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加入池氏大家庭
查看: 12|回复: 0

[资料] 范雎这个人儿[8]

[复制链接]

45

主题

110

帖子

40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8
发表于 2018-8-2 08: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仇的火焰(上)



春秋战国无义战,战国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战国的人物,无不打上战国的烙印,范雎自然不能例外。

    仇恨之火,灼烧着范雎的心,需要一个释放的出口。

于是,登上相国宝座的范雎,点燃了两把愤怒之火。

这两把火,他已憋在胸中多年。

此时的范雎,恍如复仇之神,然起一腔愤怒的烈火。熊熊火光,照亮了范雎坚毅的脸庞,也照亮了须贾和魏齐那两张丑陋的面孔。

两把火,一把烧须贾,一把烧魏齐,一个烧得全无脸面,一个烧得小命玩儿完。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复仇之神范雎在这方面颇有心得。范雎的心得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是不报,时间不到,时间一到,必定全报。

这个报仇的时机,恰恰是范雎仇恨的发起人须贾给送来的。

话说魏安釐王(魏昭王之子),听到秦昭王新近任用一个叫张禄的人为相国,打算讨伐魏国,连忙召集群臣商议应对措施。

信陵君魏无忌第一个开口说:“秦兵已经有些日子未侵犯魏国边境了,现在平白无故出兵攻打,明摆着是在欺负我们。既然这样,我们就号召全国军民行动起来,加固城池,严阵以待,狠狠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乖乖滚回老家去。”

信陵君不愧是魏安釐王的弟弟,魏国上将军,“战国四公子”之首,这话说得够份儿。

“我认为信陵君的主张不可行。因为秦国强大而魏国弱小,两国交战魏国必定失败。臣听说秦国相国张禄原为魏国人,难道他就不念一点故土感情吗?如果派人带上金银财宝,先打通相国张禄,再拜见秦昭王,承诺送去人质,进贡财帛,然后请和,或许可以使魏国免于战火,得以保全。”相国魏齐力挺主和意见。

魏安釐王经历战阵较少,心中胆怯,没有底气,没怎么考虑,就采纳了魏齐的主张,随即对须贾说:“中大夫,麻烦你走一趟吧。这回可要办好啊,别再像上回到齐国那样。”

须贾倒是听话,领了命令,不敢耽搁,满载着几车金银财宝,一路向咸阳进发。

他乡想老乡,两眼赛金刚。范雎听说后,喜不自胜:好好好!须贾小子,这么多年,我办都办不着你。这下,天公作美,你千里迢迢,自投罗网,可别怪我不厚道。”

须贾一到咸阳,范雎就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当下,范雎脱掉相服,打扮成一副寒酸落魄的模样,悄悄出了相国府,来到国宾馆,怯生生地进去,拜见须贾。

须贾一见范雎,大吃一惊:“苍天啊,大地啊!这不是那位睡厕所的范叔吗!原来你好好的啊,我以为你被魏齐相国打死,早已不在人世了呢!”

范雎不紧不慢地说:“我练过闭气功、易筋经什么的,没死跟死了一样。怎么样傻眼了吧。不过,我还真得佩服魏齐相国大人,他的打人之术,真是登峰造极,那么打都不会把我打死,好几次我自己都想死了,就是死不了。哎,你俩是哥们,能不能透露点秘密,我这人特好奇。”

须贾故作高深道:“一般人我不告诉他。你怎么到了这里?”

范雎一脸无奈:“当年我被抛到野外,苏醒过来后,不敢回家,几经周折,一路吃野菜,啃树皮,千辛万苦来到秦国,没有想到在这儿碰到大人您。”

须贾接着问:“ 范先生是要游说秦王吗?我知道你那根讨厌人的舌头还有点能耐,能忽悠。”

范雎故作惭愧状:“我当时得罪了魏国,只顾逃命,侥幸活了下来,哪里还敢谈论国家大事。”

须贾:“也是。那么,你在秦国怎么生活呢?”

范雎应道:“还不是到人家大户人家,做做粗活,侍候侍候人,混口饭吃。”

他乡遇“故交”,须贾不觉动了怜悯之心,就赏了些饭菜给范雎吃。时值隆冬季节,范雎衣服单薄,破破烂烂,冻得浑身直打哆嗦。须贾叹息道:“可怜你穷困潦倒,竟然到了这步田地。”于是叫随从取出一件绨袍(质地粗厚的丝袍),给范雎披上。

范雎故作卑贱状:“大夫的衣服,像我这样的草野贱民不配穿。”

须贾客气地说:“穿吧,穿吧,都是老相识了,不要见外。不然,我不理你了。”

范雎穿上绨袍,连声道谢:“大人好心,谢谢啊!您这次来秦国有什么事吗?”

须贾开门见山:“现在,你们相国张禄正手握大权,我打算同他结识结识,搞搞关系,发愁的是没有熟人牵线。你来秦国时间不短了,有没有与张相国认识的熟人,能不能请来帮忙引见一下?”

范雎道:“还真巧了,大人问我,算找对人了。我的主人与张相国关系密切,我曾同他一起到相府去过。相国喜欢谈论,经常问我主人一些问题,我的主人有时回答不上来,我就在一旁帮助他回答。相国觉得我口才还可以,常常赏赐点酒菜给我。时间一长,我和相国的关系也亲近起来。您如果想见相国,我能够给您引见,愿意跟您一起去。”

须贾一听,大喜过望,对范雎说道:“既然这样,就劳驾你到相国那里预约一个时间。”

范雎热心地说:“相国平时日理万机,不容易见面,正好今天有空,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去怎么样?”

须贾摇摇头道:“好是好,不过有些不凑巧。我们一行人坐着大马车长途颠簸而来,怎奈现在车轴断了,有一匹马蹄子还受了伤,总不能徒步去见张相国吧。你小子快给我想想办法!”

范雎连忙说:“别担心,我的主人有车,请大人等一小会儿,我现在就去借过来。”

不等须贾说话,范雎就告辞出来。回到府中,范雎亲自将一辆四驾马车赶到馆舍前,恭敬地请须贾上车:“大人,马车已经来了,小人亲自为您驾车开路。”

须贾不再说什么,欣然上车,由范雎驾着,向相府驶去。一路上,大街上的行人,望见相国驾车过来,有的恭敬地站在道路两旁,有的迅速地躲让回避。须贾看了,还以为这些人是在对自己表示敬意。

到了相府门前,范雎对须贾说:“大人在车上稍等片刻,让我先进去,为您通报一声。如果相国有时间,您就进去拜见。”说罢,便直接进府门去了。

须贾下车,在门外等了好久,却左等右等不见范雎出来回话。正在焦躁不安的时候,忽然听到府中响起击鼓声,紧接着门上传话:“相国升堂!”随即,满府衙役仆人来来往往,忙活不停。

须贾等候多时,仍无人理会,便忍不住上前向守门人打听:“我有个朋友范雎刚才进相府通报,已过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出来,您能为我把他叫出来吗?”

守门人问道:“先生所说的范雎,什么时候进府的?”

须贾说:“就是刚才驾车的那个。”

守门人乜斜了一眼道:“那是我们的相国大人,从哪儿又冒出来个范雎?”

须贾听了这话,就像睡梦中忽然响起一声霹雳,吓得魂不附体,冷汗淋淋。于是,垂头丧气地叹息道:“我被范雎给耍了,这下我是死定啦!”

常言道:“丑媳妇少不得要见公婆。”须贾心想,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只有负荆请罪,兴许能侥幸求得范雎宽恕,捡回一条小命。于是顾不得天寒地冻,解开衣带,脱去袍服,卸下帽子,脱掉靴子,五体投地,跪在相府门外,求看门人通报说:“魏国罪人须贾在外领死。”

过了好一阵子,门内传相国召见。

须贾愈加胆战心惊,头触地上,双膝着地,爬着从侧门进去。来到堂下,磕头如捣蒜,嘴里不住地哀告:“死罪!死罪!”

范雎威风凛凛坐在堂上,呵斥道:“须贾,你知罪么?”

须贾爬在地上应道:“知罪,知罪。”

范雎道:“你知道你有几条罪?”

须贾回答:“就是把我头发拔光,也算不过来啊。”

范雎道:“你有三宗罪!我先人的茔地在魏国,因此我不愿意在齐国作官。而你在魏齐面前颠倒黑白,胡言乱语,诬陷说什么我向齐国提供魏国的情报,是齐国的间谍,致使魏齐大怒,这是你的第一条罪状;当魏齐发怒,对我施用酷刑,以至于皮开肉绽,牙齿被打掉,肋骨被打断,你在那里竟然无动于衷,一点儿也不劝阻,这是你的第二条罪状;当我昏死过去,被扔进厕所里,你竟敢带领宾客朝我身上撒尿,这是你的第三条罪状。今天到了这里,我本该报仇雪恨,让你断头颅,洒热血,可我之所以不这么做,主要是看在你还有点故人情分,上午还赠我一件绨袍,所以才打算饶你一命。你清楚吗?”

须贾磕头道谢,浑身如筛糠一样。范雎挥袖离去,须贾赶忙连爬带滚地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池氏大家庭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池氏网公益法律援助律师:池春燕 WX:xuyuanchiw

GMT+8, 2018-11-16 03:12 , Processed in 0.18277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