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7|回复: 0

[资料] 《小说林》2010年3期 池老师的春天

[复制链接]

1498

主题

3594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378
发表于 2019-9-10 15: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池老师的春天

       1.jpg

廉世广        载《小说林》2010年3期

每当池老师穿上裙子的时候,校园里的春天就来了。

小林老师在批作文,当他看到这个句子的时候,心里忍不住笑。抬头看坐在对面的池老师,正端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水,喝得很精致。

小林老师就这样微笑着看她。

窗外的阳光懒懒地照进来,池老师的脸上泛着暖洋洋的色泽。

池老师终于发现小林在看她,就有些不自然,把杯子放在桌上,说,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小林说,我想看校园里的春天来了没有?

池老师莫名其妙,说了声神经病,也无可奈何地笑了。

上课的铃声响了。池老师拿起课本和教案,去给学生上课了。她穿了件黑色的裙子,走路的姿态真的很迷人。

小林看了看窗外。冰雪已经消融,但树枝还没有发芽。池老师是这个校园里第一个穿裙子的女人。

把校园的春天和池老师的裙子联系起来,小林真有点佩服那个高二黄眼珠子男生的观察力和语言表现力了。

池老师教英语,是半年前和小林一起来到这所小城中学的。不同的是,小林是师大毕业分配来的,池老师则是从200里地外的一个企业中学调进来的。池老师比小林大一岁,已经结了婚。

学校按学年组办公,小林和池老师同教高二的课程,他们就成了对桌。

小林第一次见到池老师,就被她那优雅而又略带忧郁的气质所吸引。小林不自觉地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池老师从不大声说话,像一滴水一样,安静地来,安静地去。不过,细心的小林还是能从池老师的表情中读出她的心情。只要池老师回到办公室,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一口接一口地喝水,那就是她的这堂课上得不顺利,她在生气呢。

又是谁惹着你了?小林问。小林是班主任,池老师是他的科任,小林觉得有责任也有义务过问一些课堂上的事。

谁?你说是谁!池老师的反问句也用得小声小气。

是那个黄眼珠子吗?

你的学生,你当然了解。

我的学生,不也是你的学生吗?他又怎么了?小林问。

怎么了?整个一堂课,他不摸课本,不记笔记,瞪着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前面看,看得人家心里直发毛……

小林笑了。小林能想像得到,黄眼珠子是在直勾勾地盯着池老师看。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你能拿他怎么办呢。小林说,这也不能全怨黄眼珠子吧,他直勾勾地看,总有他直勾勾的原因,我上课的时候,他怎么不直勾勾的呢?

池老师又精致地喝了口水,说,你就护着你的学生吧。

小林说,你也要看到黄眼珠子的优点,黄眼珠子的观察力强,作文写得好,还是热心肠。你忘了?

小林想起一次池老师在讲课的时候,转身往黑板上写字,不想高跟鞋尖尖的鞋跟扎进了讲台的缝隙里,池老师的鞋跟掉了,脚脖子崴了,狼狈之中,是黄眼珠子背起池老师,送到了校医务室。后来,黄眼珠子又把讲台上所有的缝隙都钉得严严实实,别说高跟鞋,就是一根针也扎不进去。

池老师脸上露出难为情的样子,笑了。她的笑也是很精致的。

学校教师的宿舍和学生的宿舍是分开的,都在教学楼对面的平房里,一个在东面,一个在西面。教师宿舍窗前有两棵杨树,树上有两个黑乎乎的老鸹窝。

教师的宿舍和学生宿舍同样简陋。其实就是两间屋,一间住男老师,一间住着女老师,中间隔着一堵墙,墙是用木板钉成的,中间的缝隙用报纸糊上了。隔开了人,却隔不住声音。

女老师宿舍住着两个人,除池老师外,还有位女教师。那位女教师在城里有亲戚,不是经常在宿舍住。男老师宿舍的常住客也只有小林老师,另一位老师家在城郊,一周也住不上几天。经常的情况是,宿舍里只有池老师和小林两个人住宿。小林曾去过池老师的宿舍,有意思的是,小林和池老师的床是并列挨着的,只不过中间隔了一层木板。

辅导过晚自习,各自洗漱完毕,躺在各自的床上,两个人就可以隔着墙聊天了。

两个人的不同经历,都是在聊天中得知的。

池老师读的是省内的一所师范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企业中学任教。在那里认识了她的丈夫,毕业的第一年里就结了婚。刚上班的时候,企业还是不错的,可没几年,企业改制,学校就每况愈下了。教师们都想方设法找自己的出路,池老师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到这所小城中学应聘,结果很顺利地被录用了。传说她和前任校长是亲戚关系。小林没见过那位校长,他来到这所学校的时候,那位校长已经调走了。

小林读的是省城的一所师范大学,本来他是不想再回小城任教的,但由于种种原因,他还是被分回了小城,与他相处了两年多的女朋友也因此分手了。可以说,小林是带着一腔的伤痛来到这所小城中学的。

但他很乐观,常常和同事们开玩笑。学生们也爱听他讲课,说他幽默风趣。

这和池老师那忧郁的气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的女朋友是你的同班同学吗?池老师问。

不是。是外语系的,比我小一年级。小林说。

这么巧啊!池老师说。

怎么巧了?小林问。小林随即明白了,池老师也是学外语的。但这句话用在此时,有些其他的意味。因为隔着一堵墙,小林看不到池老师的表情,但他能想像得到。

小林的想像力很丰富。

小林读大学的时候,是校园里小有名气的诗人。那时他的头发很长,穿着很随意,有点落魄的样子。不像现在,他很为人师表。

尽管那时的小林很有才,但他学外语的女朋友却很高傲。小林看中的就是她漂亮外表后的那份高傲。他给女友写了很多信,每封信都是用诗写成的。在他的强大攻势下,他高傲的女友终于投降了。在他融进他怀抱的那一刻,她说了一长串英语,小林至今也没弄明白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墙那边没了声音,小林以为池老师睡着了,便停下来。可不一会儿,墙那边又传来细微的声音: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到了现在。

池老师在那边笑了,她说,这句话倒有些诗意。我真的不知道你写过那么多的诗。你能把你最得意的诗句读给我听吗?

小林说,那我就献丑了。不过,就是这句诗,打动了我的女朋友。

小林放大了声音,朗诵道:

多么希望

在未来的某一天里

你的乳房

将为我的孩子

哺乳……

那边没了声音。小林想,池老师睡着了吗?可随即他听到了池老师的声音:有些赤裸裸了,让人受不了。

小林得意的笑了。

池老师远没有小林那么健谈,总是喜欢静静地听,很少谈自己的事,也很少谈丈夫的事。小林想,池老师的丈夫很可能是学体育的,学体育的四肢发达,敢想敢干,特别喜欢外语系、中文系的女孩子。上大学时,小林眼睁睁地看到不少讲外语或说中文的女孩子被他们俘虏了。每次谈到丈夫时,池老师总是要轻轻地叹气。

小林知道,池老师的丈夫还在那家改制的企业里。

小林说,你找找校长,求求他,早日把他调过来算了。

我找过他多次了。池老师说,他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那就是有门儿。小林说,就是他一句话的事,他没说不行,那就是行。你给他上点货,他就答应了。

你是说送礼吗?我拉不下脸来。池老师说。

读书人就是死要面子。小林理解池老师的心情。当初,就有人给小林出主意,让他出点血活动活动,就可以不回这所学校。小林没做到。

再说校长那人不太好接触。“文革”前的老高中毕业生,在省城读的高中。后来又参加了一所重点师范院校的函授学习,拿了本科文凭。在他眼里,这比读过清华、北大还荣耀。 他不太看好那些读过正规师范的教师,说他们是书呆子。好在这些人不多,没几个。相反,他倒是很重视那些像他一样,通过函授、进修取得文凭的人,特别是那些从农村学校调上来的教师。说他们懂事儿,有社会活动能力,重要的工作要由他们去做。大会小会上,他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是学马列的,什么事都得一分为二……

记得去年冬天,一家报社相中了小林,要调他过去当编辑。结果校长死活就是不放,说小林人才难得,他不能不对事业负责,随便把小林放走。后来朋友告诉小林,你给他送点礼吧。小林先是不肯,后经不住朋友的一再鼓动,就想,送就送吧,就算体验生活吧。小林还记得那天晚上很冷,天下着雪。小林就像《雨巷》中那位女郎一样,挎着一筐鸭蛋,在校长家的门前焦急又彷徨。眼看着雪下得越发紧了,小林终于下定了决心,举手敲开了校长的家门。校长正和教育局的一位副局长热乎乎地喝酒,见突然进来一位雪人,着实吓了一跳。见他挎着一筐鸭蛋,还有那副局促的样子,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说,一起喝点酒吧,鸭蛋还是拿回去,我怎么能要你的鸭蛋呢?那位教育局的领导说,小伙子,还是安心工作吧,别往歪了想。小林顿时觉得脸像被谁打过一样,红肿起来。他不知道是怎么走出校长家门的。他把筐里的鸭蛋一个个地摔到路边的雪堆里,像甩掉了一个个的包袱。他望着天空,天空飘着的雪花竟然是美丽的。后来,他把这事告诉了朋友,朋友笑得前仰后合,最后叹了口气,说,你还是认命吧。

小林没对池老师讲这件事。他觉得很丢人。

那天是周末,池老师和小林都没有晚自习辅导任务。吃完饭,两个人一起从食堂往宿舍走。池老师问,准备怎么度周末啊?

随便,我这人从来没有什么计划。小林说。其实,小林很想请池老师一起出去看场电影。他们住宿的几个人曾一起出去活动过,但一对一的活动还没有。毕竟是男女同事,毕竟是小城太小,毕竟他们都是教师的身份,要为人师表嘛。

回到宿舍,池老师就敲墙,叫小林过去打扑克。

小林想,以前都是四个人打扑克,两个人怎么玩呀?但小林还是过去了。

女教师的宿舍总是很干净,空气中有一种很好闻的气息。小林的感觉就像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候,他常去女朋友的宿舍。

池老师换了身衣裳,是那种在宿舍里穿的很随意的衣裳。小林看着灯光下的池老师,有种梦幻般的感觉。他发现池老师今天的心情特别好,一改往日的文静,甚至有些活泼了。

他们盘腿坐在池老师的床上,用扑克牌玩那种叫做“斗鸡”的游戏。池老师玩得很认真,一旦发现小林偷牌,就孩子般地扑过去往回抢,有一次竟把小林从床上推到了地上。见小林的那副狼狈样儿,池老师笑得很开心。

小林想,池老师这么开心,一定有什么高兴的事。小林不急着问,他相信池老师会主动告诉他的。

两个人玩累了,就并排坐在床上,倚着墙聊天。果然不出小林所料,池老师告诉小林,她去找校长了。池老师说,多亏你给我打气,不然我是没有胆量去见校长的。

校长怎么说?

校长的态度出乎意料地好。池老师说,校长答应把这件事纳入重要日程,认真研究。后来校长还热情地邀请我到他家吃饭呢。

还是学马列的校长说得对,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平日里只看到校长很严肃的一面,说不定校长还是一位菩萨心肠的人呢。看到池老师那高兴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小林心里有种微微的失落感。

池老师似乎看懂了小林的心思,说,哪天我请你吃饭,专门感谢你。

小林说,能上你的床我就受宠若惊了,还好意思吃你的饭啊?

说什么呢你!池老师的脸红了。

小林恍过神来,知道有些用词不当,忙解释说,我的意思是……

不听不听……池老师捂上了耳朵。她在偷偷地笑。

一个教学研讨会,让小林离开学校半个月,当教师的,难得有出差的机会,小林平时总想能走出这座小城,到外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这次真的来到了省城,他倒有些想念自己的学校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想起了自己又脏又破的宿舍。还想什么呢?小林不想往下想,但他的心欺骗不了自己,他几次都在梦里梦见了池老师,梦见她很精致地喝水的样子,梦见她扑上来跟自己抢扑克牌的情景……

为什么要梦见池老师?人家可是有夫之妇啊。小林捶着自己的脑袋,想。她一个人和丈夫两地分居,怪艰苦的,作为同事,关心一下她不是应该的吗?小林有一万个关心池老师的理由,可是……小林想不出所以然来,他只盼着能快些回到学校。

学校自然还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小林的想念而有任何变化。只是池老师有点不一样,她和小林相遇的时候,没有像往常那样笑眯眯地看他。池老师从来都是用眼神和小林打招呼的。

可这次,池老师只是匆匆地瞥了小林一眼,就低头过去了。那有些慌张的样子让小林的心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听人说,就在小林出差期间,池老师的丈夫来过学校。池老师的丈夫是个很憨厚的人,不爱言语。校长在城里最好的饭店招待他吃饭,并答应把他调过来,做后勤工作。池老师的丈夫本来就不是教学的。小林还听说,校长很赏识池老师,要推荐她当校团委书记呢。小林苦笑。小林刚来学校时,校长也找他谈过,让他安心工作,将来可以当团委书记。

原来如此啊。

下雨了。

伏天的雨说来就来。从下班的时候开始下,一直到吃完晚饭,雨还没有停的意思。关门雨,也许会下一夜吧。

辅导完晚自习,小林就早早躺下了。他留意着隔壁的动静,除了窗外哗哗的雨声,一点声音都没有。

小林有些失望。

小林在失望和雨声中迷迷呼呼地睡着了。

一道刺眼的闪电将宿舍映得如同白昼,随即便是漆黑一片,几乎与此同时,一声炸雷在屋顶裂响,小林感到墙在震颤。

这时,小林听到隔壁有人在使劲地敲墙,大声地喊着:小林……小林……林老师……

小林起身冲出去,他推开池老师的门,池老师影子一样扑到小林的怀里。

我怕,我怕,有只老鼠钻到了我的床上……

不怕,不怕,哪有什么老鼠,你一定是做梦了。小林紧紧地抱着池老师,池老师浑身在瑟瑟发抖。

不要怕,这样的日子就要过去了,我知道了,你的丈夫……

不要你说,什么都不要说……池老师不让小林说,紧紧的,依偎在小林的怀里,渐渐的,安静下来。

那一刻,小林的脑子里翻动着几个成语:小鸟依人,柔若无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雨真的下了一夜。

这一夜,小林没有回到自己的宿舍。

秋天很快就来了。校园里的树叶黄了,被风一吹,就一片一片地落下来,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女孩子们都穿上了长裤,只有池老师还穿着裙子。

池老师是校园里最早穿裙子的,也是最晚不穿裙子的。小林班级里的黄眼珠子男生说,池老师对裙子的依恋,实质上是对春天的依恋。小林听了,只是笑,不加任何评论。

就是在这个秋天里,发生了一件出人意料的事。

高二学年组也就是小林和池老师所在的办公室被盗了。这也很平常,老师的办公室,除了粉笔就是考试卷子,有什么可偷的呢?可这个小偷偏偏把老师们的抽屉翻了个底朝上,抽屉里的东西扔了一地。

池老师的抽屉当然不能幸免,她抽屉里的几封信被翻了出来。

那是个秋高气爽的早晨。小林的心情很好。每天早晨,都是小林和池老师最早来到办公室,打扫屋子。一边打扫,一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他们住单身嘛。可这一天,小林刚走上高二学年所在的三楼,就见一群人在走廊的墙上看着什么,见小林来了,都神色匆匆地走了。小林走近一看,是几封手写的信件。不知是谁,把小偷从池老师抽屉里翻出来的信件贴到了墙上。

那是校长写给池老师的信。

你的冷漠让我心疼。我不相信,我的热情融化不了你的冰冷。我不计较你和前任校长的关系,只要你跟我好,你就什么都好……

一堆肉麻的话,让小林觉得像吃了苍蝇一般。特别是那句话,让小林的眼前黑了起来。当池老师脱下裙子的时候,春天就来了……

小林想起了男生黄眼珠子的作文。他想笑,男生黄眼珠子只知道池老师穿上裙子的时候春天就来了,而学马列的校长却深刻得多……

小林一把将信撕下来,哈哈大笑起来。他想起了校长的话,一切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

冬天过去,又是一个春天。

这时,小林带的班级也由高二变成了高三。学马列的校长挨了处分,被调到教育局任职了。池老师从办公室被盗的那天起,就悄悄地没了踪影。现在,小林的对桌不再是精致的池老师,而是一个吸着卷烟、呲着黄牙的老头。

小林翻开学生的作文,又看到了男生黄眼珠子的字句:

今年校园里的春天来得似乎特别晚,虽然小草早已发芽,柳树的枝条也已萌动,可是没有了池老师的裙子,校园里的春天就不再是春天了……

小林闭上眼睛,想,总有一天,我也要离开这里的。

她飘过

像梦一般地,

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

一枚丁香地,

我身旁飘过这个女郎;

她默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

走尽这雨巷。

在雨的哀曲里,

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

她的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的惆怅。

下雪了,是春天的雪。雪花在空中如柳絮一样洁白,一落到地上就化了,化成一地的泥泞。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19-11-19 05:56 , Processed in 0.338896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