國師乃打孚一拳。大眾。國師行拳。與孚上座搖扇。相去多少。須知二大老。一人搖頭。一人擺尾。無影樹上鬥春花。石鏡臺前辨妍醜。有人向這裏會去。即午請喫齋。若也不會。即午亦請喫齋。何故如此。大家有分。
                                    (四)
池心宇道友。為祈昇平。募眾修大悲懺。三年期滿。設齋請上堂。僧問。聲色叢中。一乘宗教。如何施設。師竪起拂子。進云。這箇即聲色。離聲色又作麼生。師又竪起拂子。進云。恁麼則終無二體也。師云。一任分別。進云。觀音菩薩來。和尚向甚處。與他相見。師云。背後是什麼。進云。這箇是學人底。和尚見底。又作麼生。師云。且喜闍黎到這裏。進云。更有箇覔不得底罪。和尚如何為學人懺却。師云。元來不曾到這裏。進云。恁麼則皮膚脫落去也。師云。也好箇消息。僧禮拜云。大家證明。師云。狼藉不少。乃云。人人安穩。國土本無三災及與八難。只因日用不知。向外馳逐。遂於無災難中。妄為災難所迫逼。觀世音老婆心切。處處捄護。特拈出曠劫所得無上秘密之法。謂之廣大圓滿無閡大悲心陀羅尼。令諸有緣聞名持誦。出諸難地。達於安穩。故娑婆世界。號之為具大慈悲者。又謂之為施無畏者。池心宇道友。善根宿植。福果圓成。體觀音之慈悲。憫羣生之荼毒。倡緣募眾。依法修持。期滿三年。福茲率土。果見四海澄渟。五穀豐稔。國泰家寧。民康物阜。這一鋪功德。可謂克始克終。盡善盡美了也。正與麼時。還有直達安穩國土者麼。良久云。常在於其中。經行及坐臥。珍重。
                                  (五)
起大悲懺。弟子楊太明池太長請上堂。觀音手眼通身是。救護群生願力深。一卷陀羅無閡力。聲聲流出大悲心。所以向刀山。則刀山自折。向火湯則火湯自竭。向地獄則地獄自滅。向餓鬼則餓鬼自飽。向脩羅則惡心調伏。向畜生則自得智慧。眾生日用起四趣煩惱。造四趣惡業。受四趣苦果。但能一念至心。稱名持呪。觀世音即時現前。當處解脫。況風聲鳥語。皆演陀羅尼音。山色江光。盡顯慈悲妙相。只如今日。屴崱峯頭。王侯共會。緇素同心。修禮大悲懺法。普為天下。祈致昇平。發菩提心。植成佛種。正當恁麼時。且道。觀世音在什麼處。拈拄杖卓一卓云。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處聞聲始得知。又卓一卓。下座。
                                   (六)
大悲懺圓滿。弟子池太長楊太明請上堂。僧問。法身無為。不墮諸數。因甚大悲菩薩。現千手眼。師云。何曾有一箇。進云。恁麼則金殿重重顯至尊。師云。不是這箇道理。進云。爭奈人人本具。師云。如何是你千手眼。僧以手作擎日月勢。師云。猶少一箇在。僧便喝。師云。好與拄杖。師乃云。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觀世音以無緣慈。於眾生心中。放光說呪。眾生以大願力。於菩薩心中。禮拜供養。如空合空。似水投水。廣大如法界。究竟如虗空。盡未來際。無有間斷。只如今日一期佛事云週。因齋慶讚一句。作麼生。弓矟已掛狼烟息。萬里謳歌道太平。復舉麻谷問臨濟。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濟搊住云。大悲千手眼。作麼生是正眼。速道速道。谷拽濟下禪床却坐。濟問訊云。不審。谷擬議。濟拽谷下禪床却坐。谷便出去。師云。二尊宿各用手眼逞神通。絲來線去。只用得九百九十九眼。若是正眼。未曾夢見。且道畢竟如何是正眼。起立良久云。君不見。便下座。

                 新造大悲香像成修懺慶贊疏

  皇清御宇。天下歸仁。獨閩海未寧。風鶴時警。金戈鐵馬。王師苦辛。血海屍山。生靈塗炭。道霈與善人池大長。觸目興懷。乃同發願募眾。修禮大悲懺法三年。蓋欲哀感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碍大悲之心。為大地蒼生。懺悔罪障。祈致昇平。壬癸甲三春。從事以來。果見海波漸息。山霧潛消。風雨順時。太平有象。無不人人懽忭踴躍。由是復募眾。以旃檀香。雕刻菩薩寶像一軀。安奉法堂。永充供養功德。既竣。復有修懺慶贊之舉。第所費不資。亦賴眾緣。惟願有力大人達官長者。幸為留意。蓋大福德事。須待大福德人。即一香一花。一瞻一禮。但自正信中流出者。莫非與觀世音無碍大悲之心。同體無二。登斯民于覺地。贊皇圖于永年。功有所歸。事不唐設。謹疏。

鼓山為霖和尚

《續藏經 為霖道霈禪師餐香錄》
自序:康熙六年臘月十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1-9-23 23:52 , Processed in 0.12826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