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116|回复: 0

[浙江] 义乌北山村——亟待开发的红色旅游资源

[复制链接]

948

主题

2747

帖子

904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046
发表于 2018-12-20 22: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山村——亟待开发的红色旅游资源

  蔡百川  /   文

  义东北的山岭系会稽山余脉,这片大山之中,曾是诸(暨)义(乌)东(阳)革命根据旧地,坐落在山区中的大畈村,是原金萧地委的诞生地,与大畈毗邻的北山、大溪村是金萧支队、坚勇大队活动的中心区域之一。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这里发生了许多可歌可泣、可圈可点的革命斗争事迹。

  现属大陈镇的北山村,地处义乌最北端,海拔600余米,四周群山环抱,古树婆娑,竹浪滚滚,叠嶂映彩,风光旖旎。晴天山风送爽,雨时烟雾缭绕;春天花团锦蔟,夏天枝繁叶茂,秋天野果累累,冬天素裹银装。犹如瑶林仙境,天上人间。若登高远眺,令人心旷神怡。北山与诸暨市仅一山之隔,登上山顶山,义乌、诸暨、浦江三县市尽收眼底。只见山脚下溪水淙淙,清澈见底;密林间,鸟语声声,委婉动人。水声、鸟声,丛林、竹海,勾勒出一副迷人的画卷。毋庸置疑,北山是人们休闲养生的好去处,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有着光荣的革命斗争历史,是一处十分有价值,且又亟待开发的红色旅游资源。

  抗日战斗中的北山村

  北山村历史悠久。据北山《楼氏宗谱》记载,北山楼氏始祖乃乌伤楼氏始祖重玉公之四十世孙,讳养志,字文昌。至今已繁衍到23代,约有四五百年历史了。在楼养志定居北山时,已有池姓人定居于此约40年时光,故北山是楼、池两个姓氏的村子。由于地理环境等原因,解放前,北山村人丁并不兴旺。解放时,仅24户人家,84口人。北山村和大畈村相距5华里,和大溪村相隔仅2华里,所以,北山村和大畈村、大溪村在民国时同属八都第14保,北山和大溪各是14保中的一个甲。因处于八都与九都之间,且又地理环境特殊,故人们习惯称为“八都半”。解放后,大畈、北山两村还是同一个农会,属建设乡(后并入新新乡)管辖。1958年人民公社化时成立东塘管理区,北山村划归东塘管理区管辖(1961年10月改称东塘人民公社,1983年9月改称东塘乡),这时北山村是东塘乡的一个行政村,而大畈村则是楂林乡的一个行政村。2000年行政区划调整后,两个村又都是大陈镇的行政村了。

  1941年,日本军国主义为了发动太平洋战争和打通浙赣铁路线,于4月间发动了浙东战役。4月17日,从江西赶到诸暨安华作战的国军暂编十三师,一下火车,就受到日机轰炸,敌寇来势凶猛。入侵诸暨的日军企图进占义乌楂林之北的义门街,以截断国军的后方联络线和军需补给。要占领义门街,须通过国军防线。时暂编十三师驻扎在勾嵊山、安华以北的坑西、梅花潭头、越山、湖头、丰江周一带严阵以待。4月23日,进犯坑西之中路日军,遭到国军第一团抗击,在白峰岭一带摆开战场。国军的轻、重机枪一齐开火,猛烈扫射,重创日寇,日军十五师团六十联队大佐联队长小川伊佐雄、近卫师团通讯大队无线电第四队小佐队长当场毙命,敌少将指挥官受重伤,在抬到诸暨县城时死亡。日军恼羞成怒,以步、骑兵千余人向白峰岭发起猛攻。午后2时许,勾嵊山阵地失守。日军随即向驻宣何村的十三师司令部进攻,国军派出一个营从两侧反击,勇挫敌锋,稳住了阵脚,这便是白峰岭之战。

  5月12日,第十集团军总司令刘建绪(属顾祝同任司令长官的第三战区)命令坚守在安华至白峰岭一带防线的十三师,进入八都坑、九都坑向大畈村、三十六岗转移。十三师一部分撤至楂林东南九坞口、上坑仁一带时遭遇敌寇,战斗顿起。国军占据九坞口北面山背,轻重武器一齐开火猛击日军,日军不敌,只得逸去。国军下山后,经九坞口村,沿八都坑大路往东,继续向大畈村转移……

  13日,十三师另一部沿九都坑大路前进,宿营北山村。这个仅二十几户的小山村,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国军,少则一个班,多则一个排。当时国军的义门街方向通讯线缆已回收,军令、情报已不通,日军从九都坑岭脚进犯北山村,国军全然不知。

  这是一条通往北山村必经的古道,石彻踏步有400余级,路宽约1.5米,途中有凉亭(土地庙)供人小憩。国军在土地庙和庙旁的一个山洞均放了步哨。天还未亮,偷袭的日军干掉了土地庙旁的哨兵,迅速占领了北山村西南方的制高点大松树山。天蒙蒙亮时,北山村楼春谷的老婆少奶出村干农活,第一个发现了日本兵。她冒着生命危险,高声呼喊:“日本佬来了!日本佬来了!”惊动了熟睡中的国军和村民。最早听到叫声的宿营在金和菊家里的国军,拿起步枪冲出村外,抢占村北大树坞山头;宿营村西的国军枪占大龙头山制高点。国军的机枪、步枪一齐向占领大松树山的日军开火,枪弹如雨,硝烟弥漫,战斗十分激烈。日军机枪向困在北山村的国军扫射,4名抗日战士牺牲,多人负伤,村民程宝球大腿被日军子弹打中,鲜血直流;日军炮弹炸毁了北山村祠堂和民房10多间。因力量悬殊,十三师官兵只得边战边退,向诸暨县池家山方向撤去。日军步、骑兵随即占领了北山村,掠夺粮食、财物,无所不为,北山村遭到了史无前例的洗劫。山间古道被日军骑兵马匹践踏之后,铺设于路面的平整踏步卵石已东倒西歪,路面坑坑洼洼,根本难以行走。午后3时许,日军疯狂洗劫后,从北山村撤出,向大畈方向进发。

  后来得知,十三师撤到诸暨池家山后上了三十六岗,遭到日机大肆轰炸,泥石、弹片腾空,硝烟遮天蔽日,肢体横飞,血肉四溅,高山横路上尸体数以千计,惨状今古罕见。《浙江军事志》中载:这次会战,日本侵略军伤亡联队长以下约5000人,中国军队伤亡团长以下6000余人。据《诸暨县志》载:日军伤亡联队长以下约1300余人。国军参战军队有十六师、廿六师、六十三师、六十七师、七十九师、一○五师、一四八师、十三师、三十五师、三十师等10个师,伤亡团长以下5000余,失踪2000余人。这就是名闻遐迩的三十六岗战役。

  楼觉与北山

  北山是诸义东抗日根据地的重要小村,党领导的坚勇大队战士的身影时常在这里出现。党还在北山村建立了情报联络站、民兵模范班等抗日组织,开展人民游击战争。

  坚勇大队的第一任大队长楼觉(1908-1974),又名楼四林,义乌市苏溪镇立塘村人。立塘村的胡六妹是楼觉的亲房,丧夫改嫁到北山村,加上北山的童养媳金友凤、金和菊等都是立塘村人,是楼觉的族亲。北山原本群众基础较好,又加有亲族居住,对开展革命活动十分有利,故而1943年8月后,楼觉在任坚勇大队长这段时日,经常在大溪村住宿,北山也便成了他必到之地。他看到北山村农民缺衣少食,穷困潦倒,度日维艰,总是耐心地动员、教育堡垒户,要在共产党领导下起来干革命,并向群众宣讲党的“二五减租”政策……使群众懂得只有推翻封建统治阶级,才能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

  北山联络站负责人楼春元的养子金春潮,随母亲胡六妹迁居北山,今年已是76岁的老人了。他津津乐道地回顾了楼觉的一些革命轶事。1943年,楼觉奉命从四明山回义乌参与领导、指挥革命斗争,途中遇到紧急情况,急中生智,将上级指令塞入嘴中咽到肚子里。为了证实指令是否已被消化,他将三天的大便都用手仔细捏过,确信上级的指令已被消化后,才放心地到苏溪干起掩护身份的修铁路民工活。干了一个多月后,终于打听到了义西的抗日第八大队一中队活动情况,便去投奔八大队一中队。可是他的组织介绍信已丢失,八大队不可能轻信地发给枪支,他只能在队伍里任弹药兵担子弹。一个月后,在一次中队大会上碰到大队长李一群,才证明了他的身份,他也由此成了八大队的一名指挥员。8月,中共金属特派员陈雨笠,为贯彻执行浙东区党委关于开辟诸义东的指示,从八大队二中队抽出其中原严州中队的60多名指战员,由江征帆、楼觉等率领,于同月21日深夜,攻克楂林镇伪军据点。旗开得胜后,因势利导,成立了坚勇大队,楼觉被任命为坚勇大队的大队长。同年12月,楼觉上调至金萧支队,任支队参谋。在任坚勇大队长的这段日子里,楼觉与北山群众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楼觉可歌可泣的革命事迹已经深深地在北山人民群众心中扎根。

  棺材底下藏军款

  7岁就到北山当童养媳的金和菊说,有一次她和池明义两人将坚勇大队一袋钞票藏到停放在平头山的棺材下面,为抗日工作干了一件事。

  在旧社会,金和菊的家里很穷,靠种山玉米、山番薯,伐竹卖柴度日。她家虽有三间破旧的木结构楼房,但楼上低得连人都站不直,光线阴暗,后门走出便是竹山、柴山,可谓是开门见山坡,起步爬山坡。抗日时期,这幢倚山的破旧木屋却成了金萧支队的一个秘密联络站,公公楼春元是联络站站长,周芝山、何月芳等地下工作者经常出入、住宿她家,被武工队称为堡垒户。金和菊和金春潮(楼春元的养子),时年仅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时常被父母亲委以放哨、送饭、送信等任务,他们都一个接一个地完成了。

  1944年3月,诸义东办事处设立了财政科,负责筹粮、筹款、采购军用物资、供应部队给养等各项任务。科下设粮秣股、税务股、诸南财经股。是年7月,在义北芦柴、白峰岭设立税务站,征收商品过境税。8月,白峰岭税务站移到岭下金和蒋齐村,在诸南相继设立了6个税务站,东阳岭北周也设立流动税务站。由于税务站分散各地,税务人员的安全就主要靠地下党和当地群众掩护,有随时遭到日伪顽袭击的危险,共产党员蔡八大,就是从岭下金税务站回义北途中遭遇日寇而牺牲的。

  1944年秋,这天天气晴朗,太阳光似乎还想再次发挥它那灼热的余威,人们身上还是感到热烘烘的。金和菊午后喂完猪正准备上山干农活去,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她的眼前。她虽不知他姓甚名谁,但可以肯定是坚勇大队的税务干部。这人背着一个大包裹,流着汗气喘吁吁地从岭脚沿上坡路来到她家门口,嘱咐她说:“这是一笔坚勇大队的活动经费,赶快把它藏起来,务必要保护好。”金和菊二话没说,就爽快地接受了任务。

  税务干部走后,金和菊却感到完成这一任务的艰巨。这包钱是决不能落到敌人手里的,但藏到那里好呢?这时,她想到了村里的池明义。池明义为人正直、颇有胆量,处事机灵,还未娶亲,家庭负担亦较轻。有一次,国民党伪军到北山村来抓捕一个地下党工作者,他便自告奋勇为国民党军队“带路”,七转八转,转了半天也没有抓到这个地下党工作者。伪军扑了空,村民也乘机逃到山上躲避,既救下了地下党工作者,又使大家躲过了一次劫难。又一次,伪军在金和菊家的鸡窝抓了两只老母鸡,池明义立即上前去帮着拿鸡。他故意将脚拌到家具上,人跌倒了,母鸡也随之飞走了……

  金和菊来到池明义家,正巧池明义在家。说明了原委后,两人商议了一番……池明义背了一把锄头,肩挑畚箕来到金和菊家,金和菊也提着一只大菜篮,两人装成上山干活、拔猪草模样,在大白天,把坚勇大队的一大包钞票藏到平头山停放着的棺材底下。

  在旧社会,义乌有个民俗典故。人死了后,若阴阳先生说此人阳数未尽,阎罗王不收,就要搁棺数年后方可入土。所谓搁棺,就是在棺材底下垫上几块砖头将棺材离地托起,到阳数尽时再入土安葬。因此,有的村子就造了专门停放棺材的房子,但有的村子没有这种专用房子,那就只得将棺材露天停放,在棺材上面盖上用稻草打成的“茅扇”以防日晒雨淋。这平头山就是北山村专门用来停放棺材的地方。满山遍野杂草丛生,臭气阵阵,再加上那一具具令人生畏的棺材,显得阴森恐怖,人若到此,恐惧之心油然而生,一般人平时都不愿去这种地方。金和菊和池明义就是抓住这个特点,大胆地将钞票埋在棺材底下。

  次日,国民党几个探子到北山村刺探情报,有的群众说:“昨天有个背着大包裹的中年人向大溪方向去了。”有的说:“这人在北山村曾停留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去向。”有的说:“这人好象是商人,大概是到大山区了解山货行情来的。”……国民党的探子闹腾了半天也得不到一点真实的情况,只得无奈离去,当然,更不会想到去平头山那种令人恐怖的地方去看看。过了几天,坚勇大队取走了放在棺材底下的活动经费。人们称赞金和菊、池明义两人为抗日工作干了一件好事。

  坚勇大队服装厂“仓库”

  孟姗春是位热血女青年,义乌稠城镇人。受楼觉指派,她是最早到北山村从事宣传抗日救亡活动的。到北山后住在楼金木家里,晚上就和金木老婆睡同一张床。她向群众讲解革命道理,教唱革命歌曲,干得有声有色,大大地激发了群众的革命热情。

  那时诸暨的何步耀土顽部队驻在九都山府村。其部下蒋永寿(十都宦塘人),先前曾在北山活动,时间较长,对北山情况了如指掌。为安全起见,孟姗春搬到北山村附近的山岙——楼竹坞一个农民搭的看山铺去住。那个曾是用来驱赶野猪啃食山玉米、避风雨用的山铺(当地农民也叫山厂),成了地下党工作者的宿营地。从楼竹坞山铺往山顶爬100多米翻过山岗即是诸暨县管辖地域,对于躲避国民党楂林镇自卫队或何步耀土顽部队的袭击是十分有利的。从这个山铺向北横走过一个小山脊便是草石坞,这草石坞巨石叠嶂,竹木丛生,一派深山老林的景象。山上有一个大山洞,可栖身三四人,洞口边沿竖着一块数吨重的巨石,恰好把洞口遮住,不到洞前是发现不了山洞的,这是一处隐蔽藏身的绝佳之地。若发生紧急情况时,只要人往洞里一躲,就如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孟姗春正是看中了这个十二分有利的地理环境,随身携带了2枚手榴弹到楼竹坞山铺居住的。对于一个年青的女子,单身一人居住于高山之巅的深山老林里,没有为革命献身的英雄虎胆是做不到的。平时她只与北山胡六妹的丈夫楼春元(联络站长)单线联系,她的食宿也由楼春元负责。

  1943年10、11月间,坚勇大队运来一批军用布疋堆放在楼竹坞山铺里,这山铺也就成了坚勇大队的服装厂“仓库”。当时由北山村民兵模范班人员负责背布上山的运输工作,有楼金木(模范班班长)、楼春元、楼有水、楼财金、楼有福、楼余成(土名拾壹)等。据今年86岁的金友凤回忆说,坚勇大队军纪严明,办事规矩,对参加背布的人都付给布疋抵背布的工资。这一来,孟姗春便成了服装厂“仓库”的保管员。这些布疋陆续搬到园家坟头吕小狗家加工成军服。吕小狗家独门独户便于隐蔽,时有裁缝工陈承荃、陈洪伦、郑有昌三人,他们都是大陈镇人。孟姗春是这次加工坚勇大队战士过冬军服负责人之一。

  孟姗春住在楼竹坞山铺看守布疋一个多月,她恪尽职守,克服种种困难,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有一次,不知何故,在夜间,山铺突然失火。这时的山铺内仅孟姗春一人,她竭尽全力,及时扑救,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眼看这批用来革命战士防冻御寒的军用物资要化为灰烬,孟姗春的心如刀扎般的刺痛。天无绝人之路,这时天空作美,及时下了场大雨,大火马上便失去淫威,刚窜起的火焰熄灭了。军用布疋被完好无损地保存下来,有的布仅被烧掉一只角。孟姗春坚强的革命意志,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深受北山村老百姓的赞扬,至今人们还怀念她。北撤后,她是新四军的一名优秀女战士,解放后在宁夏自治区工作。

  当时服装厂的三位裁缝,解放后都是区、乡政府的干部,陈洪伦曾任苏溪区公安特派员,群众亲热地叫他“陈公安”;陈承荃曾任东塘乡、大陈乡副书记等职;郑有昌曾任大陈一村党支部书记、苏溪区供销社主任等职。他们都为党的事业奋斗一生,对革命做出了贡献。如今北山村群众还念念不忘他们在北山村干革命的事迹。

  保安团一次抓走二十三个村民

  1944年5月,国民党浙江保安五团的特工队,驻在诸(暨)南化泉乡的池家山。这是一个六七十户人家的小山村,处在诸暨和义乌交界的高山区。相传明末清初,此地曾有一位叫“池山驼背”的侠客,武艺精通,本领高强,常为穷人打抱不平。后人为纪念他,就把村名取作池家山。

  在池家山村子西南角的山边,有座房子是王欲仁的家,浙保五团的特工队就驻扎在这座房子里。

  这个特工队有20余人,队长叫童公灿,是诸南化泉乡双园湾人;副队长姓潘,四川人,还带着个妻子,特务们都叫她“潘太太”,也经常从事特务活动。

  特工队的特务,经常化装成老百姓混入义北根据地,搜集情报,是浙保五团的耳目和鹰犬,对我军危害极大。浙保五团专横跋扈、横行乡里、鱼肉百姓,初到池家山时,就把路上随意抓来的12名群众,当成共军情报员残暴杀害。他们还经常把过路的人抓来,诬指为共产党的情报,以勒索财物。老百姓在特工队的魔影笼罩下,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这是一个令人切齿痛恨的“毒瘤”。小坚勇大队(坚勇大队上升主力后重新组建的游击队)江征帆政委和陈福明大队长商议后,决心铲除这个“毒瘤”。经过敌情分析,决定用偷袭的战术消灭池家山特工队。

  从小坚勇驻地到池家山必须经过北山对面属九都的山府村,从山府村走大路要经过八都大畈村,走小路要翻过高山才能抵达。而大畈有浙保五团的二个营驻扎,如果我军行动被敌人发觉,若敌军在大畈堵住我军,和池家山敌军来个两面夹击,我军将无路可退,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军必须走小路,神不知鬼不觉地袭击池家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歼灭特工队,并且还不能惊动驻在池家山村中的另一个营的敌军,才能取胜。这一行动,犹如虎口拔牙,是一次十分艰难的冒险行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小坚勇大队以革命的大无畏精神,毅然采取了这万分危险的冒险行动。

  5月18日晚饭后,部队从八都的婆姆村集结出发。这天,天气晴朗,西下的夕阳,在天际抹上了一片彩霞,犹如给出征的子弟兵壮行。小坚勇的战士们精神振奋地踏上了征途。部队经杜门向东转入九都坑时已过黄昏,黑幕已渐渐地笼罩大地,到达山府村时已快半夜。部队旋即转向东北,上山直插池家山。这段山上的羊肠小道更是崎岖难行,行军速度显然慢了下来,经过艰难的跋涉,直到拂晓前才赶到池家山。

  陈福明率队避开敌军岗哨,绕道到浙保五团特工队驻地,把宅子包围了起来。这时万籁俱寂,敌军毫无察觉。陈雄带领侦察班率先冲入房中。当敌人听到声响,在床上睁开朦胧的眼睛时,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已对准了他们,敌人被吓得瘫在床上缩成一团。随后,金成华带领分队冲进去缴了他们的枪。与此同时,黄勇和几个侦察员踢开了童队长和潘副队长的房门,把特工队正副队长和“潘太太”三人都捆绑起来,并缴到手枪两支。看看目的已经达到,事不宜迟,陈福明立即率队押着俘虏,迅速离开池家山沿原路返回。

  部队返回杜门村时,已快到9时。这时大家饥肠辘辘,事务长从小店里买来芝麻饼分发给大家充饥。群众也送来开水,供战士们解渴。这时,忽见九都坑我方情报员匆匆赶来报告:“浙保五团驻大畈的两个营得知我军袭击池家山后已尾追而来,先头部队快到杜门了!”情势危急,必须立即回避与敌正面交锋。陈福明和江征帆立即作出了对特工队的处理决定:除两个队长和那个“队长太太”外,其余的俘虏经教育后释放。江征帆、陈福明果断地率部队押着三个俘虏离开杜门,沿着北面山边道路撤向婆姆村。

  不一会,浙保五团三营的部队进了杜门,听说小坚勇刚走,又追出一里多路,可是已找不到小坚勇的影子,只得返回杜门和后面的浙保五团一营会合。两个营长无可奈何,只得率队回去向团长复命。

  在浙保五团两个营的回撤途中,高路、山府、北山、大溪、平原等大小村庄都遭了殃。北山这个小村被浙保五团抓去23个村民,其中北山村民19人,外地来的工匠4人。北山村甲长楼春元(继任甲长)等23人被保安团用麻绳一个个捆绑起来连成一串,要押送到浙保五团驻地大畈村审讯。北山村被抓的人的家人哭声连天,但浙保五团凶若恶神,狠似狼虎,他们用枪托打人,用脚乱踢百姓,根本不理会北山村群众的正义呼声,强行将23个老百姓押解到大畈村去。

  这些无辜的北山村老百姓被抓到大畈村后,遭到拳打脚踢,枪托、鞭子毒打,坐老虎凳,老鸦飞的刑罚,受尽了各种各样的酷刑,但始终没有吐露半点小坚勇大队的活动消息。与此同时,大畈村第14保保长叶金卫、叶官金等人出面说情、担保,保安团只得无奈释放了被关押的北山村民。

  四农户代管军粮

  1945年9月23日,小坚勇大队和诸义东的党政干部奉命北撤。10月1日,小坚勇大队与金萧支队主力一起抵达上虞县城丰惠镇,金萧支队及金萧地委所属各县地方武装整编为第六支队(支队长彭林,政委杨思一)。小坚勇大队和支部、机关改编为直属大队(大队长陈福明、政治教导员马丁)。是月6日晨抵达临山镇,在杭州湾南边的大厅丘登上木帆船,告别浙东父老乡亲北上抗日。

  金萧支队主力北撤后,驻扎在苏溪前店、新屋地区的汉奸王升部队,投靠了国民党,摇身一变,成了国军。王升部于是年11、12月以搜查小坚勇军粮名义窜犯九都坑、八都坑山区各村“清剿”,奸淫掳掠,肆虐百姓。王升土顽部队到北山村时,他们不知哪家农户有代管军粮,就采取全村搜查,强行闯入各家各户翻仓倒柜,进行掠夺,凡发现尖头的稻谷就统统抢去,说什么尖头谷是平原地区生产的稻谷,是小坚勇大队征集的军粮。

  当时北山村有楼春元、楼有水、楼金木、池明星等4户农民秘密为小坚勇大队代管军粮,每户代管谷子二三百斤。代管农户冒着“通匪”、“资敌”等风险,为子弟兵的生存和壮大作出了牺牲。北山村楼金木(模范班班长)家,那年轮到种太公田,收获的谷子有32箩,约计3000斤左右,全部被王升部队抢去,一年的辛劳化为乌有。楼有水家为小坚勇大队代管军粮300斤亦被王升部队抢去。楼春元家代管军粮200斤稻谷,在小坚勇大队北撤时,已经折价上交大队税务干部。但他家的粮食还是被王升部队抢个精光。

  1945年农历十一月,龙门脚独户农民叶养湖(今年80岁)娶亲。这天,金萧地区联络员周芝山、诸义东特派员金平欧等13人到龙门脚活动。忠厚老实的叶养湖告诉金平欧,前几天有一个操东阳口音的外地人到这一带来买羊,可能是便衣侦探,要加倍小心防范。周芝山听到这一情报后,告诫金平欧要倍加小心,却没有引起金的注意。有麻痹思想,没有做好战斗准备的金平欧,就在这一天在龙门脚山上遇上了全副武装的楂林乡自卫队。在突围战斗中,金平欧丢失了一个公文包,被自卫队捡去。公文包里有代管军粮农户的单据,另有收藏人、见证人(甲长)的姓名。十二月,楂林镇自卫队以代管军粮单据为凭,到北山村向4户代管军粮的农户索取,这些农户又遭到一次灾难。楼春元家粮食已被抢光,自卫队就把他家的谷柜劈破,还把楼春元抓去严刑拷打。楼春元没有招供,敌人抓不到证据,无奈只得释放回家。

  会稽山抗暴游击队

  1947年2月22、24日,以周芝山为队长的会稽山抗暴游击队在方山、楼家接连两次被浙江保安团包围。游击队奋起突围,3名战士英勇牺牲、2名战士负伤。受此重创后,部队化整为零,组成短小精干的战斗小组,坚持武装斗争,开展游击战。

  部队决定向诸义东地区发展。4月21日,从嵊县到义乌北乡大溪村宿营,这里是诸(暨)、义(乌)、东(阳)三县毗连的大山区,是抗日时期的游击根据地,也是新四军主力北撤之后,周芝山率领的武工队经常出没的地区。这里群众基础好,又远离敌人据点。因此,到了宿营地后,周芝山信心十足地告诉大家,离这里仅2华里的北山村,有金萧支队地下联络站,有情况即可转移,在这里可放心休息两天。

  在大溪村联络员骆天生(土名熊)家住下后,周芝山病倒了。接连两天,他抱病躺在床上召开党员会议。为了开会,党员集中住在同一座房子里,一个班的长枪队员住在另一座房子里。当时,大家都以为这里比较安全,所以连着两天党员开会也没有派出步哨。殊不知队伍来到的当天晚上,九都最北端的山府村保队附傅新春就偷偷地向国民党楂林镇自卫队告密去了,而北山、大溪的联络站人员却全然不晓。

  第三天,楂林镇自卫队由保队附傅新春带路,经山府村后面的横路,直插大溪村偷袭武工队。在经过仅二户人家的平原小村时,刚好碰到饭后出门去干农活的胡全福,楂林镇自卫队就强行要他带路。

  近中午时分,大溪村里突然犬声狂吠。坐在窗口的机枪手刘福全伸出头向外一看,只见房子外面已全是敌军。“敌人包围了!”随着刘福全的一声惊叫,参加会议的全体党员一齐掏出短枪,冲向楼下突围,战斗开始了……

  分队长裘孝庭为了去掌握长枪班,第一个冲出大门。他跑出仅几十米就被敌人的机枪击倒牺牲。其他同志都冒着弹雨跟进,齐昌瑞、楼春阳的衣服被穿了几个洞。周芝山突出重围,冲到山顶,坐在地上,一边呕吐,一边流泪,他深深责备自己思想麻痹,痛哭优秀党员裘孝庭的阵亡,更担心长枪班的安危。

  由于游击队员英勇奋战,除裘孝庭牺牲外,其他同志全部突围出来。虽然大家都没有说话,但没有丝豪的沮丧和埋怨。眼神就是语言,是理解,是信任。周芝山擦干了眼泪,站起来说:“同志们,走!到路南去!”

  天下着蒙蒙细雨,大家冒雨起程了……

  是年下半年,会稽山抗暴游击队认真总结大溪突围战的经验教训,为搞清告密者的身份及内情,先后派出两名游击队员化装成长工身份,到山府村干起了长工,砍伐竹木、种田担粪,繁重的体力劳动无所不及。以此为掩护进行秘密调查一年多,终于查清了告密者的情况。

  1948年底,周芝山派出一个20余人的分队到大畈、北山活动,以惩办告密者,保卫根据地。在党的地下联络站人员和贫苦农民群众的支持和掩护下,抓捕了大溪突围战的告密者山府村保队附傅新春等5人,带到北山村祠堂里审训。傅新春对告密事实供认不讳。周芝山派来执行任务的分队长,决定将恶贯满盈的傅新春和胡金福两人就地处决,其他3人经教育后释放回家。北山村群众得知这一消息后,当即向分队长说明,胡金福是在敌人强迫下带路的,他原是忠厚老实的农民,一直支持党领导下的游击战争,应予从宽处理。再加山府、北山两村仅隔一条九都溪,距离近,若错杀了胡金福,万一惹恼了山府村,他们仗着大村人多势众欺凌小村,要招致麻烦。由于北山村群众的申辩,考虑到实际情况,分队长采纳了北山群众的意见,释放了胡金福。只将傅新春押到八都坑的齐家坞村附近执刑,傅新春终成刀下之鬼,这便是告密者应有的可耻下场。诸义东革命根据地人民无不拍手称快,大长了人民的志气!


“如果一个事物一个人,
让你觉得眼花缭乱,
那么大概率是错的、假的、低劣的。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
都简洁而优雅,朴素到一剑封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19-8-24 10:15 , Processed in 0.15687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