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回家
查看: 387|回复: 0

[资料] 四库书目家族

[复制链接]

142

主题

512

帖子

124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49
发表于 2018-12-10 16:5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库书目家族  林申清

  内容提要 本文从应用目录学角度出发,比较全面地考查了《四库全书》从征集到编纂、乃至后人修补、续补、研究《四库》所形成的各种有关目录,并客观地介绍了各类书目的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过程。各种书目尽可能给出解题。

  关键词 四库全书 书目 目录


  《四库全书》是清代乾隆年间编纂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部丛书。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统计,共著录书籍3461种,79309卷;存目书籍6793种,93551卷;总计10254种,172860卷,几乎囊括了清乾隆以前中国历史上的主要典籍,因而被誉为传统文化之总汇,古代典籍之渊薮。而它的副产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作为我国现存最大的解题书目,则又标志着清代目录学的最高成就。二百多年来,许多学者围绕着《四库全书》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或探讨其版本,或订正其讹误,或考征其征集与纂修过程,由此产生了不计其数的专著和工具书,从而形成了一种专门的学问——四库学。
  迄今而止,四库书目数以百计,俨然已成为一个庞大的书目家庭。从应用目录学角度来看,这个家族可分为:“四库纂修前目录”(如征书目录),“四库纂修中目录”(如《总目提要》及各种禁书目录),“四库纂修后目录”(如各种续补目录),及“专门目录”(如版本目录)。它们各司所职,从不同角度记载了我国的文化概貌和修纂《四库全书》的历史,而绝非一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所能全部包容,此治目录学者不可不知。下面谨就所闻,分别介绍四库书目家族如下。

微信图片_20181210165533.jpg
  一、征书目录
  纂修《四库全书》,从乾隆三十七年(1772)下诏征求当时国内所有典籍起,到五十九年(1794)《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二百卷刻成颁行止,由于各省官吏、收藏家的进献,加上内府武英殿所庋藏的书籍,就其完成采进底本的进度来讲,是相当迅速的。但我们今天如把采进目录与各藏书家藏书目录加以比较,可知进书之事,并不彻底,其中不乏虚应故事。

  1.(清)沈初:《浙江采集遗书总录》
  十册,杭州刻本。《四库采进书目》附有“浙江采集遗书目录简目”,但《采进目录》之“简目”删去了原刊本的“各书要指”,故虽有《四库采进书目》而《浙江采集遗书总录》不可废弃。

  2.(清)黄烈:《江苏采辑遗书目录》
  抄本。《四库采进书目》附有“江苏采辑遗书目录简目”。

  3.各省进呈书目
  题涵秋阁抄,不著撰人名氏。记乾隆时京内外进呈四库书名凡九千余种。原书名作“进呈书目”,1921年商务印书馆据该抄本排印,四册。在《涵芬楼秘籍》第十集。

  4.《四库采进书目》
  原名《各省进呈书目》。吴慰祖校订。商务印书馆1960年排印本。计收书二万余部,附有“人名索引”和“书名索引”。

  二、永乐大典辑出书目
  从《永乐大典》中搜辑佚书,是四库全书馆最早进行的一项工作。经过众多学者的辛勤工作,终于使数百种古书亡而复传,蔚为大观。如邵晋涵辑薛居正《旧五代史》,戴震辑《算经五书》等尤为珍贵。

  5.孙冯翼:《四库全书辑录永乐大典本书目》三十年代《辽海丛书》本。包括《四库全书》著录并存目的所有书名、卷数、撰人等。

  6.郝庆柏:《永乐大典书目考》
  四卷。1922年《辽海丛书》本。卷一记“四库”收入之《永乐大典》辑出本:卷二为入“四库存目”者;卷三为《四库总目》以后辑出之书;卷四《永乐大典》原卷数下引用之书。

  7.田继宗:《四库全书永乐大典版本考》
  稿本。

  8.孙毓修:《永乐大典本辑书目》
  稿本。现存复旦大学图书馆。

  9.栾贵明:《四库辑本别集拾遗》
  二册。1983年中华书局排印本。汇辑《四库全书》“永乐大典本”别集漏辑条目165种。包括刊入《武英殿聚珍版丛书》者28种,收入《四库珍本丛书初集》者65种,其他版本72种。

  三、提要目录
  《四库全书》中各书之提要有“提要分纂稿”、“书前提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之别。当时,曾先由分校官或纂修官各作一篇提要(现存三家提要分纂稿,即其残存之原作);各篇提要经总纂官改订或重作后,冠于各书之前,称“书前提要”;“书前提要”录出汇为一书,再经总纂官、总目协纂官改订或重作后,编成“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10.纪昀《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二百卷,其版本有乾隆五十四年(1789)武英殿聚珍版印本、乾隆五十九年浙江翻刻武英殿本、乾隆间湖州沈氏刊本、同治七年(1868)广东书局刊本、光绪十四年(1888)上海漱石山庄石印本、宣统二年(1910)上海存古斋石印本、1926年上海大东书局影印武英殿本、1933年上海商务印书馆铅印本、1965年北京中华书局影印本。

  11.于敏中《四库全书简明目录》
  二十卷,其版本有乾隆四十九年(1784)杭州鲍廷博知不足斋(一说赵怀玉)刊本、乾隆间谢启昆刊本、乾隆间湖州沈氏刊本、同治七年(1868)广东书局刊本、光绪十年(1884)上海同文书局石印本、光绪十四年(1888)畅怀书屋活字本、同年漱石山房石印本、光绪二十年(1894)上海点石斋石印本、1921年印刷局石印本、1924年上海扫叶山房石印本、1957年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铅印本、198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据古典文学出版社重印本。值得说明的是,《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成于乾隆四十七年(1782),当时已有馆臣赵怀玉录出副本,并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刊于杭州,而此时《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尚在增改之中。故《简明目录》并非纯系《总目提要》之节录,而是据文渊阁本“书前提要”另作者,所载条目与《总目提要》亦有所出入。现今一些工具书,包括《辞海》在内,均言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成书的次年据《总目提要》另编简编本《简明目录》误。此外,《简明目录》中,“杭本”最早,“湖本”为定本,二者间的条目、解题亦有所差异。如“湖本”删去了(明)李清《南北史合注》、(清)周亮工《闽小记》等犯忌之作,但同时也增补了其它一些“杭本”未录之书。

  12.周中孚《四库全书存目要略》
  二十六卷,稿本。“四库”著录之书虽有《简明目录》,但未及存目,后虽有乾隆间胡虔编《四库全书附存目录》十卷,然又无解题。此则仿《简明目录》体例而汇辑“存目”之提要而成。

  13.纪昀:《文溯阁四库全书提要》
  该书为四库七阁各阁之书前提要,是根据总纂官修改后的《总目提要》抄写的,它们“分之则散弁诸编,合之则共为总目”,按理二者应当一致,但实际上并不然。因为阁书提要抄成在前,《总目》定稿刊刻在后,中间相距十余年。此间,总纂官纪昀等人又将汇总后的提要进行了多次修改,因而使《总目提要》和阁书的“书前提要”在文字、体例、观点等方面多有不同之处。1927年,陈垣、阚铎、陶湘、尹炎武等人曾有影印《四库全书》原本提要(即书前提要)之发起,后沈阳拟印文溯阁《四库全书》,辽海学社因先将文溯阁《四库全书》之“书前提要”辑出刊行。是为唯一单行的阁本提要专印本。卷末附有:补遗、解题、书名索引、《文溯阁四库全书提要》与总目异同表、聚珍版本提要与四库本提要异同表。解题、索引为金毓黻编,异同表为郝庆柏编。各阁四库之书前提要,互有异同。

  14.翁方纲:《翁苏斋所纂提要书稿》
  一百五十册,稿本,收经史子集各部书之提要凡1000余篇,是一部合校书笔记、随笔、杂抄,乃至缮录说明等内容在内的手稿。所载各书,有的除撰写提要外,还抄录其书篇目、序跋以及部分内容,甚至摹写藏书家印章字迹;有的则仅略记数语,或言该书抄录时注意事项,或说明不该校阅之理由,并未正式撰写提要。按:翁方纲所撰原稿失佚,现已知藏澳门何东图书馆。上海复旦大学图书馆藏有据翁氏原稿抄录并略加铨次的副本两部。

  15.邵晋涵《四库全书提要分纂稿》
  一卷,收提要37篇,光绪十七年(1891)《绍兴先正遗书》本。《聚学斋丛书》本,题名为《南江书录》。

  16.姚鼐:《姚惜抱书录》
  收经史子集各部书提要89篇。光绪五年(1879)《惜抱轩遗书三种》本。

  17.《四库著录江西先哲遗书抄目》
  四卷,《豫章丛书》本。

  18.《四库湖北先正遗书提要》
  四卷,存目4卷,札记1卷,沔阳刻本。此外如河北、安徽等省亦有从《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抄出其本省人著作之书目及其提要者,或独立自成卷册,或刊于期刊杂志。然以江西、湖北用此法最早。

  19.丁福保:《四库全书提要医学类》
  一册,医学书局排印本。

  20.李经纬、孙学威:《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医家类及续编》
  1992年上海科技出版社排印本。分为“医家类”和“医家类续编”两大部分。分别按类编排,并详加点校。附阮元“四库未收书目提要”,有“书名索引”、“人名索引”。

  21.杨家骆:《四库大辞典》
  一册,《中国图书大辞典》编纂处1932年排印本。分为辞典部、概述部、助检部三部分。后《四库学典》即据此改编而成。

  22.韩非木:《四库之门》
  一册,中华书局1948年排印本。选取作者认为《四库全书》中应选读的重要书名,每书附著者小传和内容述要。

  四、书名目录(无提要)
  23.李滋然:《四库全书书目表四卷》附四库未收书目表一卷
  宣统三年(1911)京华印书局排印本、大东书局影印《四库全书总目》附印本。从《四库总目》中抽出书名、卷数、撰者、版本诸项。四库著录本置于上栏,存目本入下栏,与《简明目录》不同处记于眉上。

  24.纪昀:《四库全书简明目录》
  一册,营造学社影印附入“文渊阁丛书全景”函中本。按:此与有提要的《四库全书简明目录》同名而非一书。

  25.何遵先:《四库全书目录》
  四十五卷,祁县刻本。

  26.胡虔:《四库全书附存目录》
  十卷,乾隆间胡氏刊本,光绪十年广州学海堂刊本,当时,虽有《简明目录》行于世,但未及存目,此则列举存目之书名、卷数、撰人等。

  27.费莫文良《四库书目略》
  二十卷,同治九年(1870)自刻本,包括四库著录之书和存目之书的书名、卷数、著者。卷末“附录”列举《(杭本)简明目录》、胡氏《附存目录》、《总目》所无之书。

  28.世纲、英麟:《文津阁四库书目》
  二册,抄本。

  29.陈垣:《四库全书书目考略》
  四十卷,系1920年筹印《四库全书》点查文津阁本时所编,各书注明函册卷页。

  30.《文津阁分架图》
  四册,绘图本。

  31.《文渊阁架槅图》
  二册,绘图本。

  32.绍英:《清查四库全书架槅图》
  四册,系1917年清查文渊阁本时所编。

  33.《文澜阁藏钦定四库全书目录》
  四册,竹书堂朱丝栏抄本。藏清华大学。

  34.《壬子文澜阁所存书目》
  五卷,浙江书局刻本,四库七阁中,文渊阁最具特殊性。太平天国时,阁圮书散,丁申、丁丙兄弟冒险拾残并力为补写,历时七年,得书三千余种。1911年,浙江公立图书馆建成,始移阁书其中。首任馆长钱恂亲加整理查点,并主持编为是目。

  35.《补抄文澜阁四库阙书目录》
  文澜阁书虽经丁氏兄弟补抄,但所缺仍不在少。1915年(乙卯),钱恂先生合公款及捐款6000余元,补抄缺书缺卷250种,是为“乙卯补抄”;1923年(癸亥),浙江教育厅长张宗祥又发起抄写未补竟之书,是为“癸亥补抄”。本目所言补抄,是指张宗祥之“癸亥补抄”。

  36.金裕新:《文澜阁四库全书书目清册》
  抄本,残存三册。按:上四书可考察文澜阁各时期存书实情之用。

  37.《文宗阁四库全书装函清册》
  四册,朱丝栏抄本。

  五、禁书目录
  在纂修《四库全书》的同时,清政府又直接操纵了一场大规模的禁书运动。从乾隆三十九年正式发布禁书令起,在长达十九年的禁书过程中,共禁毁书籍3100种,几与《四库总目提要》著录书籍相当。
  乾隆所禁书籍,从年代上看,首先由明末清初上溯到宋、元、明代的著述,大凡宋、明时有涉“斥金”、“斥元”字样的书籍,均遭查删,至于当时人的著作,更是文字狱迭起;就遭查禁书籍的内容而言,不仅记载清入关前之史实、叙述明末清初史事之著述,几乎所有宋、元、明、清间具有民族思想以及带有反清意识的书籍,均在查缴之列,甚至有些无意中触犯专制权威、或者仅是发些牢骚怨言的文字,也难逃劫数,此外还有许多因一人一事获罪而株连的普通书籍;至于被禁书目的种类,包括:野史稗乘、文史笔记、奏疏杂纂、石刻碑铭、戏曲文本、郡邑志乘,乃至天文占卜之书,可谓五花八门,无所不包。
  当时,从清中央政府到地方都系统地组织了大批检查人员,并建立了查办机构。
  中央政府的承办机构按被禁书的来源在内阁设三处办理。
  [1]红本处,专司办理内阁旧有藏书。
  [2]办理四库全书处,专司查办各省采进之书。
  [3]军机处,专司办理各省督抚奏缴进呈之违碍书籍。
  地方则在各省、府、州、县衙门设有收书局,负责查办本地区的藏书及书肆之书。凡经查出的违碍书籍,都由收书局交布政使转本省督抚详加审定;经督抚确认列为应毁书后,即详晰开单进程,并委妥便之士解军机处转办理四库全书处复核。为方便查缴,江苏省于乾隆四十二年率先刻出禁书目录,分发各州县教官巡典查照,晓喻士民逐一检点。以后各省大都刻有简明的《违碍书目》。
  光绪初定,姚觐元首先对这些书目进行搜访和辑录,并把搜辑到的几种禁书目录合并刊入《咫进斋丛书》中,名为《禁书总目四种》,后人在此基础上又屡有增补。这些书目,与《四库全书总目》一样,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化与学术发展的重要书目资料。

  38.四库全书馆:《违碍书籍目录》
  二册,旧刻本。

  39.《四库馆奏准全毁抽毁书目》
  乾隆四十七年(1782)二月,四库馆臣从各省原进呈书籍中检出“应行销毁书一百四十四部,应酌量抽毁书一百八十一部”,开单行知各省查缴。(《办理四库全书档案》乾隆四十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大学士英廉奏折)

  40.《钦遵上喻四库馆议定章程查明违碍书目》
  一册,抄本,原藏清华大学

  41.《军机处奏准全毁抽毁书目》
  乾隆四十七年十二月,军机处奏请将各省历年解缴书籍内所有“阅过奏定之全毁抽毁各本,实在共七百八十九种”开列书目,“交与武英殿刊刻颁发”。(《办理四库全书档案》军机大臣福隆安奏折)

  42.《清内阁大库红本处办应销毁书籍总目》
  1926年明清史料整理会发现,一册,抄本。北大研究所《国学门周刊》第十七期载有“乾隆四十八年九月红本处查存应毁书目”一文,又见于《纂修四库全书档案史料》。

  43.《各省咨查禁毁书籍目录》
  抄本,据江苏省原刊禁书目录抄成。

  44.《(河南省)违碍书目》
  乾隆四十三年刻本。包括“应缴违碍书籍各种书目”705种,“续奉应禁书目”50种。

  45.《(浙江省)禁书总目》
  乾隆五十六年刊本。
  内收禁书目录五种:
  [1]四库馆奏准全毁抽毁书目;
  [2]军机处奏准全毁抽毁书目;
  [3]专案查缴书目,收232种,其中石刻21种;
  [4]浙江省查办奏缴应毁书目,收154种;
  [5]外省移咨应毁各种书目,收354种。

  46.《山西陕西奏缴书目》
  二册,抄本。

  47.《江宁布政使司:违碍书籍目录》
  有原刻本、增补刻本、第二次补刻本。

  48.《江宁官本违碍书籍目录》
  一册,四川刻本。

  49.《禁毁书目》
  刻本,汇载有“历次钦奉喻旨禁毁书目”,“各省咨查销毁书目”,“摘毁书目”。

  50.《应禁书目》
  乾隆间刻本。

  51.《纂辑禁书目录》
  抄本,原北平图书馆据湖北刻本抄。

  52.《销毁抽毁书目》
  一册,姚觐元刻本。

  53.姚觐元:《禁书总目四种》
  四册,咫进斋丛书本,包括:四库馆奏准“全毁书目”、“抽毁书目”(其中全毁书目较四库馆总裁英廉奏折多2种,即有146种)、“(浙江省)禁书总目”、“(河南省)违碍书目”。

  54.邓实:《奏缴咨禁书目》
  光绪末年,邓实搜访得《江宁官本违碍书籍目录》残稿一册,其中前半部分与姚氏书目中《(河南省)违碍书目》大略相同;后半部分“则为江宁省奏缴书目及各行省咨禁书目,为姚本所无”。因将后者改题为《奏缴咨禁书目》,与姚氏《禁书总目四种》一并刊入《国粹丛书》,总名“书名目合刻”。

  55.李棪:《邓刻奏缴咨禁书目补》
  载《盘石杂志》1934年第4~6期。

  56.书徵:《补邓刻奏缴咨禁书目补》
  载《盘石杂志》1934年第11期。

  57.邓实:《禁书目合刻》
  《国粹丛书》本,光绪二十三年(1907)国学保存会刊。除包括姚氏《禁书总目四种》外,增《江宁官本违碍书籍目录》残本一种。即包括“全毁书目”、“抽毁书目”、“禁书总目”、“违碍书目”、“奏缴咨禁书目”。

  58.陈乃乾:《索引式的禁书总录》
  二册,上海富晋书社排印本。民国年间,陈氏得姚氏《禁书总目四种》底本,又别得江西、湖北、广东各目及分次奏缴总目,乃删并重复、校补缺失,按书目首字笔画顺序编成是书。计载全毁书目2452种,抽毁书目402种,销毁书板目50种,销毁石刻目24种。

  59.抱经堂书局:《清代禁毁书目四种索引》
  1931年杭州抱经堂书局铅印本。

  60.王重民:《四库抽毁书提要稿》
  一册。1940年上海医学书局排印本。乾隆五十二年(1787)令抽毁已编入《四库全书》中的李清等人所著书,实际上抽而未毁,其抄本后为王重民所发现,因汇集书前提要及有关文献而成此书。

  61.《清代禁书总目(补遗)》、《清代禁书知见录(外编)》
  1957年,商务印书馆以姚氏《禁书总目四种》为基础,又做了三方面的补遗。[1]根据原吴氏小残卷斋所藏抄本,补充了为姚氏删去的军机处奏准全毁抽毁书目中部分书籍禁毁缘由的说明。
  [2]根据邓实《奏缴咨禁书目》补充了所无的“江宁省奏缴书目及各行省咨禁书目”。
  [3]根据江宁原本,补充了为邓本所据残稿的残缺部分。随后将上述说明统名为《清代禁书总目(补遗)》,与孙殿起辑《清代禁书知见录(外编)》合刊出版。孙氏《知见录》系据多年书店生涯的见闻和长期汇辑的材料整理而成,总计收录1400余种,为迄今记载禁书现存状况的比较完备可信的书目。

  62.吴哲夫:《清代禁毁书书目研究》
  1969年台湾嘉兴水泥公司文化基金会刊。

  63.雷梦辰:《清代各省禁书汇考》
  1989年书目文献出版社排印本。将迄今所见各省奏缴之禁毁书目,按行省分界,轮以奏准年月编排,并附加小考。

  六、荟要书目
  乾隆三十八年(1773),乾隆帝63岁,在位已38年,深恐自己看不到四库全书便撒手西归,故下诏四库全书馆选择《四库全书》中重要书籍,抄成《四库全书荟要》两部,各19931卷。
  1778年抄成第一部,藏于宫中樆藻堂,1780年抄成第二部,藏之圆明园昧腴书室。
  咸丰十年(1886)英法联军攻入北京,昧腴书室《荟要》与文渊阁《四库全书》同时罹难。樆藻堂《荟要》现存台湾,有台湾世界书局1985-1988年影印本。
  由于《荟要》编成较早,故较之《四库全书》,别有特色。

  64.于敏中、王际华:《四库全书荟要总目》
  六册,此目系据全书之卷数定次。故首列卷数,次部数,再次书名、著者朝代爵里姓名,并述该书依何版本校录,据何版本改正。故荟要之价值,观此目即可知其大略。

  65.《(樆藻堂)四库全书荟要目录》
  一册,1932年故宫博物院排印本,陶氏编刊书目本。

  66.《四库全书荟要目》
  一卷,《松邻丛书》本,此从《宫史续编》卷八十二抄出。首录乾隆三十八年五月初一之《上谕》。各书记书名、函数。

  67.《四库全书荟要排架图》
  与天禄琳琅排架图合订一册,1933年故宫博物院石印本。

  68.吴哲夫:《四库荟要纂修考》
  1976年台湾故宫博物馆出版,附有“四库全书荟要总目”。

  七、版本(标注)目录
  69.邵懿辰:《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标注》
  二十卷,宣统三年(1911)邵章刻《半岩庐遗集》本、1959年北京中华书局增补本、1963年中华书局第二版,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据中华书局版重印。
  是书以《四库全书简明目录》为底本,然后于各书之下分注不同版本,是各种四库版本目录中最出色的一部。

  70.缪荃荪:《批校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标注稿》
  二十卷,云轮阁旧写本。

  71.叶启勋:《四库全书版本考》
  1933年单行本。又载于《图书馆学季刊》第7卷1期,8卷4期,9卷1、3、4期(1933年3月-1936年12月)。是书先考各版本书名之异同,次考各目录著录之经过,再考各目录所载之版本。

  72.莫友芝:《郘亭知见传本书目》
  十六卷。上海国学扶轮社排印本、1923年上海扫叶山房石印本。是书与邵目相似,但所收书不限于《四库简明目录》,且同书在版本上亦与邵目有所出入。

  73.李慈铭:《批注郘亭知见传本书目》
  山阴吴隐西泠印社排印本。

  74.傅增湘:《批注郘亭知见传本书目》
  十六卷,排印本。

  75.杨立诚:《四库目略》
  四册,1929年杭州浙江省立图书馆排印本。除书名、卷数、著者外,分书旨与版本二栏。书旨栏节录各书之提要,版本栏则合邵懿辰、莫友之二家目录而成。当时,邵氏《标注》极难得,而莫氏《吕阝亭书目》又只有坊间石印本,错舛极多,是故本书曾风行一时。

  八、续补目录
  事实上,《四库全书》收录的书籍是不完全的。除因禁书政策和时代因素、卫道观念所摈弃的部分书籍(如小说等)外,一些罕见的珍本秘籍,亦时有阙遗。以《四库全书总目》与各藏书家的善本目录相比较,即可知其中不乏虚应故事。有鉴于此,《四库全书》告成庋阁后,一些学者不惜耗费数十年时间,试图拾遗补阙,搜访《四库全书》漏略的宋元旧本,《宛委别藏》由此应运而生。以后,国人又多次有过“续修四库全书”之议,并做了相当的基础工作。近年来,“续修四库全书”和“四库存目丛书”都已经分别由上海和北京付诸实施。

  76.阮元:《四库全书未收书提要》
  五卷,《研经室外集》本、《文选楼丛书》本、1935年商务印书馆《国学基本丛书》本。又1965年中华书局《四库全书总目》后附“四库未收书目提要”。当时,阮元馆浙江,访得四库未收古书170种进呈内府。每进一书,必仿《四库提要》之式,奏进提要一篇。
  嘉庆帝因专辟“宛委别藏”以贮之,每书加盖“嘉庆御览之宝”朱文大方印。当时协同阮元考订的还有著名藏书家鲍廷博、何元锡等人。
  1935年故宫博物院将其中未曾刊刻或流传极少的40种书籍交上海商务印书馆印行;1981年台湾商务印书馆进而将《宛委别藏》所收174种书籍全面影印出版。

  77.故宫博物院:《宛委别藏四十种目录》
  一册,1935年商务印书馆《宛委别藏四十种》排印本。

  78.袁同礼:《宛委别藏现存书目》
  载北大《图书馆月刊》

  79.傅以礼:《研经室经进遗书录》
  四卷,七林堂书汇函本。以阮元《四库全书未收书提要》未分类故,傅氏加以分类重编此书。

  80.李滋然:《四库未收书目表》
  一卷,《四库全书书目表》附印本。此书亦就阮元《未收书提要》重为分类。但删去提要,仅有书目、卷数、著者、版本四项。又魏鲁男(James R. Ware)的《四库总目及未收书目引得》及陈乃乾《四库全书总目索引》二书皆包括阮氏《四库全书未收书提要》在内。

  81.胡玉缙:《四库未收书目续编》
  二十卷,稿本。

  82.周郇:《墨海楼书目补提要》
  二卷,在中国学典馆印行杨家骆编《清代著述志资料丛书》内。所谓补提要,即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失收书之意,计载《四库全书》未收书提要49篇,皆属易、书、诗、礼四类者。

  83.孙殿起:《贩书偶记》
  二十卷,北平文奎堂铅印本、1936年冀县孙氏借闲居铅印本、1959年中华书局重印本、198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新1版。所载古书皆《四库总目提要》未载者,或虽载而卷数版本互异者。每书著录书目、卷数、撰人及刊刻年代。

  84.雷梦水:《贩书偶记续编》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出版,收有6000余种清代著作,体例同正编。

  85.伦明:《四库全书续修总目》
  1928年东北发起印行《四库全书》之倡议,并拟于书成后续编四库,伦明因辑此书目,计列书万余种。由于该事半途而废,续修也不了了之。

  86.东方文化总委员会:《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东方文化总委员会系日本人利用退还之庚子赔款所设立。
  其续修提要,大都以每条20元之价收稿,故条目质量参差不齐。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中央研究院接收此会时,计存稿207函。现存北京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1980年起,中科院图书馆(现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根据馆藏续修提要原稿,参照《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进行整理编排,共计3.3万条。1993年中华书局出版有经部排印本2册,余因故未出。1997年齐鲁书社出版有影印本,37册。

  87.(台湾)商务印书馆:《续修四库全书提要》
  正文12册,索引1册。
  1968年,王云五因偶然机会,从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得到当年日本战败回国时所带走的部分油印稿提要影印件计10080种,经过3年的整理编排,于1972年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印行。

  九、辨正目录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虽精于考证,但由于如此浩博巨制,疏漏武断之处在所难免。然而又由于是“钦定”之物,当时无人敢于批评纠正。晚清陆心源曾有意著《正纪》一书,以纠正纪昀提要之失当处,为著名学者俞樾所劝阻。

  88.余嘉锡:《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辨正》
  1937年余氏读己见书斋排印本,收子部和史部未完稿12卷,计220篇。
  单行之前,部分书稿曾载于《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9~10卷,《大公报》“读书副刊”第149~175期。

  89.余嘉锡:《四库提要辨正》
  1957年科学出版社印行定稿24卷、1980年中华书局标点本,4册。
  余嘉锡自光绪二十六年(1900)阅读四库提要起,即有意纠正其中错误,经过数十年的深入钻研考订,至1952年写成定稿计490篇。全书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编次。辨明考证的内容,先摘原文,然后详征博引,指出其失误之处。

  90.胡玉缙撰、王欣夫辑:《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补正》
  中华书局印行。是书博采藏书志、读书志、笔记、日记、文集中的一些关于《四库总目》著录书籍的匡谬补阙的文章,无论长短,均按《四库总目》的原来次序分别辑录,而后汇为一编。

  91.崔国富:《四库提要补正》
  一册,杭州大学出版社1990年出版。部分书稿曾载《杭州大学学报·哲社版》1990年第1期。

  92.刘兆佑:《四库著录元人别集提要补正》
  台北私立东吴大学中国学习著作奖励委员会1978年出版。

  93.杜贵墀:《四库提要补证》
  桐华阁丛书本。

  94.尚镕:《四库全书总目附考》
  《尚宛甫杂著》本。

  95.孙德谦:《四库全书提要校订》
  载《亚洲学报》。

  96.《四库全书四部类叙附考证》
  《四库提要》各部各类之“序”,叙及学术源流,文章亦佳,后人多推奖之,抽印者亦多。如灵鹣阁丛书、慎始斋丛书等。1925年北京慈祥工厂再印时附入李时“四库全书考证”及姚彦“观书例”、“观书后例”。

  97.周云青:《四库全书姓名提要叙笺注》
  一册,1926年上海医学书局排印本。

  十、印本、拟印本书目
  《四库全书》在纂修过程中,纂修官曾将其中部分书籍经校阅厘定后送内府武英殿刊行,即后来广为流传的《武英殿聚珍版丛书》。
  从民国初年起,一些人士就多次倡议影印《四库全书》,后几经波折,直至80年代,终于由台湾商务印书馆首先完成了文渊阁《四库全书》的影印工作。

  98.陶湘:《武英殿聚珍版丛书目录》
  《书目十三种》本,又载于《图书馆学季刊》。

  99.中央图书馆筹备处:《影印四库全书未刊本草目》
  一册,1933年中央图书馆筹备处印。当时,教育部授权中央图书馆筹备处与商务印书馆签订合同,议定影印《四库全书》未刊珍本,为此初步拟定了本目,选书366种。由于时间仓促,遴选未精,《草目》公布后,受到了一些学者的尖锐批评。

  100.赵万里:《影印四库全书罕见传本拟目》
  一册,1933年北平图书馆排印本。从《四库全书》中选出260种罕传本,又从《宛委别藏》中择定40种,合300种。本目乃受当时北平图书馆馆长袁同礼之命而作。

  101.赵万里:《四库全书孤本丛刊目录》
  一册,北平图书馆油印本。中央图书馆筹备处《草目》和赵万里《拟目》先后发表后,教育部成立了“编订四库全书未刊珍本目录委员会”,经商议后,由赵万里从《草目》中选出143种,另新增37种,计180种,编成此目。

  102.柳诒徵:《选印四库秘本拟目》
  以上述三种目录为基础,剔除其中有宋、元、明及近代刊本和四库底本者,择定206种。

  103.编订四库全书未刊珍本目录委员会:《四库全书珍本拟目》
  一册,商务印书馆排印本。1933年,教育部再次召集有关专家,对上述各目详加讨论,斟酌取舍,编为是目。1935年,《四库全书珍本初集》刊成;1969年台湾商务印书馆重印;1971年起台湾商务印书馆又开始编印《四库珍本续集》。现已出有10余集。

  十一、索引
  104.魏鲁男(James R. Ware)编,翁独健校订:《四库全书总目及未收书引得》
  二册,1932年哈佛燕京学社引得编纂处印行。
  编者James R.Ware在哈佛大学从洪业先生学,后在北京留学,作成本书之原始卡片,最后由燕京大学历史系主任翁独健校阅而成,主要用于检索1926年大东书局版《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105.邓衍林等:《四库全书总简目索引》
  包括著、存书名及撰人名。

  106.范志熙:《四库总目韵编》
  五册,抄本。包括著、存书名。

  107.《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四角号码索引》
  一册,1933年商务印书馆排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附印本。

  108.《四库全书目录索引》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据台湾商务印书馆《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目录索引》订正重印本。分目录、索引,和文渊阁四库全书分架图等部分。

  109.四库全书馆:《四库全书简明目录韵编》
  抄本,此为“齐尾式”索引,即以书名末字读音为序。

  110.《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简明检查表》
  一册,中华图书馆排印本。

  111.杨立诚:《文澜阁书索引》
  一册,1929年浙江图书馆排印本。为文澜阁《四库全书》的书名索引。

  112.陈乃乾:《四库全书总目索引》
  四卷,1926年大东书局影印《四库全书总目》附印本。

  113.陈垣:《四库全书撰人目录》
  稿本。

  114.于炳耀:《中英文四库全书索引》
  一册,1934年法文图书馆排印本。

  115.陈有方:《四库简明目录指南》
  二册,1985年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将《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按作者、书名、主题,以威妥玛式译音的罗马音序排列。

  十二、史料
  116.王重民:《办理四库全书档案》
  二册,1934年北平图书馆排印本。起乾隆三十七年迄乾隆五十九年,按年代顺序编排。

  117.林鹤年:《四库全书表文笺释》
  四卷,1911年吴兴刘氏求恕斋刊本、1920年茂名林氏居思草堂刊本。四库全书的进呈表中,用典极多,甚难解,林氏兼采各家之说,详加注释,引书达200余种。

  118.王太岳:《四库全书考证》
  一百卷,武英殿聚珍版。1937年商务印书馆《国学基本丛书》本,十四册。
  校阅四库时,纂修官对许多古书中的异文错字进行了考订,这些考订成果,原皆附于各书卷末,后经乾隆专喻“另为编次”,与《总目提要》一体付聚珍版排刊流传。

  119.陆费逵:《四库全书辨正通俗文字》
  《拜梅山房几上书》本。

  120.王朝梧:《四库全书辨字》
  一卷,《一希瓦笔存》本。

  121.郭伯恭:《四库全书纂修考》
  商务印书馆1937年印行。

  122.杨家骆:《四库全书学典》
  一册,1946年上海世界书局印行。

  123.杨家骆:《四库全书概述》
  原系《四库大辞典》之“概述”部分,1937年中国图书大辞典馆抽出单行。

  124.刘汉屏:《四库全书史话》
  1980年中华书局出版。

  125.陈垣:《陈垣学术论文集》
  收有有关《四库全书》的论述9篇,
  [1]编纂四库全书始末;
  [2]文津阁四库全书册数页数表;
  [3]四库全书之过万页之书;
  [4]大唐西域记之四库底本;
  [5]四库撤出书原委;
  [6]书于文襄论四库全书手札后;
  [7]景印四库全书未刊本草目签注;
  [8]四库提要中之周亮工;
  [9]再跋于文襄公论四库全书手札。

  126.黄爱平:《四库全书纂修研究》
  一册,1989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127.任松如:《四库全书答问》
  一册。1933年上海启智书局出版,1988年中州古籍出版社影印本。

  128.华立:《四库全书纵横谈》
  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出版。

  129.存萃学社:《《四库全书》之纂修研究》
  一册,香港大东图书公司1982年印行,为《清史论丛》第7集。

  作者简介:林申清 (上海辞书出版社 上海  200040)



  原载:【《图书与情报》1998年第1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回家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21-4-16 16:30 , Processed in 0.191880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