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472|回复: 0

[史料] 《厦门志》卷二

[复制链接]

3112

主题

6844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2142
发表于 2019-9-30 22: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域略

厦门自宋以上,无可考。幅员虽小,而形势险要、山川雄峻。前明屡被兵燹,为倭奴、伪郑所觊觎。自康熙十九年奠定后,人民蕃庶,土地开辟,市廛殷阜,四方货物辐凑,骎骎乎可比一大都会矣。凡一岛之事,皆备载焉。曰分域略。

沿革

形势

山川(寺观、古迹、石刻附)

都图

街市

塘埭

津澳

铺递

城寨

官署

书院

仓廒

祠庙

坊表

坟墓

沿革

宋为嘉禾屿,属泉州府同安县。宋名嘉禾里,以产嘉禾得名(「鹭江志」:『宋太平兴国时,产嘉禾,一茎数穗。故名』);统绥德乡二十一都(统图二)、二十二都(统图二)、二十三都(统图二)、二十四都(统图二)。离县城六十里,水程七十里。在县南海中,广袤五十里(「同安县志」)。

元因之,立千户所。

明为中左所。洪武元年,定自京师至郡、县,皆立卫、所。是年,汤和克福州,闽地悉平。泉州置卫指挥使,领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隶福建都指挥使司。二十年,江夏侯周德兴经略福建,抽三丁之一为沿海戍兵防倭,置卫、所当要害处。城水澳,为永宁卫,领左、右、中、前、后五千户所,又复设守御千户所;城厦门,移永宁卫中、左二所兵戍守,为中左所,设守御千户所。亦隶福建都指挥使(「府志」)。

按明「会典」:一卫五所,共船五十只;一所十船,一船旗军一百名。船有亏折,有司补造;损者,军自修理。中左所应有额设兵船十只,「府志」仅载水寨游兵船额,而于卫、所未详;补以备考。

国朝曰厦门。

按明江厦侯周德兴城厦门为中左所,「厦门」二字始见;则前已称厦门矣。景泰间,徙浯屿水寨于厦门,仍其寨名,间称浯屿寨;嗣后,但称中左所。至国朝平定两岛,乃名厦门。「读史纪要」作夏门,一名鹭屿;「同安县志」:『厦门一名鹭门』;「鹭江志」作鹭江。二字之义,未知所本。

顺治十八年,迁沿海居民,以垣为界,三十里外悉墟其地;复为郑氏所据。康熙二年,提督马得功复之,总督李率泰令弃其地(「同安县志」)。

康熙二年,诏舟师会剿金门、厦门。十月,大军克厦门。谕如顺治十八年例,迁界守边,厦门遂墟(「武功纪盛」)。

康熙十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提督万正色克复厦门,疏留总兵官杨嘉瑞镇之。二十二年,靖海将军施琅挂侯印,驻扎厦门。嗣是水师提督开府于此,移驻石浔巡检司。二十五年,以泉州府同知分防厦门。雍正五年,又以兴泉永道驻焉(「同安县志」)。

形势

大屿盘礡,近帖内地;蕴之以篔筜、辅之以鼓浪,高居堂奥,雄视漳、泉,中左之镇城也(「同安县志」)。

中左者,同安之外户;鼓浪者,中左之辅车,安危共之(蔡献臣「清白堂稿」)。

泉视同为唇齿,同视鹭为咽喉。同安最冲者中左,次冲者石浔(池显方「晃岩集」)。

金为泉郡之下臂,厦为漳郡之咽喉(「海国闻见录」)。

同安三面距海,金、厦尤为险要,门户之防也(「方舆纪要」)。

厦门四面皆海,西接宝珠、高埔,东联烈屿、金门;太武当其南、■〈氵丙〉州横于北;西南界海澄、龙溪,白礁峙焉;东南出大担、小担,澎湖通焉;西北有美人、天马之奇,东南拥鸿渐、香山之秀:洵泉郡之名区、海滨之要地也(「鹭江志总论」)。

鹭江山水形势记(杨国春撰)

禾岛自同邑分龙,迤逦西界而来。由天柱,越仙旗,起伏五十里余,岗峦重迭;东行至文圃山,崭然屹峙,蜿蜒而下。逾龙门,过朱岭(朱子所到处),挺起大屏山,顿伏跌断;至排头门,列嶂横飞,蓄势临江,崩洪渡海。天马北峙、太武南雄,左辅宝珠、右弼猴屿,日月护峡分明;北有金髻、镜台、鼠屿为送、南有东坑、白屿、嵩屿为护。过海突起一山,如眠牛形,名牛家村;厦之龙基焉。盘礡郁积、崔巍特挺,为小文圃;金头水肩镇重,如大文圃倒降两支逆龙:如北之婆姐砦、小天马、钓鱼翁、狗屿、虎屿是也;又如南之观音山、官浔山、东渡蟾蜍山是也。又东行,至浮云山,历塘边,南山耸焉;腰落一支,结店前、后莲、竹■〈土巠〉等乡。又东起东阮山傍,抽一支,结篮后、坂上、锺宅等乡。遂东向断跌,翻转南行,一山横列二里许,双龙合结,中有天池养荫龙气,名薛岭山;奔跃十余里,洪济山耸焉。屴崱巍峨,为厦岛诸山之冠。其间乡社累累,如后坑、后埔、浦园、吕厝、莲坂等社,一皆行龙所萦拂也。又自洪济东分一支,结虎山、东澳、湖边、何厝、高林、五通诸社;中从云顶,重峰迭嶂,顿跌西南,鴈塔乡其分支也。行十余里,至狮山,出御屏,边海南行,龙蟠虎踞。控水尖而引阳台,鹤膝蜂腰;历天界而挺虎岫,老龙脱润。从靖山卸落,结聚入首处,平地特出三台。明江夏侯周德兴相阴阳、观流泉,度地居民,建城其中。南分一支,由石泉山越镇南关而下,势如长蛇,回环包裹。外而鼓浪屿前拱,又外而青浦诸山作案。北有美头山、水鸡腿,为城后界;城前霞溪一水,北流篔筜之元绕案,会潮而出东南水口,则有虎头山、龙头山对峙关锁,外有大、小担两屿为捍门。西南则太武,镇海旗尾护焉;东北则鸿渐,烈屿环焉。至若全厦水势归宿,北则同安安海北界,水会聚于厦东南;西则漳州海澄东界,水会归于厦西南。四水东注,八面旋绕,其中源于生气、朝于大旺、流于囚榭,千形万状,难以尽述。经云:火从地中特地起,真形势之奇也。虽其岛纵横三十里许,而山峰拱护、海潮回环、市肆繁华、乡村绣错、不减通都大邑之风。此扶舆磅礡之气所锺,可于小中见大焉。

嘉禾海道说(孙云鸿撰)

厦门,在宋为嘉禾屿。屹然海中,周五十余里。环嘉禾者,为嘉禾海。北望高浦,西界海澄,东阨烈屿;南临大海,汪洋浩瀚,障以太武。外与金门相为犄角,二嶝防于内(大嶝、小嶝),二担捍于外(大担、小担);浯屿则孤悬海表,控制要冲。于是东南海口布置扃钥,固若金汤。潮流岐分,因地屈折:南分三门(大担门、小担门、青屿门),东岐二派;南流从南而转北,东流由东而旋西。岛居泉、漳交错之地,故潮流亦达焉。自东来者,由北而至同安;自南而来者,西绕鼓浪屿而抵漳州。诸溪汇流,朝宗于海;潮汐潆洄,常一日而再。至港汊孔多,喷余波以四达。斯大小帆樯之集凑、远近贸易之部会也。自担门东渡黑洋至于台、澎,上接沙埕、下连南澳,据十闽之要会、通九译之番邦,则在嘉禾海以外矣。

按厦门四面:东至翔风里、金门岛,水程八十里,一潮可至(出大担五十里);西至积善里鼎尾,水程一潮可至,约五十余里;南至海南太武山,水程半潮可至,一日来回,约二十余里;北至安民唐厝港,水程若干里;东南由海至澎湖,水程七更;西南至海澄、龙溪交界,水程若干里;东北至翔风里刘五店汛,由五通渡,水程三十里;西北至从顺里浔美汛,由高崎渡,水程三十里。

又按「鹭江志」载:八景曰洪济浮日、阳台夕照、万寿松声、虎溪夜月、鸿山织雨、篔筜渔火、五老凌霄、鼓浪洞天;后人又补十二景。凡志皆有八景、十二景之名,并绘图焉。厦门屹立海上,极目苍茫,波涛拍天,沐日浴月,阴阳开阖,变化万状。其佳景,正不在此。且凡志所谓八景、十二景者,亦各陈陈相因、吟咏类似,殊乏趣味。故从略焉。

山川

山川应志其脉略。厦门广袤不及七十里,登洪济山顶,一览可尽;且已详杨国春「鹭江山水形势记」。今但分类编载,而以寺观、古迹石刻附入,俾游者得浏览焉。

洪济山在城东北二十五里。峭拔耸秀,嘉禾山脉发源于此(「嘉禾名胜记」),为屿中诸山之冠。上为方广寺,有黯济岩、云顶岩、留云洞(「县志」作留云岩)、一片瓦、风动石、星石诸胜(「府志」)。绝顶有观日台(道光五年杨登云重修),鸡鸣时,遥望日如火轮,从海中跃出紫涛苍雾间,奇观也(「览胜志」)。或云方广寺,即云顶岩。山上下皆巨石屹立,一镌「天际」、一镌「龙门」(「嘉禾名胜记」)。山之南为和尚石,石迭成洞,可容数百人;昔人避倭处。中有流泉(「鹭江志」),明丁一中、池浴德、傅南式、刘存德、洪朝选、左丞、刘在业、叶普亮,俱有诗刻。道光十二年,周凯题名石上(采补)。

金榜山在洪济山西南。山黄色,如列榜;因名。一名场老山(县志)。唐女士陈黯累举不第,隐于场老山(「通志」);以黯自号场老,后人称曰场老山。山上有石刻「迎仙」二字;筑楼其上,名迎仙楼。今架梁之坎犹存(「闽大记」)。当时,书堂有新罗松二本(「闽书」)。堂侧石壁,高十六丈,名玉笏(「县志」);又有石镌「谈元石」三字,俱相传为朱子书。临海有石,俗呼鹰搏兔石;黯钓矶也。今筑地,矶在田中(「府、县志」)。又有动石、浮沉石(「闽书」)。

五老山在城南六里。山如五老形,故名(「县志」)。五峰并列,而无尽岩居其中(「方舆纪要」)。大石嵌空,其下虚敞。宋僧文翠建普照寺(「府志」。又按「普陀寺僧谱」:院五代僧清浩建,初名泗洲;宋治平间,改普照院。元至正间废,明洪武间毁于兵);寺盛时,常居大众百余人。自唐以来,兴废不一,俱名普照寺。国朝康熙间,靖海将军施琅重建,改名南普陀。左右有鼓山、钟山,有洞名六月寒洞。左有云巢,又有石笕以引水。寺右,乾隆间复建龙王庙(「嘉禾名胜记」);门有御制平台纪功碑亭四。前有平原,为水师演武场。壁有俞大猷、佟法海诗,俞诗今为苔没,不可识。寺祀观音大士。道光十三年,僧省己醵金重修(采补)。

文公山在城东二十一都虎山北(「鹭江志」)。相传朱子尝游其巅,故以为名。右有双石对立,名仙石(「县志」)。

虎山在二十一都,城东三十里。山形俨然一虎蹲踞,因名(「鹭江志」。俗呼虎仔山)。其势,北拱同安。万历初,建塔于上;为水口捍门(考「县志」明郭贞一「修虎山塔序」,再修于嘉靖二年。及二十一年,雷灾。至万历间,雷又灾,重修。则塔之建已久,非始于万历初也)。山麓有龙湫(「湫」俗误「须」)亭,下有龙洞,四时不涸(「府志」)。山之西四十里许为金鸡亭,与篔筜港口对(「嘉禾名胜记」)。相传:昔里人掘地得金鸡,建亭跨之;故名。今为往来孔道(「县志」)。

虎头山去城南里许。山临海滨,危石耸起。上戴二小石如虎耳,故名;与鼓浪屿龙头山对(「县志」)。山下巨石壁立;前明防倭,李逢年筑炮台,镌费于上(「鹭江志」);字径三尺余,林懋时书。俗呼为打石字。道光十年,石裂崩其外。旁有海蜃寺(采补)。

龙头山在鼓浪屿下(即日光岩)。隔水与虎头山相对(「县志」)。

烟墩山在城东文公山东。下有官荣石,距塔头社里许(「县志」)。宋幼主过此,民有馈献者,悉予官;陆丞相秀夫书「官荣」刻之(「闽书」);或云「官荣」二字,合成「宋」也(「怡情集诗注」)。

紫占山去城北四里许,在豪灶社后。势极雄壮,高可数百丈;石壁巉岩,绵亘数里(「鹭江志」)。

小文圃山在城西北,去城二十里许。状若文圃山而小。山自县文圃山发脉,渡海耸拔,为岛中诸山所由起(「鹭江志」)。上有东岩,今废(采补)。

金山在城东北,近洪水桥。山赤色,无草木;故名(县志)。桥近处,有山原宽坦,郑氏尝阅兵于此。中有资福院(「鹭江志」。俗呼后院)。

蜂窠山去城南三里。高悬如蜂窠,故名。前望海中,有玉沙如带,若隐若现(「县志」)。沙长数百丈,上容百家;风水淘汰,毫无所损(「鹭江志」。俗呼为海沙坡)。上有七星石(采补)。

阳台山在城东北二里有奇。高数百丈(「鹭江志」)。峰峦耸秀,冠于诸山;带溪之水出焉(「县志」)。

鸿山在城东南里许。上有石砦遗址,石刻「嘉兴寨」三字(采补)。中一大罅,名龙喉,深不可测。相传:昔人避乱处(「县志」)。山腰缺处,为镇南关。山麓为鸿山寺,嘉禾八景「鸿山织雨」是也(「鹭江志」)。有前明「天启二年,福建都督徐一鸣、游击将军赵颇攻剿红夷」石刻题名(采补)。

凤凰山去城南里许(「鹭江志」);在望高山北,相去数百步。山下成市。上为榕林别墅,国朝黄日纪所筑;因山麓多古榕,蔡文恭新题曰「榕林」。有镜塘、洗心堂、石诗屏、钓鳌亭、小南溟、半笠亭、三台石、百人石、蹋云径、漏翠亭、披襟台、摩青阁、漱玉峰、榕根洞、亦灵阿、赋闲亭、芃岛诸胜(「嘉禾名胜记」)。「芃岛」二字,林佶书;「怡情泉石」四字,黄任书(采补)。墅中诗刻,自蔡文恭至周凯四十有二人(文恭铭榕林池石曰:『一拳一勺,具山川意;时出云雨,泽及万类』。至今称升平宰相佳谶)。

望高山在城西南水仙宫后。高可望远,因名(「县志」)。山石耸立,下临无地。五、六月间登此以睇海舶,初见如一点黑子,须臾毕现(「鹭江志」)。石之上,镌「水天一色」四字颇大(采补)。山南临海,有元帝庙,曰武西殿;与鼓浪屿对。下有龟蛇石,浮于海面(「嘉禾名胜记」)。

狮山去城东北四里有奇,在太平岩后。石势嵯峨,形如伏狮;故名(「鹭江志」)。上有虎硿草坪、长生洞(采补)。

靖山在城东一里许(采补)。

东澳山在城东,距虎山五里。有天后庙(「鹭江志」)。

东坪山在城南七里上李社(采补)。

马陇山在城北二十里许,山麓为马陇社。上有石,名金鸡石,镌「有泉德邱」四字;相传为朱子书。笔迹未肖,好事者之谈也(采补)。

金交椅山在城东溪边社(「鹭江志」)。宋幼主尝登山坐此。下有穴甚深黑。相传:有刀剑之类,里人入穴取归,夜辄现光怪,投还,始息(「县志」)。

太武山在海澄县东五十里,属漳州;为厦门外障。一名太姥山(「图经」:『上有「太武夫人坛前记」,谓:「闽中未有生人时,夫人拓土以居,因以名。有小石城,为秦建德城;高千仞,周围亘百余里,屹立海上,端重耸峭。其南五里,镇海卫在焉。东望大海,汪洋无际;一陟其巅,则漳、泉风景尽在目中。山石多奇迹,有浴仙盆,仙人迹宛然;旁有大石,刻「象径云根洞」大字。有石塔工致,即延寿塔;中可坐数十人,高数仞。海中归帆,望以为标」』。按太武山、嵩屿,皆海澄县境,非厦门地;而与厦门相望,且为要险,故附载焉)。

五通岭在城东北三十里,与烟墩山近(「县志」)。宋幼主所过,乃此岭也(「闽书」)。

按「同安县志」、「方舆纪要」、「泉州府志,皆云五通岭在积善里庄坂尾;路旁有二巨石夹峙,高四、五丈。宋文天祥侍幼主至此,题曰「龙门」。「海澄县志」:『文丞相书「龙门」二字,在海澄、同安连界之五通岭』;「漳郡志」误谓在龙门岭,而「闽书」辩云:『五通岭,予尝至其处。岭路咋咯,非通衢也。幼主自龙窟登舟,不叶取途于此。惟嘉禾屿有五通岭,乃幼主所过。又文丞相未尝奉幼主南行,所云丞相,或陆丞相欤』?考嘉禾五通岭为宋幼主所过,姑从「闽书」;而岭上今无二巨石(龙门石刻详后「丛谈」)。

薛岭在洪济山西北(采补)。薛沙卜居于此,人称所居岭为薛岭;岭之南,唐陈黯宅在焉。时号为南陈、北薛(「览胜志」。据「府志」云:『薛令之徙家于此,号为南陈、北薛)。下有觉性院,极宽敞;常住僧八、九十。今圯,只存数椽(「鹭江志」)。

按「闽书」,以薛令之徙居此岭,与陈黯号为南陈、北薛;「泉州府志」本之。而「同安县志」引「览胜志」辩论:令之本传不载其迁寓同安;以沙为龙溪尉,因居于此。又考朱子「金榜山记」,亦曰:『令之之孙』。今从「县志」。

白鹤岭在中岩西北,去城东里许。常有鹤栖其上,故名。旧为大道,筑石为门,建石亭于门右。亭南为白鹤岩,明岛上有能诗者过此,得『野云度岭疑归鹤,涧水流霞想落花』句;由是得名(「鹭江志」)。

禅师公岭在城南里许。道通镇南关(采补)。

西孤岭在城东北,近金榜山(「县志」)。

宝山岩去城北十里,在吴仓社后。一名董内岩,地甚幽僻(「嘉禾名胜记」)。中建寺,有泉名「圣泉」。相传:宋幼主尝掬饮之(「鹭江志」)。

虎溪岩一名玉屏山。在城东二里有奇(「县志」)。有棱层洞,洞后名「一线天」。北转为石厂,匝以石阑;石上镌「摹天」二字;山门巨石,镌「先露一芽」四字(「嘉禾名胜记」。按岩中石刻,又有「天门」、「玉蟾」、「飞鲸」、「飞鳌」、「棱层」、「灵则名」、「虎溪泉」、「一线天」、「划然长啸」、「凌空一渐」、「碧海波澄」、「入我门来」、「引人入胜」,凡数十处;惟「棱层」二字最大、最佳,与「摹天」二字皆明林懋时书)。明池显方建剎,名玉屏;秣陵将军胡真卿建啸风亭。国朝康熙间,威略将军吴英重建;雍正间,同知李暲修(「府志」)。有大雄殿、准提阁、弥勒楼、供佛泉、飞鲸石,有桥,有古榕数十株(「嘉禾名胜记」)。有石佛;又有一洞,名小空洞(采补)。山之南,为白鹿洞;左右多崩崖立石,中有亭榭掩映林端(「县志」)。旧建大观楼、宛在洞、接因亭;乾隆间,再拓六合洞、朝天洞、衔山亭(「鹭江志」)。明时,与虎溪合而为一。有泉曰龙泉,又曰琮琤;有半月池(「嘉禾名胜记」)。上有石室,祀关帝。洞前后,有广陵朱一冯及晋阳赵纾题名,俱天启癸亥年刻。

醉仙岩在城东虎溪岩北。岩石下有窍,深二尺,挹而复满;味甘可酿,故名醉仙(「闽书」)。或曰:远望岩石,若醉人偃卧,以形名(「嘉禾名胜记」)。里人池浴德甃为井,塑九仙祀之(「府志」);名醴泉岩。岩巅巨石,刻「天界」及「仙岩」四大字。上有寺,名天界;国朝僧月松募建,有仙迹石棋局(「县志」)。寺后有长啸洞,前明征倭诸将勒诗于壁。又有黄亭(释月松有「黄亭□」,载「鹭江志」)、旷怡台诸胜(「嘉禾名胜记」)。

万石岩去城东二里许。磊石插天,岩扉镌「问渔」二字。旁有石洞,深可半里,纡回曲折,泉流其中;廓处可坐数十人,名小桃源。李暲镌「水鸣韶」三字于石上,异其声也。国朝康熙间,施琅建寺(「府志」)。沿涧上行,至一石门,镌「锁云」二字;即郑成功刺郑联处也。再进,有「象鼻峰」、「万笏朝天」诸石刻。上有一览亭,可观海(「鹭江志」)。

中岩在万石岩上(「县志」);界万石、太平二岩中,因名(「嘉禾名胜记」)。一名鹧鸪岩(「鹭江志」)。山门题「欢喜地」三字;有石当户,镌「玉笏」二字。古榕盘屈,状若蟠龙;拾级而登,俯临绝壑(「嘉禾名胜记」)。有佛殿;有将士亭,祀澎湖诸将阵亡(「鹭江志」)。

太平岩去城东二里许,在万石岩之东、中岩之上;旧为郑氏读书所(「鹭江志」)。山径皆巨石夹道,狭窄如带。岩前有石如开口状,镌「石笑」二字;行数武,又一大石,镌「极乐天」三字。后有石洞,泉流不竭;佛宇禅房,左右数椽(「嘉禾名胜记」)。

碧山岩去城南三里许,在石浔司署后(「嘉禾名胜记」)。始筑小宇,祀观音大士;后僧慈惠渐次辟之(鹭江志)。前有风动石,有泉名碧山泉(采补)。

碧泉岩去城南四里许,与普照寺相近;一名石室寺。有泉从石罅出,寺僧琢石为沟引之。石室旁巨石,李廷机镌「碧泉」二字;又有草书「飞泉」二字,不署名,旧志以为林太常宗载书也。山门两壁屹立,右有万历陈第、沈有容题名,左题「龙洲卧冈」四字。寺今圯。僧雾云墓,即在山门下(补正)。

石泉岩在城东二里许。有石穴如门,可容出入。内有泉从穴中出,石刻「磊泉」二字以此。又有镵于侧曰:『孤嶂何年留铁骨,寒泉终古结冰心』。去磊泉数丈,又有一泉曰小石泉,名冽泉。与石泉隔一山,味同而流少,僧取以售焉。今为民居所压,仅见泉穴(「鹭江志」、「嘉禾名胜记」)。

紫云岩在城东,去醉仙岩半里。路曲折,岩有石门如关隘,舆马不能通。就溪中架石桥以通游屐,樵溪之水出焉。昔名达中庵,因祀梓潼帝君;故改今名(「嘉禾名胜记」)。下有小洞,洞中泉清而洌。洞左有蛟洞,旁有果岩。岩前原有放生池,僧道皎镌「慈湖」二字。岩后有碧莲寺。过樵溪,其高处即高读岩;相传:为郑氏读书处。今俱废(「鹭江志」)。

寿山岩去城东里许。一名半山堂,以其居市与山之半,因名(「鹭江志」)。

万寿岩在阳台山之东(「鹭江志」),一名山边岩(「嘉禾名胜记」)。自太平岩越山一里许,有寺,松林郁茂;右有巨石,镌「无量寿佛」四字。左有石洞(「府志」),名一片瓦;即八景所谓「万寿松声」也。石镌明人诗二首,无姓名;俗传为俞、戚二公作(岩有钟,高二尺有奇、径三尺。舞以下、于以上,俱有记。乃宋开宝六年将仕郎林仁着铸,镇荐福院。万历间院废,为仙游樵者所得,忠翊校尉陈人勋售置于此。里人章绍本云)。

鼓浪屿厦门东南五里;在海中,长里许。上有小山、民居、田园、村舍(按「方舆纪要」:『在大嶝西,旧有民居。洪武二十年,悉迁内地;成化以后,渐复其旧』),郑氏屯兵于此(上有旧砦遗址)。左有剑石、印石浮海面,下有鹿耳礁、燕尾礁(「鹭江志」)。东为日光岩(亦曰晃岩。上有龙头石,俗名龙头山。池直夫居其下;有晃园,极花竹之胜),石刻「鼓浪洞天」四大字。有寺,乾隆间僧瑞琳募修(「县志);旧惟石室一间,后建高楼及旭亭。旁有小洞,堪避暑(「嘉禾名胜记」。今寺圯)。屿之西有瑞晃庵,与水仙宫隔水相对;俗呼三邱田(又名三和宫。今改法海院,颇壮丽。庵后石壁有王得禄题记)。负山临海,舟可真抵其下(「鹭江志」)。有鸡鸣石,海中有警辄鸣。后有金带水(宋幼主投金带处),多浮石。有泉名拂净泉,味甘;海船取汲焉,里人以小舟载水鬻于市。又有三片石,产海苔;味淡,以为珍品(采补)。

浯屿在厦门南大海中;水道四通,为海澄、同安二邑门户「府志」)。屿对金门之陈坑(县志),明江夏侯周德兴置水寨;成化中,寨移厦门,仍曰浯屿寨。山奥崎岖,贼据为窟穴。嘉靖间,复议旧置(「方舆纪要」)。其实为厦门要隘,今设防汛。上建天后庙。屿前有小屿,曰浯案屿;屿后海石丛生,名九节礁(采补)。

大担屿在厦门东南海中;连小担屿、浯屿,为厦门海口(「府志」)。宋幼主过此,掷弃累物以浮舟;后水发光怪,渔人得古研焉(「闽书」)。北建天后庙。屿巅为天灯山(采补),有石镌「第一津」。屿北远望,为白石头,大数十丈。下有七星石,森立海中(「县志」)。白石头在城东南,去玉沙十余里;风水所汰,洁白异常(「鹭江志」)。

小担屿周四里;与大担相对(「闽书」)。

离浦屿在厦门西北(采补),近高崎;以与薛浦相离,故名(「闽书」)。

宝珠屿亦在西北;高浦前海中沙屿也。状如珠,因名(「府志」)。卓竹入丈许,风扬浪淘,沙聚自若(「闽书」)。

槟榔屿在厦门东;与小担屿相望。以形名(「闽书」)。

黄牛屿在龙腰渡。古谶云:『龙腰断、黄牛平,嘉禾出公卿』(「闽书」)。

■〈氵丙〉洲屿在厦门北。周围二里许,当县丙方。或曰:县两溪流入巽方,而此屿在丙,文明之象也(「闽书」)。

白屿在厦门东北■〈氵丙〉洲。屿东(「府志」)。周围四里。县治二水夹流入海,俱经■〈氵丙〉洲与是屿南下(「闽书」)。屿两头昂起,状如双鲤朝天。有泉一泓,渔人常于此汲焉(「县志」)。又有鼠屿(「闽书」)。

按白屿有三:一在西北,近宝珠屿;一在南海,近浯屿;此居北海也。

凤屿在西北篔筜港中。又有浮沉石,随潮汐而浮沉(「鹭江志」)。

青屿在南,海澄、同安交界;东接小担屿。又有红瓜屿(采补)。

虎仔屿在厦门东金、厦分界处。西北有礁,名三礁(采补)。

蟹仔屿在厦门北,近后莲乡;小渡船于此往同安。上有鳌山宫(「鹭江志」)。

猴屿近鼓浪屿(采补)。

圭屿在厦门西澄、厦今界处(采补)。屹立海中,状如龟浮波面,故一名龟屿。隆庆间,置城;万历间,建塔。后俱毁(「海澄县志」)。今塔重修矣(采补)。

钱屿在厦门西(采补),去澳头南半里;四面环海。天启二年,上筑铳城,与圭屿、木屿为呼应。今城址尚存(「海澄县志」)。

木屿在厦门西(采补)。圭屿居中,钱屿、木屿翼之。前明设城戍守,今俱圯(「海澄县志」)。

嵩屿在海澄县界,与厦门相对;漳、泉二水于此交汇(「海澄县志」)。宋幼主浮舟经此,适屈圣诞,群臣构行殿呼嵩;故名。屿北有龟屿、蛇屿罗列海中,其形甚肖(「漳州府志)。

樵溪在城东,近紫〔云〕岩。源出狮山,曲折西流,经天界寺前汇于水磨,达于海(「县志」)。

水磨坑溪在城东。经万石岩,过深田汛,至岳岳前入于海(「县志」)。

带溪在城东北。出阳台山,经白鹤岭,至陡门入于海(「县志」)。

双溪在城东。一出石泉,经前园,至于桥亭;一出白鹿洞山,下经靖山,至于南门。同流汇为霞溪,入于海(「县志」)。

龙舌溪在城东北潘厝社。出洪济山,北流入海(「县志」)。

古楼溪在城北。出洪济山,东流入海(「县志」)。

莲溪在城东北。出洪济山,经莲坂社达篔筜港入于海(「县志」)。

港口溪在城东。出坪山,经上李社,至曾厝埯入于海(「县志」)。

霞溪在城南(采补)。源出双溪,经关仔内,至后海墘入于海(采补)。

前后溪在城东北禾灶社前后。一出紫占山,经万寿寺前;一出西孤岭,经金榜山后。皆汇篔筜入于海(「县志」)。

虎溪在城东玉屏山下(采补)。

篔筜港在城北。长可十里许、阔四里有奇。中有凤屿(「鹭江志」),莲溪及前后溪之水出焉。又篔筜港口有动石,潮至自动。又有浮沉石,潮至则浮、退则沉;风将起,石下有声,名石虎瞧(「县志」)。

锺宅港在城北,近五通。潮至洪水桥(采补)。

东埭港在城北,近目厝社(采补)。

大担门港在嘉禾海南、大小担屿之海口中;多礁石。海舶由此出入(采补)。

小担门港在嘉禾海南,与大担门港相接连;礁石较少。海舶出入,于此为多(采补)。

青屿门港在嘉禾海南,与小担门港并列。大舶出入于此(采补)。

龙船河在城西美头山前。与海隔一岸(「鹭江志」)。

长寮河在城南袁厝山下;一名鲲池。中浮小洲,曰桂洲。前傅氏产,今为官池;岁征饷银,提标参将掌之。夏月种瓮菜,俗名瓮菜河(「鹭江志」)。东去百十步,有黄厝河(采补)。

柳树河在城东北。旧多柳,因名。今河塞,柳亦无存(「县志」)。地为巡道号厅,前有洞源宫(「鹭江志」)。

岳前河在城北岳庙前,近接魁星河。中浮小洲建寺,为荷庵(「鹭江志」);四面环水,大可一亩,植竹为垣、架石为桥(「嘉禾名胜」记)。乾隆间,海澄公黄仕简提督厦门,重建(采补)。

魁星河在城北。上有魁星石(「县志」),形如魁星,故名(「鹭江志」)。其西有魁星阁,祀梓潼帝君暨魁星。乾隆五十年,分巡道万锺杰建;道光二年,巡道倪琇改建;十年,巡道周凯复其旧制(采补)。

月眉池在城西傅氏墓前。形如弦月,故名(「县志」)。亦种瓮菜(「鹭江志」)。

双连池在城西朝天宫下(「鹭江志」)。两池一岸,水相通,因名(「县志」)。

演武池在城南澳仔社口较场侧相传郑氏演武处也。今为民田灌注(「鹭江志」)。

放生池去城东二里许,在景通桥下(「嘉禾名胜记」)。

罢湫潭在城东北洪塘。旧传有龙穿地而出,分为三窦,下通一穴(「闽书」)。

蛟井在嘉禾里;石盘成穴。宋绍兴甲寅秋,虹尝饮之(「县志」)。

都图

同安县,宋设四乡(永丰、明盛、绥德、武德);后存三乡,并为二十七里,又并为十一里(长兴、同禾、民安、从顺、翔凤、感化、归德、仁德、安仁、积善、嘉禾)。元改为四十四都;明改三十七都,统图五十三。国朝乾隆四十年,分翔风、民安二里、同禾里五、六、七都归马巷(「县志」)。

嘉禾里,在同安县绥德乡二十一都(统图二)、二十二都(统图二)、二十三都(统图二)、二十四都(统图二),共领四十五保(「县志」)。

四社(于二十一都内;附城市廛民居,分为四社):福山社辖四保,前园保(鹭江志」无)、外清保、南联溪保(「鹭江志」无)、南双溪保(鹭江志作双溪);怀德社辖四保,吴厝保(「鹭江志」作岐吴厝保)、溪岸保、岐西上保、岐西下保;附寨社辖五保,永丰保、西江保、连真保(「鹭江志」无西江、连真,作连西永丰保)、新和保、大中保;和凤前后社辖五保,张厝前保、张厝后保、黄厝保、厦门港保、鼓浪屿保(此保「县志」无)。

二十一都(一图:五通渡、湖边、黄水桥;二图:店里、高林):西宫保、北山保、西林保、昭塘保、福相上保、福相下保。

二十二都(一图:曾厝埯、小高浦;二图:塔头、古浪屿、东澳):古村保、何小岭保(「鹭江志」有岭兜保,无何小岭保)、长塔上保、长塔中保、长塔下保(「县志」不分上、中、下)、曾溪保、院屿保。

二十三都(一图:莲坂、豪社、吴仓;二图:中左所、乌石浦、埭头、吕厝);厚西上保、厚西下保(「县志」不分上、下)、庆湖保、吕厝保、仙莲上保、仙莲下保(「县志」不分上、下)、吴豪保(后山吴仓甲、麻灶甲。「鹭江志」作吴毫保,不分甲)。

二十四都(一图:店前、锺宅、竹坑、蚝口渡;二图:高崎、石湖、坂上、寨上):竹坑保、护安保(「鹭江志」作护官保)、店前保、寨上保、后莲保、锺宅保(「鹭江志有,「县志」无)、湖莲保(锺宅甲)。

按厦门四面环海,舟樯毕集,宵小易于藏奸。自来分裂地段,每保各设保长,督同甲长,互相稽查。夜则令十家为团,共燃一灯,轮流支更,守望相助。隆冬倍加防范,于各保要隘设立栅栏,以禁夜行。文武各官随时巡察,度几不致日久废弛,以靖闾阎而绝奸宄。

街市

桥亭街在南门外。

火烧街在凤仪宫后。

碗街在外关帝庙左边。

磁街在碗街中。直行向海。

中街在纸街右边。

石埕街在怀德宫前。

纸街在外关帝庙右边。

木屐街在中街头。

提督街在磁街右边。

局口街在长寮河墘。

菜妈街在海岸隘门内。

神前街在外关帝庙前。

塔仔街在大使宫前。

轿巷街在火烧街横过。

竹仔街与提督街连。

亭仔下街在中街横头。

新街仔在大使宫后。

港仔口街在亭仔下街转湾。

走马路街在廿四崎上。

桥仔头街在北门外。

五崎顶街在走马路转湾。

关仔内街在西门外。

岛美路头街与港仔口连接。

厦门港市仔街在圆山宫后。

关帝庙后街在庙后(以上皆采「同安县志」、「鹭江志」)。

按厦门街市窄狭,民居稠密,架席片薄板蔽日;而又堆积粪土,熏蒸潮湿。宜时疏其沟道,俾水得畅流,宣泄湮郁。道光十年,厦防同知许原清疏沟最善,并立石禁止堆积粪土。石上夜燃灯,以为路灯。

墟集

油市在海岸内武庙前。每岁自十月起、至二月止,卯、辰二时,乡间落花生油齐集于此,发兑铺户及负贩者。

菜市在东门外三官宫前。每日黎明,诸菜毕集,青葱夹道,转售诸小店及负贩者。

猪仔墟在新填地鬼子潭。每旬以一、六为期,贩卖小猪。

旧路头鬻贩杂谷、瓜匏。每日乘潮长而至,无墟集之名。

洪本部渡头鬻贩菜、豆荚,亦乘潮长而至。

提督路头鬻贩杂果、芋头、盐笋,由行口转售。双涵、破墓各乡地瓜,黎明集聚于此;负贩者,四更时由厦城纷纷到处买回散卖,往返二十余里。贫民日食,半资以为糗粮(以上采补)。

塘埭

方塘阔五丈、深五尺,灌田二十顷(「鹭江志」作阔五尺)。

尾塘阔五丈、深五尺,灌田十八顷(「鹭江志」作阔五尺)。

鸡髻塘阔一丈三尺、深五尺,灌田四亩(「鹭江志」作灌田四顷七亩)。

欧塘阔七丈、深六尺,灌田十顷(「鹭江志」作灌田四十顷)。

尫厝口塘阔十丈、深五尺。

薛尾塘阔六丈、深五尺。

后洋蔡塘阔五尺、深五尺,灌田一十二顷八亩。

洋塘阔四丈、深五尺(「鹭江志」作阔六丈)。

墩上塘阔四丈、深五尺。以上九塘现存。

洋塘桥官塘阔五丈、深五尺,灌田十八顷。

古楼徐塘阔五丈、深七尺,灌田十五顷。以上二塘废。

下行坡阔一丈、深八尺。现存(「鹭江志」作阔三丈)。

月眉池在西门外。形如半月,故名。

演武池在澳仔社。旧为郑成功演武处。

双连池在西门外上宫下。两池相连,中隔一岸;故名。

魁星河在北门魁星石下,故名。

龙船河在尾头山前。与海隔一岸。

长寮河俗呼瓮菜河。在袁厝山下(按旧名鲲池。中有小洲,曰桂洲。「鹭江志」云:『明时傅家物也』。今上流岸右两河,尚属傅家,以岸横直为界。同安县岁征钱粮七钱。其下为官池,岁征饷两,参将掌之。夏月种瓮菜甘美异于他处)。

岳前河在东岳庙前。中有小洲,荷庵在焉。

柳树河在北门外洞源宫边。旧有柳树,故名。今河已满,柳亦无存。地为道衙门挂号厅。

蛟井在嘉禾里,石盘成穴。宋绍兴甲寅秋,虹尝饮之。

新埭在厦渡头。

高林埭

陈处埭

薛鹅埭

莲坂埭

浦东埭

曾埭(以上俱「县志」)。

陈埭(「鹭江志」)。

津澳

得胜渡平台得胜,故名;亦名提督路头。

岛美渡横洋、青浦等船所泊,海关设焉。

典宝渡

磁街渡嵩屿、玉洲小渡船泊此。

打铁渡同安、南安等船泊此。

新渡石码、海澄、乌屿、石美等船泊此。

水仙宫渡金门渡船、海澄石码等船泊此。

寮仔后渡岛美、浯屿等船泊此。

太史巷渡漳浦、漳州等船泊此。

港仔口渡

竹树脚渡旧有小路头,因叶姓以海中小屿填筑广阔,往来渡船移泊焉。亦名新填地。

洪本部渡海氛时,洪旭居此;故名。

小史巷渡

东渡近竹坑。宋、元、明设官渡,号东渡。抵嵩屿,往漳州之道也。今渡废址存(「鹭江志」作牛家村屿)。

五通渡往泉州大路。过刘五店,水程三十里。

高崎渡往同安大路。过浔尾,水程三十里。

打石字渡在虎头山南。大径、后石等船泊此。旁有石壁立海边,明防倭时李逢年修筑炮台,镌其费于上,故渡因以名。

蟹仔屿渡小渡船,往同安。

龙泉宫渡哨船,官兵由此出入为便(以上「鹭江志」)。

按厦门渡连列者十三,各处大小船辏集停泊,乃通商要地。五通、高崎二渡,乃官军邮书往来北行大道;打石字、龙泉宫出入者亦多。而东渡系前代旧设,存古迹也。余僻处小路不载。厦门无桥梁,惟洪塘桥一处,仅存其名;余有架石为梁者,皆不以桥名,故毋庸载。

牛家村澳宋、元、明设官渡,号东渡。今废,石路犹存。现作饷馆。

石湖澳有大石,阔数十丈。明设石湖司,有小寨基焉;前对高浦所。

下尾火烧澳有盐埕,今在此晒盐。

塔头澳在二十二都。明洪武二十年,周德兴置巡检司,名曰塔头司;自石湖徙此。城周一百三十丈、高一丈七尺;窝铺四、南北门二。万历间裁,城亦圯。

东澳离虎仔山五里。有天后庙(以上「鹭江志」)。

澳甲(附)

神前澳、长塔澳、涵前澳、高崎澳、鼓浪屿溪。

铺递

同安县向于和凤保设金门、厦门二铺,高崎设草市铺。乾隆二十六年,以乌泥、康力、兑山、集美、高崎、莲坂等六铺铺务稀少裁汰,仅存金、厦和凤二铺;添设小路六铺:

厦门五通铺铺额设司兵二名。上接刘五店铺,下接蛟塘铺。

蛟塘铺额设司兵二名。上接五通铺,下接金鸡亭铺。

金鸡亭铺额设司兵二名。上接蛟塘铺,下接厦门和凤铺。

厦门和凤铺额设司兵二名。上接金鸡亭〔铺〕,下将公文交船户带往台湾、澎湖投递。

金门和凤铺额设司兵二名。上接和凤铺,下将公文交船户带往金门各衙门分投。

又另设一铺:

石浔铺额设司兵二名、渡夫一名,与金门渡口一铺相对(以上「县志」)。

按司兵每名年给工食银三两一钱二分,归同安县造报。凡台湾镇、道夹板公文过海,由厦防厅随时具报,以察稽迟。厦门平时无驿,自同安大轮驿递至厦门各铺飞递;如台湾有警,奉檄添设腰站,则由县专设厦门站。

城寨

厦门城在嘉禾屿。洪武二十七年,江夏侯周德兴造。周四百二十五丈、高连女墙一丈九尺。窝铺二十有二(「鹭江志」:『城阔八尺五寸,垛子四百九十六』);门四:「启明」、西曰「怀音」、南曰「洽德」、北曰「潢枢」,各建楼其上。徙永宁卫中左千户所官军守御(「县志」);辖东澳、五通二寨(「一统志」。「通志」筑城作洪武十七年,「一统志」、「府、县志」皆作二十七年。考「明纪」,命江夏侯周德兴巡视海岛筑城及置沿海巡检司,乃洪武二十年、二十一年事;而城厦门,或二十七年也)。永乐十五年,都指挥谷祥增高三尺,四门增砌月城(「县志」)。正统八年,都指挥刘亮督千户韩添增筑四门敌楼,城内外皆甃以石;城北有望高石,可全收山海之胜(「县志」。「鹭江志」云:『今建八角亭其上。按北门最高,可以远眺凤凰山;别有望高石』)。万历三十年,掌印千户黄銮重新所署及城(「鹭江志」)。国朝康熙二十年,总督李率泰令堕岛城。二十二年,靖海侯施琅表奏重葺城窝。二十四年,拓而广之,周六百丈(「县志」)。乾隆十七年,知同安县张元芝重修(「县志」:『以贡生黄名芳董其事』)。嘉庆十一年,浙闽总督温成惠阿林保、巡抚汪志伊铸造铁炮二位,增设于四门;炮重二千觔。

塔头城明江夏侯周德兴造;为塔头巡检司城。周一百三十丈(「隆庆志」作一百四十丈),基广八尺、高一丈七尺。窝铺四,南北门二。今圯。

高崎寨在厦门西北,临海。石炮台一座。乾隆二十二年设。

东屿寨在厦门东。

五通寨在厦门东北。

浯屿寨在厦门南。周德兴设。与嘉禾里隔海七十里。

大担寨嘉庆七年设。上下二石寨。

小担寨嘉庆七年设。

青屿寨。

鸿山顶寨相传为郑氏所筑。石刻「嘉兴寨」三字。今废。

鼓浪屿龙头山寨相传为郑成功顿兵于此所筑。今废。

阳台山顶名羊角寨相传郑成功剳兵之处,废址尚存。中有石穴,深黑莫测,人迹罕到;尝藏奸于此(以上采补)。

官署

兴泉永道署在北门城外魁星石下。雍正五年建。总督刘世明奏准,以兴泉道改驻厦门,买贡生黄锺房屋基地于柳树河,价银一千二十七两。因原估工料银一千四百五十六两不敷建盖,添估银一千一百三十四两仍不敷;延至乾隆三年,厦门各铺户鸠银一千两助工。四年八月,工竣(档案);是时巡道为朱叔权。自照墙、辕门、大门、二门、大堂、二堂,规模粗具。以署前后左右闲旷余地,许在辕各役盖房居住。嗣后,私相典卖。乾隆五十年,巡道王右弼清厘界址,设立更寮(档案不全)。乾隆五十九年,巡道德泰复行葺盖二堂,有楼曰天乙楼。楼后有奉晖堂,署中最高处。二堂西为承恩堂;前设射圃,后有「佐岳轩」,(旧名依岩室半亭)。二堂东有涵山阁、关帝祠。祠前有屋三重,以居幕宾;又东为庖厨群房。祠后为东上房,有瑶圃、观月台;与春晖堂通,作内署。嘉庆二十年,巡道倪琇改关帝祠东群房为书室三间;又于射圃西拓地构屋二重,各三间。道光十一年,巡道周凯重加修葺,改建涵山阁为延青阁(参「府、县志」增补)。今按道署坐干向巽,兼辰戌。内署共正屋四十四间,耳房不计。大堂西为官厅一、礼科一、吏户科一、吏兵科一、军工科一、土地祠一、刑工科二、承发科三、共十一间;大堂东,门役四、皂班三,共七间;仪门东,福德祠三、西军牢二、买办一,共六间;大门东,村官班五(在栅内)、民壮班四、健步班八;大门西,舍人班五(在栅内)、号房三、轿班房七,共二十八间,又马房一间(在桥班对过);辕门外,东西鼓吹亭旗杆二;辕门西,洞源宫屋二间、宫外二间,并空地一片(洞源宫为道署香火);辕门东魁星阁,阁后屋二间(阁初平矮,倪琇改建三层,上祀魁星、中祀大士、下祀文昌,于公署多不利。周凯莅任,改如旧制;移大士于阁后屋,曰观音堂):皆属道署。其四至:东至魁星阁、南至洞源宫、西至号房后、北至署后衖更寮为界。其私被典卖者,不可问矣(嘉庆二十四年,临川李秉钺署道篆。四月,夜见关帝祠前榕树放光星星如萤火,作榕神祠于下;今存。又署东有小山,山有魁星石;前有池,可以蓄鱼。秉钺欲建园,以调任而止。周凯莅任,欲为之;因下有池、林、彭三姓祖茔未便,作「侨园记」以寄意)。

厦防同知署在城外厦门港保鸿山寺之东。康熙二十五年,移泉州海防同知驻厦门建。乾隆十七年,摄厅事白瀛重修。三十年,同知黄彬建监狱十四间,以禁台递人犯。嘉庆十八年间,同知叶绍棻重修(「县志」、采补)。今按厅署,自康熙二十五年买莫姓山场建盖;坐丑向未,兼癸丁。照墙内旗杆二;左右建二坊,书「抚绥象寄」、「安集梯航」八字。坊侧民壮房各一。大门内,东:快班房一、军牢房一、吏总科一、地租科一、海防科二、承发科四、福德祠一、门役房一、共十二间;西:皂班房一、长班房一、民壮房一、刑房一、仓储科一、总捕科一,共六间;监狱十四间。仪门内,东:值堂房一、赃物库三、总捕科三,共七间;西:库房一、海防科一、总捕科一,共三间。乾隆五十二年,同知刘嘉会建;令各胥在内值宿。大堂东永宁库、西迎宾馆。中为暖阁,悬「镜海堂」额,同知范廷谟书。二堂悬「尚俭堂」额,同知许原清书。内署正屋三十三间,耳房不计。后有楼三间,久废;楼后有园,关帝庙、山神庙、大仙庙各一。道光九年,署厅事福清县知县任沈锴修葺之,加以轩亭。园中泉石卉木,颇饶胜概;凭栏四望,海山在目。巡道周凯题曰「快园」。

石浔司巡检署在城外厦门港保碧山岩前。康熙十九年,由石浔移驻建(「县志」)。今按石浔司署,系旧铸鎗炮局基地,下尚埋残缺之炮,纳方嗣昌地租银一钱八分。照墙内,小旗杆二。大门内,两廊为弓役房。二门内,东为土地祠、西为书办房。大堂三间、二堂三间,傍有廊舍。内厅六间,额曰「对沧堂」,斯芳书。内屋五间,有廊舍;西偏有小屋三间。又厨舍前有井一口,水清洌不竭。

水师提督署在城内。康熙二十四年,将军侯施琅建。中为正堂,东西廊为本稿诸房;前为露台、甬道、仪门。大门外为鼓吹亭,南为辕门;辕门外为将裨官厅。正堂后为穿堂、为内署,又后为来同别墅;东为夹道、西为幕厅,内为司厅、外为射圃。署西为大道、为厅事,又有足观堂、澄心堂、八风亭、方池、怪石诸胜。最北有亭,跨北城;为城中最高处,可以远望。嘉庆二十年,提督王得禄重修。

水师提标中营参将署在城东门内。康熙时建。道光十一年,提督陈化成重修。

中营守备驻防浯屿公馆在城外祖婆庙边。即仰园。

左营守备署在城外洪本部渡头。雍正十三年建。道光十年重修(游击署在石码)。

右营游击署在西门城外双连池。

右营守备署在西门城外打锡巷。

前营游击署在西门城外岐西保。

前营守备署在城外碧山岩前。

后营游击署在西门城外关仔内。

后营守备署在南门城外局口街。

——以上各衙署,俱康熙时建。道光十一年,提督陈化成捐廉重修。

闽海关监督署在养元宫(事详「关赋」)。

军功厂在厦门港玉沙坡(建置详「船政」)。

演武亭较场在五老山前。

接官亭在提督路头。

金门公馆在鱼仔市。

南澳公馆在凤皇山前。

五营大公馆在城内提督衙旁。

同安县公馆在黄厝河。

配料馆(为台湾公馆)在厦港太平桥。

提标中营军器库在城北门内。旧在镇南关外;乾隆十七年,提标李有用移建今所。

左营军器库在城内西庵宫侧。

右营军器库在城北门内。

前营军器库在城隍庙右。

后营军器库在城北门内。

海道行署在西门外(今废)。

浯屿水寨行署旧在西门外大教场,后移石湖。今废。

海防馆在西门内。万历三十一年,同知杨一桂建。今废。

中左守御千户所明洪武二十七年,都指挥谢柱(后改名玉柱)建。两廊列千百户所。今废。

参军府旧在东门外外清,春、冬汛防暂驻。今废。

塔头巡检司署在塔头城内。今废。

书院

玉屏书院在城内东北隅。有石屹立如削,晶莹可爱。前设有义学,海氛时鞠为茂草;底定后,将军吴英建文昌殿、萃文亭。又建小堂一间,祀柳仙;时降乱作诗,名曰「卖诗店」。后户部郎中雅奇构集德堂,增置学舍,为士子课文所;买漳之垣泥乡水田若干亩,岁收谷若干石,为士子会文之需(有碑记)。未几,而生徒寥落,僧占之(租入,作香灯之资),假人作寓。乾隆十六年,倪鸿范以南澳总兵署水师提督,与兴泉永道白瀛、同知许逢元、绅士黄日纪、林翼池、刘承业、廖飞鹏及生监共谋设学,乃逐僧徒、迁佛像,劝绅士捐金二千有奇,于文昌殿右辟地、折旧屋,盖讲堂一所;其旁为斋庑八间,以其二与馆役宿处,余为学舍。又其高者,为必自轩、为三台阁,与旧祀朱子萃文亭相连。今奉朱子于集德堂,立石碑,镌「魁」字祀之。规模焕然一新。以是年十月兴工,次年十一月工竣;靡白金千八百余两。合各属输捐,共存银三百余两,寄典生息,为每岁掌教修金;而膏火之费缺如。侍御谭尚忠任兴泉永道,劝绅士黄日纪等捐白金三千余两,交厦防厅生息,每年计得息六、七百两,备膏火。传檄各属,于道署先行考试,优取生员二十名、童生二十名,送生、童各十名入院肄业;十名在外与课,不给膏火。每月三期课文,每名给膏火一两。每岁佥董事、生员二人以辅掌教。行之数年,士皆德之。接谭任者为蔡琛,增取新旧生十七名在内肄业,每月每名给膏火银一两六钱;外肄业新旧生童十二名,每月每名给膏火银五钱。董事、生员二名,亦各给膏火银一两,以资笔墨;比前较详。凡在内肄业者,不许擅自出入。人多而地不足,绅士黄日纪复买文昌殿左侧瓦屋二十余间,建崇德堂、芝兰室、漱芳斋,以充学舍;又买集德堂后瓦屋数间,赁人居住,岁得金若干两,以贴祭祀。其朱子春、秋二祭,费出垣泥田租及厝租,与捐助项内无干。每祭,用猪羊各一、祭席四筵;凡与祭者,本籍皆分胙(「鹭江志」)。乾隆五十三年,巡道胡世铨莅任。以书院董理非人,几致经费无着;饬厦防同知黄奠邦清查追比,革除积弊,复位章程。录朱子「白鹿洞学规」、陈桂林相国「学约」十则,与章程并刊成帙,昭示多士。以石浔司巡检为监院,稽查出入,专司收发。选立董事、斋长,增内、外肄业生童为二十名。以考列等三次高下为升降,月给膏火外,每课加纸笔费第一名二钱,二名、三名一钱;官课捐加奖赏。院长束修,额定厦平银二百两,按季支送;聘仪番银八圆,盘费二十圆,贽仪八圆,开院酒席六圆,端午、中秋二节十六圆,跟丁全年银六两、米月八斗:详定院司存案。又捐资购买书籍存贮书院,编号记簿,以备披阅。实存银五千三百九十八两零,分别截旷、嬴余、加赏各款目,发厦防厅交各当铺按月一分五厘生息(有碑记)。嘉庆十八年,巡道多麟代莅任。查书院复因费用浮滥,厅胥挪移亏银一千两,书籍散失;斋长凌翰禀请澈查捐补,饬厦防厅清厘。经同知叶绍棻、薛凝度先后谕董事林云青等十二人劝捐番银二千四百余圆,修理书院立碑费用外,合前共存生息银计厦平六千零一两八分,仍交典当生息。接任巡道庆善复位章程:改内肄业生童各十名,月给膏火银一两八钱;外肄业生童各十名,月给膏火银八钱。致送院长束修,用库平。禁止抽卷私出,除逐期翻考之习(翻考,谓随课以考,在前列者给与膏火),定课期饭食银数,重刊胡前道章程。道光十一年,巡道周凯饬同知许原清重加清厘(以上据碑记规条及案牍、续捐序文)。今按玉屏书院发商生息银五千三百四十六两二钱(息银作生童膏火),又另案项下银二百两(息银发祭祀及馆役工食),又加赏项下银一百五十二两(息银发生童纸笔),又谷价项下银一百十四两(息银备院长米价),又截旷项下银三百十六两一钱六分(作修理经费),共存厦平银六千一百二十八两三钱六分;每月一分五厘生息,全年应收息银一千一百零二两一钱零四厘八毫,收贮厅库。由监院、董事、斋长给发,会同核算,嬴余另行生息。

紫阳书院前在西门外朝天宫,康熙年间移厦门港;同知范廷谟所创也。前大门,中祠宇,后讲堂。雍正二年,同知冯鉴拓之。又于大门两旁厢房,改作二小店,年收税银备灯火之用。日久弊生,生徒寥落,遂为外人所潜踪;甚至豢马其中,棂槛摧折、瓦砖毁断,破坏几四十年。迨李暲、胡宗文前后莅厦,乃复设学延师,每月课艺。胡宗文时,文风大振,刻「鹭江课士录」以示奖劝。自是相沿不改,延师讲学,遂无虚岁。但费无所出,系同知捐俸。每岁修金二十四圆,作四季发送。生徒原定二十名,与课者不计;每月新旧生童或至百人,地甚窄狭。至同知杨愚,始行开拓;将院旁注生祠并小屋数间,俱归学舍。掌教廪生蔡士捷募绅士捐金修理讲堂,因水沟不通,注坏墙壁,改退数尺;中间祠宇瓦木朽坏,重新建盖,改入数尺。捐金不敷,未得完工(「鹭江志」)。乾隆四十六年,厦防同知张朝缙捐俸倡修;师生斋廊房舍始备。计捐金二千八百九十五两,共享费二千七百七十五两五钱一分,余存无几,未有膏火之设。嘉庆九年,厦防同知徐汝澜复捐倡洋银三千九百四十五圆,始设立肄业诸生膏火。其修脯、膳赆诸费,俱视玉屏书院从减。今按紫阳书院从前历任劝捐银数无考。嘉庆九年,同知徐汝澜劝捐番银三千九百四十五圆,连原捐银数,共折银五千四百七十五两五钱二分,存典生息,以为师生修金、膏火。除道光六年修理院屋并挪发膏火及典铺积欠共亏银一千余两外,实存本银三千六百余两,每年计收息银六百余两。山长每岁修银一百两,折番银一百三十一圆;又膳银四十两、聘仪四两五钱六分、盘费银十五两二钱、贽仪四两五钱六分、席仪四两五钱六分、两节仪银九两一钱二分、全年课期席银二十两、跟丁六两。生童内外肄业各十名,共四十名。内肄业每课银一大元,外肄业每课银一中元,共给发生童膏火银三十元,折银二十二两八钱;计二十课,共番银六百圆,折银四百五十六两。又每课生童一、二、三名各赏花红银四钱,计二十期,共银一十六两。又院内饭食、工食各项经费银二百余两。又就紫阳书院项内,支送养正义学山长修银六十元,折银四十五两六钱;聘仪、贽仪及节仪各三两四分,共银一十二两一钱六分。又馆役工食及香资等项二十七两六钱。书院、义学二处全年须发银九百余两,核计息银尚不敷用,应劝续捐。

衡文书院去紫阳祠二百余步。祀梓潼神像。原为义学,同知李暲曾延师设教;今归紫阳书院,此旷(「鹭江志」)。按衡文书院,今改养正义学。

鹭津书院在施将军祠侧。书院乃施氏家塾,额曰「鹭津书院」。今为果勇将军世骠祠,施氏掌管。

厦门所社学雍正二年设。

仓廒

厦门恒裕仓在厦港。计八十间。康熙四十二年始建。乾隆二十七年,奉文再建四十二间。官捐谷五千四百九十五石、旧捐监谷八万一千九百四十石、新捐监谷六万七千四百零四石五斗八升五合六勺、江西谷一万三千三百五十石二斗四升、台属监谷四万四千零十石、截旷眷米易谷九百七十二石三斗八升六合八勺、潮谷三百石:以上额谷共二十一万三千四百七十二石二斗一升二合四勺(以上「县志」。照乾隆六十年查盘仓谷册开)。按恒裕仓在厦门港石浔司署侧,厦门同知管理(俗称厅仓)。雍正间,原建仓廒八十一间,以一间为守仓者住宿。乾隆二十五年,同知刘嘉会添建仓廒四十五间,共一百二十六间(内增守〔仓〕宿者三间)。今存仓廒八十九间,余已倒塌。原额存贮常平谷六万五千五百三十四石零,又新监谷九万六千八百一十八石零,又官捐谷六千零七十余石,共谷一十六万八千四百二十二石零。每年应给水师提标金门镇标七营兵米一万二千四十三石,应给提标五营兵眷米九百六十石;以台湾嘉义县征收供米二万四千八十六石零,分配商船运仓碾给。道光八年,五营眷米奏改折色,每百折给银二两。又厦、金二标七营新兵口粮,自嘉庆十年冬添募新兵二千八百名,每年应给米四千九百余石;后裁存四百六十七名,每年应给米八百二十余石。就厦仓存贮谷内借动垫给,陆续采买归补。应存谷石:常平谷六万五千五百三十四石二升六合八勺,官捐谷五千七百二十五石,新监谷十万二千八百六十二石七斗四升:以上共应存谷一十七万四千一百二十一石七斗六升六合八勺。常平仓应存谷数,至今无出入。官捐谷项下,道、厅每年各捐五石,谷数按年加增;新监谷一项,如遇奉文拨补,即数有增减,而与应存原数亦不甚悬殊。惟各项仓谷均有缺额,或俟台谷运补、或俟采买归补,年无定数。

泉防厅仓在厦门港,去海防署数百武。雍正年间,原贮额谷八万二千七十五石。至乾隆十三年,存数十三万三百六十八石一斗四升,贮额过多。然厦以提镇标营驻札之所,俱留备贮,永为定额。每年就此额谷内动支碾给兵米、眷米,约出谷二万四千余石,属照数运补(「鹭江志」)。

惠济仓在北门外第六宫边海岸上;贮五营兵谷。每年四月,每共(?)给谷一石五斗,每石估银一两;每月战饷扣银三钱、守饷扣银二钱,作五月扣抵,七月扣起、至十一月中止。中军参将掌其事(「鹭江忘」)。今裁,基址犹存。

厦门社仓在二十一都昭塘保社、二十二都长塔保社、二十三都仙莲保社、二十四都店前保社、将军祠保社、鼓浪屿保社、袁厝墓社。共贮社谷四千三百八十四石五斗九升四合有奇;俱属同知管理(「县志」)。社仓原谷共三千九十一石八斗四升五合,于乾隆十九年奉文分贮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四都保社及将军祠、鼓浪屿七处;令各社长副收管经理。春借冬还,每石加一还仓;内扣二升给社长副以为折耗、纸笔之资,八升归仓。乾隆十九年起、至二十一年止,除耗费外,共生息谷七百九十石三斗四升二合。以后约略如前。至每户借谷之数,多则一石、少则三斗;生监不得妄借(鹭江志)。

厦镇义仓在魁星河前。道光六年,巡道倪琇劝捐建设。内立丰、亨、豫、泰四廒,贮谷以备平粜。道光四年,总督赵慎畛檄饬通省举行义仓,倪琇捐廉为倡;厦门绅商士庶共捐银二万余元,买魁星河吴姓之田,筑基建盖。仓房五间,中祀先啬之神,以左右四间为丰、亨、豫、泰四廒。设仪门,勒董事、捐户姓氏于壁。旁建小屋各四间,为守仓者住宿之所。外建倪亭一所,以供倪巡道长生禄位;董事、诸绅志感戴也。外设仓门,缭以围墙。实贮谷二千四百六十六石,余银存典生息。设立仓正、仓副二人,专司银数出纳;一年一换,就董事中拣委。年终造册查核,交代时取具「并无亏挪」结状。设仓丁一名、看役一名,专司住守;道署拨民壮二名、厦防厅拨捕役二名、水师营拨兵二名,逐夜巡逻看守(章程十七条列后。有碑记)。

查绅士黄登苑等共捐银二万三千九百零一圆,实收银一万七千九百四十一圆,又收许国猷四百圆。除买吴芳美田价三百三十四圆六角、建盖义仓房屋三千三百五十五圆零(连器具在内),买谷三千四百六十六石,用银七千四百六十五圆零(连船脚在内)。又置陈务滋湖莲保埭田受种子四十石零六斗九升、价一千五百七十圆。除费用开销外,实存发典生息银四千三百二十圆,每月一分生息(每百圆重厦驼七十三两),以为修理仓廒、辛力经费(以上皆档案)。

湖莲保埭田,薛妈兴之祖父典卖于陈务滋,因佃户抗租,陈务滋归入义仓。后薛氏子孙以未经卖绝纠讼,又以海埭坍塌被淹为辞,自道光六年以来颗粒无征。十一年,巡道周凯断找洋银一百三十圆买绝。十二年六月,檄同知许原清亲履查勘,未淹者尚有若干亩;勘估筑石埭长二百一十三丈、土埭一百十七丈,岁可收谷千余石。

附倪巡道义仓章程

一、厦门义仓应因地制宜,预立章程,以便遵守也。查向来设立义仓,原备青黄不接之时,借给贫民;俟秋成加息完仓。但厦门耕田者少,率系商贾寄居或小本经纪;即有就近务农,亦皆种植杂粮。故产谷甚微,悉仗台米接济;倘遇风信愆期,偶有缺乏之虞。而土著无多,若循春放、秋还之例借给,贫民多无恒产,难望其按时追收。一经短欠,转多周折。是厦门义仓,惟有仿照常平之法:每逢米船未到、粮价骤长之际,无论青黄不接之时,即秋冬时间,均应即行减价平粜,裨益贫民;俟秋成后谷价平减,仍行籴谷还仓,亦属有盈无绌,自应不准出借。预立章程,俾各遵守。

一、精选仓正、仓副,以专责守也。查义仓之设,全在经理得法,庶能垂诸久远,勿致虚应故事。必得三数人分理,可以互相稽核。议于董事或捐银绅士中择一公正端谨、身家殷实者为仓正,专管义仓钤记、经司银谷出纳;又于现在董事及行郊中,择其平日公正诚实、善于书算经营者二人为仓副,分管锁钥、登记帐目、经理一切粜籴之事以辅之。各予委札,分别专司;不准替代,以重责成。

一、预定轮年分管,以杜侵蚀也。查从前社仓,专归社长一人长远管理;日久弊生,往往侵亏挪借,侵公济私。始而影射、继而侵吞,遂使公项变入私橐;年复一年,动成无着。自宜预筹杜弊之法。兹议于选举仓正、副时,择选仓正四名、副仓八名,分年更替轮管,周而复始;逐年于开印时交代,不使恋栈,自可杜绝侵挪。如有事故,随时由道拣选。均预行详报立案,以免争执,而昭公允。

一、酌立奖励规条,以示劝惩也。仓正、副管理义仓事务,妥协无过者,每年更替之时,由道给匾褒奖;三次经管妥协、毫无贻误者,详明院宪酌加奖励。如有侵亏、挪移过犯不合者,随时斥退追究详办,令以次之人接管,用示劝惩。

一、预定粜价各数,以免冒滥也。窃照义仓所贮谷石,为数有限。若概行出粜,未免过滥,自应预为酌定。今拟凡台湾米船不到、粮价每石卖银四两以上,准义仓动谷碾米,每升减价五文出粜,每户每日不得过三升;碾动仓贮谷石及半或价值平减而止。如果十分昂贵,或遇台湾歉收、厦门实形灾荒,再行随时酌量赈济,以期实惠及民。

一、严立籴谷限期,以免迟误也。凡义仓谷石,须至邻近各县收籴,每年限以十月内收仓。如系冬间出粜,本年不及买补者,准归下年籴买完仓。倘逾期不买,由道查催,将仓正、副记罚;仍勒限补买,以实仓储。

一、预筹酌借生息,以资经费也。查仓正、副既难枵腹从事,而看守仓廒者亦须给以工食,他如纸笔之资、修葺之费及一切应用对象,皆宜筹备。拟于捐项中提出十分之二,或交商生息、或置田收租,以为每年经费。其平粜时所需饭食、工资,即于粜价内随时核实扣除;此外尽数籴谷贮仓,以资储备。

一、严禁官司干预,以绝弊端也。查建设义仓,应归民间管理;一切在官人役,丝毫不得干预。所有厦门义仓甫经创设,不过随时官为稽查;此外,概不准在官吏役人等稍为干预。如违,加倍重究。

一、挑选兵壮巡守,以重仓储也。查义仓虽由民管,但贮谷既及万石,自应照官仓之式,设法防护。每晚由道拨民壮二名,并移水师中营拨兵二各,遇夜住宿仓中,协同地保支更巡守,以重仓储。

一、临粜分委弹压,以杜滋事也。当平粜之时,往往易于滋事。今拟义仓凡遇平粜,先期呈明本道分饬地方官,并派委员弁前往弹压,以期安谧。

一、粜谷择请绅士,以代监放也。临粜之时,自非仓正、副三人所能经理;应由仓正、副禀明本道何日出粜,即由道发帖,择请平日公正端谨绅士四、五人按日到仓,眼同监粜、监收,以清流弊。

一、分别捐数奖励,以昭激劝也。查捐输义仓,为数多寡不一。今拟如止一百两以下者由同安县量加奖励;二百两以下者,由厦防厅量加奖励;三百两上下者,由道给匾奖励;数至五百两者,详请大宪给匾奖励;数至一千两暨一千圆者,其尚义之诚,实属可嘉,自应分别详请照例奏咨,给予议叙旌奖,以昭激劝,而示鼓励。

一、竖碑刊刻姓氏,以垂久远也。凡义仓已经捐输之户及续后随时捐资者,无论数目多寡,自宜与创设规条并出力董事姓名,一并勒碑竖立义仓,以期垂示久远,而昭公义。

一、应出陈易新,以防朽耗也。仓贮谷石,丰稔之岁暨台谷接续而来,市价平减,均无需于出粜。但恐积贮日久,倘有霉变、虫蛀等情,即应随时出粜,价银仍交仓正收贮;俟晚稻登场,勒限籴补完仓,不得逾延,俾免折耗。

一、公同会计岁报,以备稽考也。每年粜籴出入,须将谷数、价数并收息经费一切数目,仓正、仓副分别立簿登记。定限十一月内,将本谷若干?通盘合算本息盈亏;又将本年仓中尚存旧谷若干、籴入新谷若干、本价若干?由仓正、副订日约齐董事,公同会计,造具确册,送道查考。庶年年清款,以免积混。

一、定限交兑,以专责任也。查现选择仓正、副未得多人,兹先派仓正一人、仓副一人分别经理。议定一年一替,以均劳逸。其首值之仓正、副,将本年经管谷石、银项账簿,于次年开印之日邀齐董事,公同察算实谷、实账,交替轮值之仓正、副,授受管理。由接管仓正、副出具「并无亏挪短少」结状,送道查核。不得互相隐讳,致滋弊端。

一、公举常川住仓,以资约束也。义仓积储重地,防范务宜谨慎。兹虽设立仓丁、看役巡视看守,又拨民壮、兵快防护,究恐无人统率,终虽免于疏虞;必得仓正、仓副轮流常川住仓,庶事有统率。如其不能亲身值宿,即由该值年仓正、副妥举一人住仓,以资约束,而昭慎重。

祠庙

文昌庙在玉屏书院内。祀梓潼帝君、魁星、朱衣之神。朔、望行香,春秋二祭(补采)。

文昌宫在道署前左偏。原名玉蕴宫,祀梓潼帝君、魁星、朱衣之神。兴泉永道倪琇有碑记(补采)。

武庙在城西南隅。祀汉寿亭侯(「鹭江志」载:『前时文武祝嘏于此。康熙二十四年建,道先六年提督许松年重修』)。

外关帝庙在神前街,坐海向街。每月朔读法于此。歙人许师古有碑记(「鹭江志」)。

内关帝庙在海岸,背海面街。祀汉寿亭侯并关、周二将军之神。其周将军极灵,祈祷不绝(「鹭江志」)。

朝宗宫在玉沙坡。

朝天宫(一名上宫)在西门外。祀天后。将军施琅平台时,祷神默相;后军中乏水,祝之得泉。凯旋,捐俸、劝募重建(「县志」。今碑记尚存)。

城隍庙与武庙相连。祀城隍之神(「鹭江志」)。

风神庙在玉沙坡。雍正时敕建。祀风伯之神(「县志」)。

龙神庙在玉沙坡。地方官常到庙祈雨。

龙王庙在南普陀右边。祈雨同。

上帝庙(即武西殿)在草仔埯。祀元武之神,称曰「水长上帝」。人祈祷者,于潮生时即应,退则否;素称灵异(「县志」)。

和安宫(俗呼祖婆庙)在厦门中营守备署边。祀武烈王。

大使宫在塔仔街旁。有石塔,镌「泉南佛国」四字。其地明时为海滨渡头,水至其下。相传:神为海水浮至,不去。父老相与立庙祀之,即唐之张、许二公也。

万寿宫在后崎尾。前明所建。今祀天后、吴真人二神。

龙湫亭在厦二十一都,离城二十余里。祀观音大士,灵应异常。庙前有窦,名龙湫。

妈祖宫在东澳社。祀天后。三月中,乡人例庆天后诞。先数日,厦之诸庙必造其地,名曰「请香」。

观音亭在西门外。祀观音。迁界后庙废,神托梦里人,现毫光于其地;因重建焉。灵应异于他神。

福寿宫在打铁路头左边。祀吴真人、天后二神(即福山社)。

和凤宫在凤皇山下岛美路头后街。祀吴真人、天后二神(即和凤社)。

怀德宫在石埕街头。祀天后、吴真人二神(即怀德社)(以上「县志」)。

水仙宫在望高石下。明建;祀大禹、伍大夫、屈大夫、西楚霸王、鲁公输子,闽俗称水神。乾隆三十年,里人捐一千五百金重修;董事叶德芳、陈斐章、秦靖国、郑国珍、王振珪、杨朝佐、陈鸿士、叶高攀、周高光、许名扬、陈时佐、石日晖、黄名香(「县志」)。

东岳庙在北门外,坐带溪、面仙洞。崇祀东帝并十殿阎罗。明太常寺卿池浴德舍施建造。

土地庙在万寿宫巷。祀福德神,为厦岛诸街市土地神之始(俗呼土地公祖)。

雷音殿在后崎尾小屿中。有木桥数十丈通其际,今易以石。祀五行神。

凤仪宫在火烧街头。亦祀天妃、真人之神。

天长二妈宫在霞溪上。所祀神同凤仪〔官〕。

圆山宫在厦门港。祀天后、吴真人。朔、望读法于此。

鳌山宫在后莲乡蟹仔屿渡上。祀吴真人。明时为官府往来打饘所,颜曰「鳌山第一」(以上俱「鹭江志」)。

养元宫在户部衙边。祀天后、吴真人(以下俱补采)。

养真宫在内关帝庙边。祀天后、吴真人。

迎祥宫在黄厝保。祀天后、吴真人。明天顺间,黄家舍地,故俗名黄厝宫;有崇祯间碑记。求医于真人,甚灵验。

福海宫在厦门港。祀天后。

三官宫在东门外。祀三官大帝。宫后有石,镌「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大如斗,颜体,极佳。

相公宫在庙仔溪尾。祁唐忠烈乐官雷海青之神(唐肃宗追封太常寺卿、宋高宗追封大元帅。见莆田「庙碑」)。婴孩生疮毒,祈祷屡效。上元前后,香火甚盛。

灵惠宫在斗涵。祀天后、吴真人。

观音亭在南门外。祀观音大士(俗称桥亭)。戒行僧文远焚修坐化之所,塑像佛座旁。一在魁星河;无庙名,俗称「阿弥陀佛」。

福茂宫在内柴市,祀清水祖师。

普佑殿在后路头。亦祀清水祖师。

通津亭在外关帝庙前。祀观世音。

凤山宫在外清。祀天后、吴真人。庙亦古。

青龙宫在马柱。祀吴真人。

龙泉宫在草仔埯海滨。祀天后。官府渡台,于此迎送。

前园宫在大担山后。天后祖庙也。杯筊甚灵。

南寿宫在城内。祀天后、吴真人。两旁有四大将军;其站西下首者最灵,男妇祈祷,络绎不绝。

西庵宫在西城内。祀天后、吴真人。

洞源宫在道署前。祀天后、吴真人。

洞贤宫在溪岸,坐海、朝山。祀天后、吴真人(俗名真宫)。

炫妙宫在桥仔头。祀吴真人。尝为人治病,有奇效;酬以祀田若干顷。

武昭殿在后路头。祀元武之神。居高可以远眺。

北帝庙在北城内。祀元武之神。高据城巅,俯瞰全城。

武当分镇在望高石后。祀元武之神。

潮源宫在寮仔后海滨。祀天后。

丹霞宫在西门外右营游击衙署左边。祀天后、吴真人。

慈济宫在西门外右营游击衙署右边。宫天后、祀真人。

药王祠在碧山岩内。祀药王。

内水仙宫在菜妈街后,背城、面海。端节,龙舟必先至此,演剧鼓棹;名曰「请水」。

三和宫在鼓浪屿三丘田。祀天后。

济寿宫在深田内。祀汉北地王之神。

平台宫在先锋营。祀天后。

寿山宫在火仔埯。祀天后。

寿山宫在吴厝巷。祀吴真人(以上三宫,近年新造)。

贞烈义娘祠在碧山岩内。义娘为厦人,故厦门有祠(后人塑子孙娘娘于祠中,遂忘其祠之所自始)。

按各乡社俱有社神祠,若澳溪社之会灵宫、东边社之高明宫、尾头社之美仁宫、西边社之豪士宫、鼓浪屿岩仔脚之兴贤宫、内厝澳之种德宫,皆祀天后、吴真人之神,不及备载。又有灵应殿、西应殿、宝月殿、威灵殿,祀所谓池王爷者,语无可据,不载。厦门迎神赛会,动费多金,穷极奢靡;各庙必以时出巡,甚至有贯刃于腮、蟠■〈拖,虫代扌〉于颈以为胜。经道、厅出示禁止,少息。又乡各祀一神、家各祀一神,有病则以肩舆抬之,向药肆取药,颠簸而行,神长不过尺许,皆属不经;虽官禁,不止。病不延医而诣神,死而无悔,亦闽俗最愚之恶习也。

坊表

「进士」坊在厦门城南门内;为明嘉靖己丑进士杨逢春立。今圯(「鹭江志」)。

「代巡三省侍御两京」坊在吴仓社街;为明操江军门傅镇立(「县志」、「鹭江志」)。

「大中丞」坊在厦门城;为明傅镇江立。今圯(「县志」)。

「天宫名卿」坊在厦门城;为明嘉靖乙丑进士池浴德立。今圯(「县志」)。

「功敷海表泽普天南」坊在镇南关;为靖海将军施琅立。

「功高大树爱永甘棠」坊在崎岭;为靖海侯施琅、水师提督施世骠父子立。

「勋崇山海泽沛军民」坊在崎岭;为威略将军吴英立(以上俱「县志」、「鹭江志」)。

「钦赐祭葬」坊在白鹤岭深田内;为大鹏营参将杨起麟立(采补)。

「钦赐祭葬」坊在紫云岩后;为广东左翼镇总兵许廷桂立。

「盛世梯航天南都会」坊在玉沙坡接官亭前。乾隆三十九年,厦防同知蒋元枢建(采补)。

「节孝」坊在道署之左;为明池宗宝妻郑氏立。今圯,坊碑犹存(「县志」)。

「节孝」坊在西边社;为池源珍妻杨氏立(「县志」)。

「节孝」坊在户部衙;为黄国楷妻陈氏立。

「节孝」坊在演武亭右;为许志正妻庄氏立。

「节孝」坊在麻灶埔;为方宗汉妻涂氏立。

「节孝」坊在将军祠前;为黄明观妻叶氏立(以上补采)。

坟墓

唐处士陈黯墓在东山社前(「县志」)。山顶镌「场老山」三大字,下镌「白云岩」三字(「鹭江志」)。

唐侍御薛令之墓在下张社。前有神道碑,书「有唐侍御薛公之墓」(「鹭江志」)。

宋知县薛舜俞墓在庵兜社内(「鹭江志」)。

宋叶元邻墓在古楼径旁。石勒「官荣」二字;相传宋丞相陆秀夫所赠。元邻为宋丞相叶禺之侄;才能科(?),又诗『百年骸骨表荣名』之句(「鹭江志」)。

明御史傅珙墓在西门外(采补)。

明都堂傅镇墓在金榜山吴村(「县志」)。

明知州林天梁墓在高崎(采补)。

明封太常卿池宗宝墓在北门外魁星石下左三百步(即孙举人显兖墓)(「县志」、「鹭江志」)。

明封太常卿池杨墓在阳台山(「县志」、「鹭江志」)。

明太常卿池浴德墓在水仙宫后凤皇山下。今湮(「县志」。太常墓为庶孙池法卖与张凤诏盖屋;凤诏将墓堆划平为屋,其子生员廷仪登时中恶病死。乾隆三十六年,经太常嫡孙进士光远、举人继善赴巡道白瀛呈控,法与凤诏惧罪,诬指光远、继善为冒认宗支,中止。嘉庆十年,太常孙光润复赴巡道王绍兰呈控,亲诣宝山典铺内履勘,因店屋

(附)义冢

(附)育婴堂

义冢

旧义冢二十九处:靖山头、庙仔溪尾、半山堂、深田内、白鹤岭、仙洞脚、狮山、尾头山、水鸡腿、外清箭道、禅师公岭、万善亭、鲎壳石、石烛山、芙蓉山、镇南关、太师墓、育婴堂、打石字、虎头山、麒麟山、风柜石、草仔埯、火仔埯、先锋营、后崎尾、澳仔岭、演武亭边、沙坡尾炮台。

——以上皆前任各官所置,给贫民埋葬;无碑记可考。

一、镇南关下:乾隆三十年,厦防同知黄彬置设义冢(有碑记)。

一、南普陀左钟山下:嘉庆二年,厦防同知裘增寿会同水〔师〕中营参将李得胜捐埋台、澎戍卒积存棺骸及厦地荒山无主骸,编立「安土敦仁」四字小碑为记。前设墓门,四围缭以短垣。中设大冢,埋杂姓散骸礶。

一、碧山岩左侧米仓后:嘉庆十六年,厦防同知叶绍棻捐埋海蜃寺积骸礶及厦地无主骸,编「前因净释极乐同登」八字,立小碑为记。

一、南普陀右鼓山麓嘉庆二十三年,厦防同知叶绍棻捐埋海蜃寺积骸礶及厦地无主骸,编「山川锺秀灵爽式凭」八字为碑记。

一、南普陀右侧嘉庆二十五年,署厦防同知咸成捐埋台运棺骸及厦地无主骸礶,编「佳城祥衍仁宅绥安」八字为碑记。

一、白鹤岭仙洞下紫云岩南普陀旁嘉庆二十五年,厦门大疫,署厦防同知咸成、兴泉永道倪琇置地,给贫民埋葬,并施棺木。

一、南普陀右侧道光元年,署厦防同知麦祥捐埋台运棺骸及厦地无主骸礶,立碑标记。

一、南普陀左东边乡之狗湾圈山道光元年,海蜃寺僧置买;按年瘗埋台运棺骸,立有碑记。

一、将军祠前后坂内道光七年,都司马大宾置。

一、将军祠前后坂内尾头社边、新漈尾二处道光九年,署道王耀辰置。

一、半山堂道光十一年,厦防同知许原清置。

一、将军祠前鬼仔巷道光十二年,中书吴廷材置。

海蜃寺棺厂在厦门港打石字海边。乾隆十四年,虎溪僧佛敏建。乾隆二十七年,台湾县夏瑚详设太平船,专运流寓兵民棺骸,于海蜃寺内设棺厂收贮。由厦防同知移知原籍厅、县招各亲属认领,以一年为限;逾限,即就厦地埋葬。运载船户,一年正、五月两次免配兵谷。其经费,台湾一厅、四县,每岁各捐银十两。三十七年,增捐各十五两,共七十五两,存台湾县库;给寺僧香灯祀孤银二十四两,余为埋葬之用(每棺一具,给抬工、灰土银一两二钱五分;每礶四身抵棺一具,给银一两二钱二分)。三十七年,增寺僧银六两。后因捐解不齐,骸骨堆积过多。嘉庆元年以后,厦防同知裘增寿、叶绍棻、咸成、麦祥先后捐资买地掩埋。道光元年,布政司孙尔准详定;以是年为始,藩司及台湾道、府、三厅、四县每年各捐十五两,共一百五十两(给寺僧香灯银三十两、修厂费二十两,余百两为到厦掩埋之费);由台湾饷内就司库划扣,海蜃寺僧赍厦防厅照赴司承领,以一年所到棺骸数目具报。如有赢余,留补下年不足(今寺僧仅领银七十五两)。太平船额式两号:一由厦防厅招募,一由台湾县招募。

施棺义厂嘉庆二十五年,因疫疠时行,巡道倪琇、水师中营参将杨继勋、厦防同知咸成劝捐洋银四千一百七十五圆,随时施棺瘗埋。道光九年,谕董事凌翰、凌永屏于海岸街建盖义厂(董事自行捐造);历任提督、道、厅各有捐施。十二年春,复大疫。绅士郭炯出其父郭权遗资八百圆、子宗濂捐银二百金为倡,共捐银三千二百三十六圆;施舍棺木一千零五十六具外,十一年四月至十二年八月止,实存一千九百零七圆(内置店屋本银一千七百四十一圆,每年息银二百余圆)。董事凌翰、凌永屏、杨士仪、苏学浩掌理。

置典吴赛店屋相连一座,在张厝前保五崎脚第二间。

陈安放店屋一座,在和凤后保桂州墓口局口街。

曾翁氏店屋一间,在张厝前保五崎脚。

曾裕店二间,在五崎脚江厝巷口第一间、第二间。又一间,在大使宫后隘门脚第二间。

买白福生等家器一付,在鱼仔市■〈车加〉辘街;金德泉酒米铺承税。

按厦岛地窄人稠,多四方羁旅之客,一时不得归榇,又有戍台班兵积骸;海蜃寺北邙累累者,重迭以葬。时为马豕诸畜所蹂蹈,骸胔暴露,疫疠恒作。官斯土者宜出示禁止,令董事劝捐随时掩瘗,亦「掩骼埋胔」之政也。

育婴堂

育婴堂原在紫阳祠侧。厦防同知李暲以学舍数间改造,名注生祠,为育婴之所。雇乳妇数人,月给衣食。岁久而废。后厦防同知杨愚扩清学舍,仍归义学。署巡道宫兆麟买镇南关下旧军装废局,建为注生祠,旁为乳妇住宅。经理初定,即升任去。巡道蔡琛复集捐公费,多雇乳妇,每月给银一两,收养贫民幼孩;遣人挑箱巡视,遇有弃孩,辄收养之。内外之禁,立法甚严。又兼行善举,改名普济堂。以监生林椿董其事(「鹭江志」火仔埯,坐西,向东)。

普济堂在镇南关(「县志」。巡道蔡琛有碑记)。

今按:育婴堂在厦门港火仔埯,坐西、向东。大小房屋二十间。乾隆三十一年,巡道蔡琛就注生祠改为普济堂;官雇乳妇,收哺女孩,经费由兴泉永各属捐银五千圆,除用及续捐共存典生息三千六百四十八两,年得息银七百两零。遴本地公正绅士董其事。嘉庆九年,同知徐汝澜捐修屋宇。后归其责于厅胥林芬;乃虚报物故、鬻作娼婢,百弊丛生。经厦防同知薛凝度斥革;复捐集公费,择绅士八人,每月以二人分董其事,收孩、领孩。设堂总一人,专司簿册;设门役一人,专司出入。复名育婴堂。嘉庆二十四年,署同知咸成捐银四百五十两零。道光六年,署同知张仪盛捐修屋宇。道光八年,署同知黄宅中捐银一百五十九两六钱。现存典银二千八百七十四两四钱,每年二分行息;又存库银九百三十三两二钱四分,发典具领生息。现共存银三千八百零八两六钱。

又按向例:乳妇哺孩一口,每日口粮银五分五厘三毫三丝,大建月给银一两六钱六分、小建月给银一两六钱零四厘,名曰承哺。堂内房屋不敷居住,将女孩分寄贫妇家哺养;比在堂承哺者,口粮银减半,名曰兼哺。婴孩至二十五月已能谷食者为干孩,月给口粮银六钱六分,仍归所哺之妇抚养;听良家具领,或为女、或为苗媳,毋许为婢转卖,取具保邻甘结,由董事查禀,候厦防厅批准给领。每领孩一口,缴花礼银两圆;除半圆赏给所哺乳妇外,余存堂充公。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1-12-9 21:47 , Processed in 0.273374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