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13|回复: 0

[艺文] 李启宇:周凯和他的侨园

[复制链接]

517

主题

1371

帖子

357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575
发表于 2019-11-10 11: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凯和他的侨园
李启宇
  周凯,字仲礼,一字芸皋,浙江富阳(今杭州富阳市)人。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历任国使馆编修、襄阳府知府、汉黄德道道员等职,清道光十年(1830年)十一月至十六年八月(1836年)任福建兴泉永道道台。
    道是省级政府派出的派出机构,负责分管一片区域或某个行业如河道、茶道、盐道。兴泉永道管辖范围为兴化府、泉州府和永春州。从清雍正五年(1727年)兴泉永道道署移驻厦门到清道光十年,近百年间到任的道台多达六七十位,周凯是其中少有的几个佼佼者之一。周凯在厦门政绩多多:为义仓购置埭田以保障民生、重修学院以振兴教育、倡导古文以改革文风、编修方志以保存文脉,以及清剿盗匪、治理械斗等方面的作为,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但最使我感动的,是他在构建侨园时所体现出来的心灵世界。
    清道光十一年(1831年)夏天,一场暴雨将兴泉永道道署左后侧的围墙冲垮,因为雨天而没有外出公干的周凯到现场视察时发现了与道署仅有一墙之隔的一座小山。周凯一时兴起,找了个识路的随从带路,信步登上山顶。山不甚高,但放眼眺望,仍令人美不胜收:东面阳台山近在眼前,洪济山遥遥相望;南面的鸿山似乎仅有咫尺之遥,南太姥山则隔海呼应;西面有麒麟山、芙蓉山、凤凰山排列拱卫;北面的海天尽处则有小文圃山、天马山、美人山驻足相望。山脚下东南方有一池绿水,远处则是筼筜港的碧波。山顶不很宽阔,但有众多奇石。其中一块造型奇特,酷似魁星,民间称为魁星石,山名因此也叫魁星山,原名岐山反倒少有人知。
    遥想当年周凯在魁星山流连忘返的情态,我心中不禁萌生一丝怜悯之情。好一个可怜的道台大人。魁星山紧挨着道署,这个到任已经两个年头的周凯对这一奇佳风景竟然一无所知!看他的年谱和地方志的记载,也就不难理解了。周凯任兴泉永道期间,除了厦门岛的事务之外,或到所辖府县办案,或赴灾区抚恤赈灾,或到山区擒拿山贼,或至海岛捉捕海盗。他赈灾最远的曾到达澎湖,甚至一度漂洋过海,到台湾代理台湾道道台,平定多起叛乱。除了繁忙的政务,他还要拨出时间看书、作文、赋诗、绘画,还要和文友、生员们商榷琢磨。这样的周凯,难怪会被一堵高墙挡住近在咫尺的魁星山了。
    好在一场暴雨冲走了周凯和魁星山之间的藩篱。周凯当即规划在魁星山建造一座园林:山的最高处造一座亭子,名为观海亭;山顶的平地搭一间斋堂,名为向日轩;在竹丛边上建一处台,名为幽篁曲榭;在山脚水池边修三间堂屋,名为延青伋白之堂;在魁星石的对面,还要建一间书堂,名为对石轩。最使我感动的是:魁星石之下有一块较为平整的巨石,周凯将这块石头命名为肺石。肺者,肺腑之意也。周凯说:民有冤屈可“登此呼冤”。
读书至此,不禁拍案叫绝:大哉周凯!园林为中国建筑传统瑰宝,古往今来,已建或在建、尚存或未存之大大小小、知名和不知名的园林可以说是不计其数,有哪一座园林在设计时像周凯一样为“呼冤”的百姓留下一席之地?单凭这一点,周凯构建的这座园林就足以和它的设计者一起成为永恒的历史。
应该说,设置“肺石”供百姓“登此呼冤”并非周凯一时心血来潮,临时起意。关注民生、关注教育、关注民瘼一向是周凯施政的重点。他到厦门不久,就发现讼师、闯棍、衙役成为厦门岛内百姓三大祸害。许多讼师不懂律例,不计后果,颠倒黑白,变乱是非,民间有“不怕官怕讼师”之语;闯棍即无赖恶少,结成伙党,到处惹事生非,甚至打家劫舍;衙役欺瞒长官,欺凌百姓,往往利用岛民害怕到同安县涉讼的心理,假借办案,罗织罪名,进行讹诈。讼师、闯棍、衙役甚至三者合谋,窥探富人隐私,编造案件,从中敲诈勒索,择肥而噬。周凯上任不久,就曾结合办案惩治不良讼师,曾在蕹菜河取缔不法衙役所开设的“间仔”即非法办事机构,还曾在万石岩破获闯棍团伙“二十九猛”。周凯知道,要彻底清除厦门岛内三害,并非一朝一夕的功夫,“肺石”的设置,应该是他治理三害的措施之一。
园林设计基本完成,周凯才想起自己还不是这座山的山主,便询问一旁的随从:这座山可以买下来吗?随从告诉他:山是公山。但里头有彭、池、陈三姓的茔墓,前任李道台开价一千两银子未能买下。
周凯一听说一千两银子未能买下,笑着说:不能买下这座山来建造园林,总不能不让我上山游览吧?
说起银子,周凯的状况确实是不容乐观的。在到厦门赴任的前两年,当了四年襄阳知府、汉黄德道道台的周凯从黄州回富阳葬母,竟然连雇船的钱也付不起,走了一百多里路后,他的学生们看不过去,用凑份子钱的办法帮他筹集一笔船租,才得以改走水路。到家后还是向人借钱,才买了墓地、棺椁,将母亲安葬。旧时民谚称:“十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照理说,当官当到周凯这样的份上,手下管着两个知府、一个知州和十几个知县,厦门又是闽海关所在地,一年的关税收入就超过福建全省粮赋收入,官囊似乎不应该如此羞涩。实际上,只要周凯愿意,也不是筹不到钱。他在厦门岛北边海滨修堤保护义仓埭田,就花去八千多两银子,在厦门城东重修玉屏书院,所筹资金也不下五六千两银子。如果周凯发出倡议,在魁星山建造一座园林,相信呼应者必不在少数。但周凯不愿意这样做。其中原因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周凯说:我看到这座山而从心底里喜爱它,自有其内在原因,并不在于山上有没有亭轩堂榭。亭轩堂榭也是虚幻的东西。世上凭借建造园林自娱自乐的人,刚刚经营个样子园林就改属他人了,何况为官好像住旅馆一样。假如我买下这座山建造亭轩堂榭,可乐之处是在亭轩堂榭,还是在山呢?实际上,我的乐趣在于内心的寄托。内心快乐则快乐。偶尔登山游览时如果觉得应该有亭轩堂榭更符合我意,就当有亭轩堂榭去感受它,如果觉得亭轩堂榭的设置不合我意,就用我的意愿去改变它,山与我的变化是无穷的。我构建的园林实际上就是我的假想、我的寄托、我的寓意。因此,这山虽然不属于我所有,我意中的园林未必不属于我。
饱学的周凯引用古文字训诂的专著《玉篇》的释义说:侨,亦作乔,假也、寄也、寓也。因此,我把我意中的这座园林命名为侨园。
我佩服周凯的精神境界。不沉溺于物欲,而是汲汲于精神。有足够大的心脏,能将一座园林视若无物,把玩于有无之中。但我确实替周凯感到惋惜。我觉得像周凯这样勤勉有为的人,着实需要有一座漂亮的园林供他在繁忙的政务之余歇息、思考。虽然拥有一座园林超出了周凯个人财力许可的范围,但他完全可以跳出个人的立场来建造这座园林。就像前人募资兴建虎溪岩、醉仙岩等名胜,他可以用建造文人士子雅集之处、市民百姓游览场所的名义出面集资,银子一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我想即便有人提出这个建议,也不一定会被采纳。也许周凯觉得他治下的厦门岛虽然是个富庶之邦,但还未阔绰到可以花上一大笔银子来建造一座仅供游览休憩的园林。也许根本没有人敢向周凯提出这样的建议,因为这种假公济私的做法肯定会遭到周凯的痛斥的。
尽管周凯构建的侨园并没有成为现实,但周凯还是为自己心中这座园林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侨园记》,收在他所著文集《内自讼斋文钞》中。这篇不到七百个字的短文体现出来的性灵之通达、志趣之脱俗、精神之清飏,足以使人顿悟人生。
厦门自古以来园林名胜无数。榕林别墅以广袤壮阔著称,菽庄花园以藏山借海称奇,海天堂构以恢宏富丽名世,但在我的心中,世界上最漂亮的园林,当属周凯的侨园。
(载《厦门文艺》2014年第2期)

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志而好学,如炳烛之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19-11-19 18:30 , Processed in 0.16673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