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回复: 1

[资料] 范雎这个人儿[8]--复仇的火焰(中)

[复制链接]

44

主题

109

帖子

3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
发表于 2018-8-2 08: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嬴公子如稷 于 2018-8-2 08:30 编辑

复仇的火焰(中)



这天以后,秦国朝野上下才明白相国张禄就是魏国的范雎。

第二天,范雎进见秦昭王说:“魏国听说我国即将出兵攻打他们,十分恐惧,派中大夫须贾前来请求讲和,看来省得我国大动干戈了,这都是大王洪福齐天给秦国子民带来的安宁。”秦昭王听了,十分高兴。

范雎又奏道:“臣犯有欺君之罪,恳请大王宽恕,才敢说出来。”

秦昭王问:“卿有什么隐瞒的?请放开了直说,寡人不会怪罪你的。”

范雎谨慎地讲道:“臣原来并不叫张禄,实际是魏国人范雎。臣小时候,父母过早下世,家庭贫穷,寄人篱下,后在魏国中大夫须贾门下为舍人。有次与须贾一起出使齐国,齐王私下送给我黄金酒肉,臣坚决拒绝。没想到,须贾将这件事报告给相国魏齐,诬蔑臣是齐国的间谍,把魏国情报送给齐国。魏齐不问青红皂白,便将臣打得死去活来。幸亏臣命大,后来得以脱身,才改名张禄,逃到秦国,承蒙大王厚爱,让臣当了相国。现在,须贾奉命出使秦国,臣的真实身份已经为人所知。现在,罪臣希望依旧恢复原来的名字,恳请大王能够宽恕!”

秦昭王道:“寡人原先不知道爱卿蒙受这么大的冤情,现在须贾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就把他剐了,为你报仇雪耻。”

范雎连忙道:“须贾为公事来到秦国,自古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况且魏国是来求和的。臣哪里敢因为私怨而损害秦国的威望,那个心狠手辣要杀臣的人是魏齐,不全赖须贾一个人。”

秦昭王赞道:“爱卿先公后私,忠诚可嘉。至于魏齐的仇,寡人应该替爱卿来报,那个什么魏国来使须贾,就交给爱卿,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秦昭王当即表示同意与魏国和好,范雎谢恩出宫。

尴尬人偏遇尴尬事。

几天后,须贾结束了国事活动,即将回国复命,寻思着怎样向范雎辞行。不去吧,恐怕危险上身;去吧,又担心没有好果子吃,实在是左右为难。犹豫了大半夜,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前往,反正豁出去了,下油锅,点天灯,愿怎么的就怎么的吧。

次日早晨,须贾来到相府。范雎开口说:“老家的人来了,不可以不吃顿大餐再走。”说着,一面让门下挽留须贾,一面吩咐摆设酒席。

须贾谢天谢地道:“惭愧!惭愧!难得相国大人宽洪大量,不记以前的仇怨,这样子,多让我不好意思。”

范雎退堂,须贾一个人坐在门房中,有兵丁守着,不敢随便走动,大气儿也不敢出。

须贾未吃早饭,就这样一直等到中午,渐渐觉得饥肠辘辘响如鼓。心想:我前天在馆舍中,用酒食招待范雎,今天他回请,虽然是旧相识,也不要搞得太隆重哦。

又过了一会儿,堂上酒菜都摆设好了,只见府中发出一张单子,邀请各国使臣和相府有名宾客,却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须贾心想:“这大概是请来陪我的了,但不知都有哪些国家,哪些人物?过一会儿,自己可要将坐次弄清楚了,不要坐错了位置。”

须贾正在暗自盘算的时候,只见各国使臣及宾客纷纷到来,互相招呼着,径直登上大堂。

这时只听一名管家模样的人招呼道:“客人都到齐了!”

范雎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健步来到大厅,向各位客人行礼见面。然后,服务人员送上酒具,引导客人依次就座。接着,廊下秦筝高奏,鼓乐齐鸣,一派欢喜热闹气氛,竟然没有人邀请须贾。须贾那时又饥又渴,又苦又愁,又羞又恼,心中烦懑,无法用语言形容,也不敢贸然说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范雎这才讲道:“还有一个老相识在这里等候,刚才一忙倒给忘了。”

所有的客人都站起身来齐道:“相国既然有贵相识,我们礼应殷勤伺候,好好的喝上几杯。”

范雎道:“虽然是旧相识,岂敢与诸位同席坐在一起。”

范雎命人在堂下铺了一张小席子,把须贾叫出来就座,在他的脖子上套上牛具,背上绑上马鞍,同时命两名脸上刺字的犯人分别坐在他的两侧,把他夹在中间。须贾面前的案几上没有安排酒菜,只是草草摆上了一些个炒熟的料豆。

于是,须贾的免费午餐开始了。两名脸上刻字的犯人,用双手捧着料豆轮番喂须贾吞咽,如同喂牲口一样。

此时的宴会,俨然是一个高水准的导演编导的一场“扮酷”的行为艺术。

客人们见状,一个个觉得蹊跷,迷惑不解地问:“相国为什么这样?”范雎于是鼓动他那柔软而锋利的舌头,把事情的经过生动地讲了一遍。

死罪好领,活罪难受。须贾被数落得只愁没个地缝钻进去。

客人们拍着案几,七嘴八舌地说:“原来是这样,难怪相国发怒,对这种人坚决不能客气。”

须贾虽然受到侮辱,却不敢违抗,不得不强忍着将料豆吃下去。吃完,两名犯人,拍拍手,须贾赶忙磕头谢恩,心里一个劲儿地哭泣:“苍天啊,大地啊,这是哪位天使大姐替我惹的这个祸啊!”

仿佛是因果轮回,须贾引起的仇恨,还得他自己亲自来结束。在对范雎的迫害中,须贾担任始作俑者,魏齐充当穷凶极恶的刽子手。这中间有个顺序,须贾第一,魏齐第二。现在好了,报仇的程序也按这个来。

范雎愤怒地瞪着眼:“须贾,你给我听好,秦王虽然允许讲和,然而对魏齐的仇恨,不能不报。如今留你一条蝼蚁小命,回去告诉魏王,赶快斩了魏齐,把人头送来,将我的全家人送入秦国,使秦、魏两国和好。如果一样办不到,我就亲自率兵去攻打大梁,杀个鸡犬不留,到那时叫魏国后悔莫及。”

一席话,吓得须贾魂飞天外,连声答应,像一只被打断脊梁的狗一般夹着尾巴骨碌了出来。

须贾得到秦昭王修好的允诺,连夜出发,逃回魏国大粱。

须贾这趟国出的,比那次出使齐国更加狼狈,不但自己受到奇耻大辱,而且给相国魏齐,甚至是魏国惹来了大麻烦。

麻烦归麻烦,差使总得交。须贾鼓足勇气,来到魏王宫,将范雎说的话,告诉了魏王。魏王听后觉得,送范雎的家眷没有什么可难的,可是要把相国的人头送到秦国,面子上好像有些过不去,难以开口。因此犹豫不决,没有表态。

须贾交了差事,回到家中,心理障碍再次大发作,大病不起,只好请假休息。

受辱也好,得病也好,不管怎么样,须贾的苦难结束了。须贾的苦难结束了,魏齐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魏齐听到须贾从秦国带回来的消息,探听了魏安釐王的反应,觉得大事不妙,赶紧丢下相印,连夜起身,逃往赵国,投奔平原君赵胜去了。

这边魏王随即派人好好修饰车马,将黄金百两,彩帛千匹,连同范雎家眷一起送到咸阳。另外,特别讲明魏齐已经闻风逃跑,现如今藏在赵国平原君府里,魏国已经没有责任了。

范雎将这事奏知秦昭王。秦昭王一下子被惹怒了,不可扼制地发了一通狠话:

“赵与秦渑池会上结为兄弟,又将王孙异人送到赵国做人质,以巩固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上次秦兵伐韩,赵竟派出赵奢救韩,大败秦兵,寡人尚未问罪,今又擅纳相国之仇人!相国之仇即寡人之仇,寡人决意伐赵,一则为国家报仇,二者索取魏齐,为相国报仇。”

狠话发完了,问题升级了。

说干就干。前265年,秦昭王亲率20万大军,任命王翦为大将,讨伐赵国,连续攻占赵国三座城池。

这一年,赵惠文王去世,赵孝成王刚刚即位,因为赵孝成王年幼,一切国事均由赵太后(赵孝成王母亲惠文太后)处理。当时蔺相如病重告老休养,虞卿代理相国,形势非常严峻。

赵太后执政,有胆有识,精明强干,深谋远虑。早在此前,她就把自己的爱女嫁到燕国作王后,与燕国联姻,缔结了两国的友好关系。现在面对强大的秦国,她临危不乱,从容应对,一面派遣大将犒师远行,镇守关塞,一面派元老重臣分赴各地,安定民心,募兵筹饷,决心与秦国抗衡到底。

为解决危难,虞卿请示赵太后,向齐国寻求支援。偏偏齐襄王病重,由君王后掌握朝政。齐国君王后,本是赵太后的嫂子,见到赵国来使,便提出以赵太后的小儿子长安君到齐国作人质为出兵条件。赵太后因为溺爱长安君,不愿意接受,这个时候就发生了左师触詟说赵太后的故事。最终,明智的赵太后听从触詟的建议,将长安君送到了齐国。于是,齐国便任命田单为大将,发兵 10万,前来援救赵国。

自此,两个有着姑嫂关系的女人联起手来,共同对付强大的秦兵。

得知齐国发兵救援赵国,大将王翦对秦昭王说:“赵国有很多能征善战的将军,又有平原君那样名扬天下的贤臣辅佐,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何况齐国救兵就要来了,不如班师回国,寻找机会再战。”

秦昭王不甘心地说:“不得到魏齐的人头,寡人有什么脸面去见范相国呢?”于是,派遣使臣,去向平原君传话:“秦国这次攻打赵国,没有别的,只是为了索取魏齐的人头。如果能献出魏齐,秦国就立即退兵。”

平原君见到秦国使臣,一副很无辜的样子:“魏齐根本不在我家,请转告秦王,不要相信道听途说。”

平原君赵胜乃何等人物,他本是赵武灵王之子,赵惠文王之弟,赵惠文王和赵孝成王时三次担任相国,以善于养士而闻名,门下食客曾多达数千人,位列“战国四公子”豪杰榜,不是那么好吓唬的。

使臣来了三茬,平原君始终不肯承认。秦昭王没办法,心中闷闷不乐。想要进兵,又恐齐、赵合兵夹攻,胜负难以预料;想要班师,又没得到魏齐,有失面子。踌躇再三,竟急中生智,想出一个计策来。于是,派人给赵王送去国书。

国书上讲:“寡人与君,兄弟也。寡人误听道路之言,魏齐在平原君府,是以兴兵索之。非此,岂敢轻涉赵境?所取三城,谨归还于赵。寡人愿复前好,往来无间。”

赵王得到书信,喜出望外,派遣使臣答谢秦国退兵还城的美意,双方谈和罢兵。

田单听到秦兵已经撤走,也随即率兵返回齐国。

谁说女子不如男?如果,没有赵太后、齐君王后这两个女人初登政治舞台的精彩亮相,一场秦赵两国的大战,不知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109

帖子

35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56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08: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复仇的火焰(下)



秦昭王回国,又派人带信给平原君。信上说:“寡人闻君之高风亮节,愿与君为布衣之交。君若信得过寡人,寡人愿与君痛饮十日,一醉方休。”

平原君带着信请示赵王,经过召开大臣会议,持不同意见的双方激烈争论,最终决定让平原君同秦国使臣一起到咸阳去。

秦昭王一见平原君,满心欢喜,天天设宴款待。几天以后,秦昭王又摆酒宴招待平原君。喝到高兴处,秦昭王旧话重提:“先前周文王得到姜子牙称为太公,齐桓公得到管仲称为仲父。现在,范相国就是寡人的太公和仲父!范相国的仇人魏齐,现藏在你的府上,请你派人回去把他的脑袋取来,好了结范相国的深仇大恨。这样,寡人会非常高兴,一定会给你丰厚的犒赏。”

平原君道:“我听说‘富贵之后仍为挚友,是由于他们为患难之交。’魏齐是我的朋友,即使真的在我家里,我也不忍心出卖他,何况他并不在我那里!”

秦昭王脸色一沉道:“你如果不交出魏齐,寡人就不放你回去!”

平原君沉着地说:“放不放我回去,悉听尊便。大王以喝酒交朋友的幌子把我召来,今天却以强制手段将我扣留,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

平原君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秦昭王没办法,只好将他留住在馆舍里。同时派人给赵孝成王送去了一份国书:“王之叔平原君在秦,范君之仇魏齐在平原君家,魏齐头旦至,平原君夕返。不然,寡人且举兵伐赵,亲讨魏齐,又不许平原君出关,请王衡量轻重,速速回答。”

赵王收信后,果然感到害怕,同时认为因为一个外国的亡命之徒,牺牲自己的叔父做人质划不来,于是派兵包围平原君家,搜捕魏齐。

平原君家的宾客多与魏齐有交往,听到消息后,帮助魏齐乘夜逃到相国虞卿家。虞卿是个讲义气的人,当时就解去相印,同魏齐一起去投奔魏国的信陵君。

丧家之犬魏齐,跑到赵国转了一大圈,被秦国折腾得落不住脚,又回到了魏国。

走到大梁郊外,虞卿安慰魏齐:“信陵君是个慷慨豪爽的大丈夫,我去找他,他一定会热情接待我们,绝不会让我们久等的。”

虞卿徒步来见信陵君,信陵君见是赵国相国,非常惊异,连忙请进府中,洗尘接风。虞卿情急,匆匆将魏齐得罪秦国的来龙去脉及自己捐弃相印一起来投奔的情况,一股脑儿和盘托出。信陵君听后,因害怕与秦国交恶,面有难色,不想让魏齐进府,又顾念虞卿不远千里来投靠,不好直接拒绝,犹豫不决。

虞卿看到信陵君有些为难,不情愿去见魏齐,于是气恼地离开了。信陵君询问虞卿的为人怎么样,夷门监(大梁城门守卫小头目)侯生在旁大笑道:“公子难道不知道吗?虞卿凭借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取得赵国相印,加封万户侯。魏齐处于穷途末路去投奔他,他不爱高官厚禄,相国都不当了,一起来到这里,天下像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公子难道还看不出他怎么样吗?”

信陵君听后感到非常惭愧,急忙穿戴整齐,命人驾着车亲自到郊外去接他们。

魏齐在郊外盼星星盼月亮,等了好半天,才看见虞卿回来。虞卿含着泪说:“信陵君徒有虚名,害怕秦国报复,不愿意收留我们,我看我们还是到楚国去吧。”  

魏齐绝望地说:“我因为一时没留意,得罪了范雎,连累了平原君,又连累了先生。先生与我一起不辞辛苦,跋山涉水,来到大粱,没想到被拒之门外。现在,又要逃往不知道会不会收留我们的楚国去寻求保护,与其这样东躲西藏,苟延残喘,还不如一死了之!”说完,当即拔出佩剑抹脖子,虞卿连忙上前夺剑,为时已晚,魏齐的喉管已被割断,鲜血直流,躺倒在地,不一会儿就一命呜呼。

虞卿正在悲伤,远远望见信陵君驾车赶来,急忙转身走掉,不与信陵君见面。

信陵君看到魏齐的尸体,抱着就哭:“这都是我魏无忌一时糊涂,才造成的过错啊!”  

赵王未抓到魏齐,相国虞卿也跑了,知道是两个人一块离开,猜测他们不是去韩国,就是去魏国。于是派出使臣快马四处追寻,追到魏国郊区,得知了魏齐自杀的消息。使臣就拜见魏王,想用魏齐的头换平原君回到赵国。信陵君刚刚命人将魏齐的尸首装入棺椁,很不忍心。赵国使臣心里清楚信陵君与平原君是郎舅关系,就动之以情说:“平原君和公子是一样的,平原君对魏齐的情意,与公子差不了多少。魏齐如果还活着,我不敢这么说,可惜他已经死了,因不舍得没有知觉的尸骨,而让你的姊丈平原君在秦国作人质,公子难道会安心吗?”信陵君没有办法,无可奈何地把魏齐的人头装在匣子中,交给了赵国使臣,然后把他的尸身埋葬在大梁郊外。

赵王得到魏齐的首级,派人星夜兼程送到咸阳,秦昭王将这颗来之不易的人头赐给范雎,范雎非常感激。

回到府中,范雎命人将魏齐的头漆成夜壶,说道:“过去你让你家仆人、随从、宾客朝我身上撒尿,今天我叫你在九泉之下,天天含着我范雎的尿液!”

此后,秦昭王兑现诺言,客客气气地把平原君送回到赵国。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愤怒是魔鬼。在秦王那里,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在唐雎那里,布衣之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在范雎那里,相国之怒,仇人鼠窜,三国不宁。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这话,讲的正是范雎这样的人物。

须贾,作为一名外交官,纯粹是个蹩脚货。他两次出国访问,没有一次表现出色。出使齐国,受了一肚子窝囊气,憋了两肋巴骨的暗火;出使秦国,被当成牲口一样对待,连滚带爬地滚蛋出来。其下场,只能是落得个为世人所耻笑。

台湾著名作家柏杨曰:魏齐虽贵为宰相,但本质上跟须贾一样,不过是官场的高级混混,他在流别人的血、使别人痛苦,来展示他的忠义时慷慨激昂、神采飞扬。等到需要流自己的血维护国家的安全时却卑劣地弃职潜逃。凡是残暴的人,没有一个不胆小如鼠,想当年他稳坐高堂,下令对范雎严刑拷打,何等威风,何曾想到会有今日!更为可悲的是,魏齐直到临死,都没有一句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悔过的话。

消除了多年的仇人,范雎过了一段舒服惬意的日子。

在舒服惬意的日子里,范雎猛然想到了两个人,两个曾经如同再生父母那样爱过自己的人。不用说,这两个人就是王稽和郑安平。

范雎决心对这两个人还以自己的爱。

范雎左思又想,挑了个好日子,去晋见秦昭王。

进了王宫,范雎翩翩下拜,看到秦昭王和颜悦色,便开门见山地说:“我本来不过是魏国一个逃亡的人,要不是王稽对大王忠心耿耿把臣带到秦国,怎么能够在英明圣贤的大王领导下,享受到现在这样的荣华富贵。但是,王稽到现在还只不过是一个谒者。另外,当年把我从水深火热中救出来的郑安平也还未得到重用,每每想到这些,我吃不香,睡不着,心里得不到安宁。因此,恳请大王恩赐他们两个,给他们一个好的职务,以成全臣报答他们恩德的一份心意。臣自然会为大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即使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没有什么遗憾的!”

秦昭王听了,慷慨地说:“相国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私事求过寡人,我正要思忖着为你赏赐点什么呢?这下好了,你倒为寡人提了个醒。这两个人,荐贤有功,使秦国得到了先生这样的栋梁,我一定会好好安排他们的。”

秦昭王言出令随,没过多久,就任命王稽为河东郡守(郡治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郑安平为将军。这两个曾经处境不怎么荣光的人,因为往日的苦涩付出,今天也收获了荣华富贵的甘甜醇美。

至此,范雎爱与恨的行为艺术,在他极具个性化的私人花园里,开出了饶有兴味的花朵。

范雎报仇雪耻,带有春秋战国的时代色彩。随手翻阅《史记》,司马迁用他那如椽巨笔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许多精英人物快意恩仇的故事。伍员掘墓鞭尸,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复国灭吴,大军事家孙膑智算庞涓,显示了男子汉大丈夫的血性与豪情。即使时间推后2000多年,到了十九世纪,一部《基督山伯爵》还风靡全球,至今传颂着法国文豪大仲马所讲述的动人的复仇故事。可能有许多人不赞赏范雎“睚眦之怨必报”的做法,但是又有谁能够要求对那些无端致他人于死地的恶棍不予以严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

GMT+8, 2018-8-20 01:41 , Processed in 0.11105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