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51|回复: 0

[史料] 曹辅民:这就是当年的台儿庄战场

[复制链接]

1818

主题

4223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691
发表于 2019-6-27 14: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来源:山东省情网    发布时间:2015-10-09


1444361525111314.jpg
       曹辅民,男,1920年生,安徽省淮北市孙町镇孙町村人。1936年高小毕业后,参加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在三十一师师部接听电话、译电报、管理地图。1938年3月,他随三十一师参加台儿庄战役。台儿庄战役后,到九十一团三营机枪连当排长,后到第二集团军许昌干训所学习。1938年6月至10月,参加武汉保卫战。1939年5月,参加随枣会战。1940年5月至6月,参加枣宜会战。历任机枪排排长、连长、营长、上尉参谋等职。1941年,郑州战役后被保送到湖北均县黄埔八分校学习深造,军校毕业后回到军部任少校部员,负责征兵工作直到抗战胜利。抗战胜利后返乡。

        2014年 5月10日,春雨蒙蒙,微风徐来,台儿庄大战纪念馆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参加过台儿庄战役的老兵曹辅民。曹辅民老人由于小脑萎缩,已不能行走,长年坐着轮椅。他在“1213”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安徽淮北团队和小儿子的陪护下,从安徽省淮北市孙町镇孙町村奔波3个多小时,专程来台儿庄祭奠战友。

        曹辅民出生于1920 年,上过私塾,后在安徽省宿县读高小,高小毕业后的1936 年, 适逢孙连仲第二集团军在此招募兵源,他便报名参了军,那年他只有16 岁。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因他年龄小、有文化、脑子机灵,安排他在师部接听电话、译电报、管理地图。

        1938 年3 月,他随三十一师开赴台儿庄前线。曹辅民老人回忆说:“当时三十一师指挥部就设在台儿庄运河铁路桥下一个地下室里,我的主要任务是看电话和管理地图,一分一秒都不敢离开,吃饭、睡觉、大小便都在里面。只听外边炮声震天, 枪声呼啸,喊杀声一片。后来打巷战时,战士们就在墙上掏洞用枪打,谁掏得快谁就赚便宜。有一次我就听见池峰城师长打电话说‘挑选身体强壮的,组织敢死队,一人一把大刀。炸掉浮桥,自绝后路,背水一战!’当时那个战争场面比你想象的要残酷得多,比电影里的要激烈,说用枪林弹雨来形容,枪弹比雨还要稠。”

        下午,曹辅民老人冒雨向台儿庄大战纪念碑敬献了鲜花,老人执意要从轮椅上站起来敬献鲜花,并鞠躬。之后参观展室。

        在展室里,老人异常激动,仿佛又回到了战场。他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和战斗场面,倍感亲切。当讲解员要为他讲解时,他说:“谢谢你,不要给我讲了,这些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我能看懂。”在李宗仁将军照片前,他端详良久,说:“这个是李宗仁,我在老河口见过他。”在作战地图前,他用拐杖指着地图,兴奋地说:“这个我熟悉,这就是以前的地图,这个是工事,这个是阵地,这个是河流,红的是敌人进攻路线,蓝的是我军进攻路线。”他指着一张照片说:“这是当时第五战区参谋长徐祖诒,我在黄埔八分校学习时,他是校主任。”

        他注视着孙连仲、田镇南、池锋城、黄樵松、屈伸、王震、王冠伍这些参战将领的照片,尽管他因为花眼看不到文字说明,但是他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来,并且还能说出他们的特点。他说:“二十七师黄樵松师长穿的是马裤呢,和别人的不一样。屈伸参谋处长喜欢穿马靴,王冠伍的下颚肥大。我们的池峰城师长喜欢打篮球,师里成立了篮球队,我是队员,每次军里搞篮球比赛我们都是冠军。当时篮球队队员里有个地下共产党,名字叫沙振海,每次军里开运动会,他都能拿到多项冠军,池师长对他不错。沙振海和我关系也很要好,他曾经要把他妹妹许配给我。”在放有大刀片的展柜前,他眼睛湿润了,说:“这就是我们的大刀,西北军每个战士都背一把大刀,刀把上系着红缨子,我们就是靠大刀砍杀鬼子。”说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唱起了《大刀进行曲》:“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在孙连仲的塑像前,坐在轮椅上曹辅民老人不由自主地行了一个军礼。他连看了两遍当年战地记者拍的影视资料,动情地说:“这就是当年的台儿庄战场,就是这个样子。”

参观完展室后,曹辅民老人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休息室里,他又回到了当年的峥嵘岁月。“台儿庄战役后,我们师只剩下200多人,撤到桐柏山区休整。”

        台儿庄战役后,曹辅民看到日寇所到之处烧杀抢掠,血气方刚的他义愤填膺,积极要求到第一线打鬼子。他的要求得到了满足,被下放到九十一团三营机枪连当排长,后到第二集团军许昌干训所学习。1938年6月至10月,曹辅民跟随部队参加了武汉保卫战。他所在的连是尖刀连,奉命一昼夜奔波210里山路,到达武汉北站占领阵地,堵截日军北上增援。他说:“一切准备完毕后我带人到附近村庄抱柴做饭,发现柴草堆里藏的都是八路军,一时双方紧张起来,我大声说各有任务,不要误会。便让他们赶快离开。次日,一个自称八路军军官的带人来我部接洽,愿意提供情报,合作阻击日军。后来部分日军前来开道,双方激战半小时,敌人退走,我军乘胜北上。”

        1939年5月,曹辅民参加随枣会战中的当阳战役。他说:“我师奉命在当阳以北布防,阻击日军西进。敌人依靠飞机和密集的炮火掩护,动用大量的坦克向我阵地横冲直闯。我们就利用夜晚偷袭日军。这次战役非常激烈,日军白天飞机密集扫射、轰炸,我军伤亡惨重。我所在机枪连冒着密集的炮火对空射击,激战一天使敌人无法前进。后来,我军大部队增援,把敌人包围,然后取得了胜利。”

1940年5月至6月,曹辅民参加枣宜会战。他回忆说:“信阳外围有一个鬼子的据点,我所在的一个营奉命攻击,我带领四挺重机枪负责掩护。结果摧毁了这个据点。”

        曹辅民历任机枪排排长、连长、营长、上尉参谋等职。1941年,郑州战役后被保送到湖北均县黄埔八分校学习深造,军校毕业后回到军部任少校部员,负责征兵工作直到抗战胜利。抗战胜利后,由于对家乡的思念,回到了家乡,结束了从军的生涯。1958年,由于是国民党旧军官的缘故,被送到黄山茶林场劳改5年,1963年遣返回家,“文化大革命”期间再次被管制。1988年,当地政府给他落实了政策,每月享受安徽省黄埔同学会的生活补助金260 元。

        曹辅民老人回忆到动情处,不由地唱起了黄埔军校校歌:
        怒潮澎湃,党旗飞舞,
        这是革命的黄埔。
        主义须贯彻,纪律莫放松,
        预备作奋斗的先锋。
        打条血路,引导被压迫民众,
        携着手,向前进……
        曹辅民老人在离开台儿庄大战纪念馆时,在留言簿写下了几句顺口溜:“老兵自知夕阳短,有心无力难奋蹄。但愿祖国繁荣盛,哪怕倭鬼乱放屁。”
        (采访 撰稿:郑学富)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0-3-31 22:31 , Processed in 0.148837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