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回复: 0

[江西] 杉树排的变迁

[复制链接]

248

主题

609

帖子

186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66
发表于 2018-5-29 19:5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杉树排的变迁
两条路在这里交汇,结成一个“丁”字,那两笔中间,是一个小小的村庄,叫杉树排。
在南方的山岗上,杉树和松树都是最常见的树种,然而,杉树排四周的山坡上,恰恰多的是松树,按理说,杉树排本应该叫“松树排”。
两条路走过这里,如同两条纽带,连结了外部遥远的世界。杉树排本是个封闭的山旮旯,四面群山环峙,高岭低丘重重叠叠,夹着山坳里的一片片小薄田。
山上的土是赤红的,石头也多,土质并不肥沃,此外,水源也稀缺,河流离得远,溪水也不多见,以局外人的眼光看来,这是一个极不适宜人居的地方。
这是我老家西江去往县城的必经之地,从小到大,我曾无数次经过这里。车来了,一拐,往左是县城,往右,是赣州,那是一个更大更远的城市。杉树排如同一个新生的婴儿,在我们目光的注视下,一点一滴地拔节生长。
八十年代末,这里开始有了些“人气”,马路边缘,聚集了一些居民,记忆中是一层的红砖房,还有木板房,十来八户的。商店几乎稀有,除了杂货店,只有一家小餐馆,不成样,炒个素粉,块把钱,算是大餐。
时间在推移,改革在深入,杉树排的路在扩建,在不断地升级换代。路给这方平常的南方村落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带来了永不枯竭的人气、财气、信息和生机。
“丁”字头,上面那一横是323国道,这是赣南通往闽西的主要动脉,每天车流不息,熙熙攘攘,货车、客车、小汽车、摩托车穿境而过。路在拓宽,路面质量在改善,从破烂窄小的国产油路,到平坦厚实的水泥路,再到宽敞亮丽,坚硬质感的进口油路。
路在变,杉树排房屋景观也在悄然嬗变,从一层到二层,从二层到三层、四层。
屋子长高了,也在变美,杉树排更远的一些路边,甚至有了别墅,有了那种造型别致,设计精巧的农家小楼,尖尖的顶,黄黄的瓦,带着围栏露台的那种。
车子一晃而过,旅客探出车窗,看到这些,内心总会涌起一丝丝惊喜和慨叹。
杉树排,是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路还在不断翻新,高速路来了,高架桥在圩市上头横空而过。杉树排有了高速出口,这是县一级的口岸,称作“会昌北”。从时间意义上讲,杉树排成了全县距离赣州最近的村庄。
有了高速路,车辆分流了,一些贪快的司机上了高速路,只有那些不赶速度,想省下些高速费的车辆依然走老道。
交通的带动,杉树排的地位日益凸显,人口剧增,商贸繁荣,这里曾一度号称“小香港”,意思是会昌北部的繁华所在。
曾几何时,这里人口达上百户,房屋越来越多,把路两头挤得密不透风的。
商业门类,更是名目繁多,从传统的零售餐饮,到五金建材,室内家居,摩托销售,汽车修理,美容美发,医疗卫生,林林总总,无所不有。
杉树排很小,但很邪门,这是一个缔造商业奇迹的地方,如果说一般商家还是小打小闹,或者叫做不显山不露水的话,那么吉祥餐馆和南洋酒家则堪称传奇。
吉祥餐馆和南洋酒家是一对竞争伙伴,彼此有共同成长的历史,老板池天长和池南洋,都是杉树排本地人,也是洗脚上田的农民,长得和一般人一模一样,也没什么高学历。这两酒家生意一直火爆,每到饭点,门口摆满了吃饭的车辆,二十多年了,一直如此,让人目瞪口呆。
其实,国道沿线,从来也并不稀缺饭馆,餐饮并也并非什么高科技行业,一路上,年年月月,有人开,有人关,唯独这两家是个例外,一直红旗不倒,长盛不衰!
有了竞争,才有发展,餐饮行业,见证了杉树排的辉煌。杉树排,一方弹丸之地,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奇迹。
前些年,曾有小道消息,小密圩镇要移居这里(杉树排属于小密乡),十年一晃而过,杉树排无声无息,依旧是一个普通的村落,一个与道路相互依存,共生共荣的路边村,一个行政级别上的普通村庄。
二十年前,唯一的银行农村农信社撤走了,因为人口不够。驻地单位,除了村委会,现仅有两家,工商所和高速站。
其实,杉树排是幸运的,323国道在这里拐了个大弯,因为这边村庄较多,人口稠密,此外,也是为了临近县城。
时光流转,杉树排在变迁,随着道路蓬勃建设期的逝去,杉树排也放缓了前行的速度,进入平稳着陆的过渡期。
路无言,车在行,人依旧,每逢集日,农忙过后,圩市摆摊卖菜的人多了起来。圩场将散未散时,朴实的老杉树排人会找个熟悉的副食店,或摩托车店聚拢一块,坐下来,歇歇脚,三五成群,依坐在溜光发黄的老竹椅上,眼巴巴望着屋外车来车往的马路,端起一杯热气腾腾的铁观音,香气缭绕的,叽叽喳喳地闲扯,打闹着,嬉笑着,说些村庄的趣事,和刚冒出头的新闻。
聊着聊着,偶尔,有人会概叹一声;“哎呀!当年这马路上,车子多得很,可现在,很多都走高速了!”
“是呀,是呀!”有人齐声,附和道。
起起落落的人生,在每一个村庄,每一个人身上上演。三十年的故事,沧桑变幻,这是一块平凡的土地。杉树排的变迁,宛如平常一首歌,婉约,激荡,清亮,在路头流淌,在每一个路人的心头缭绕。
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池氏网|池氏宗亲网 ( 备案号:蜀ICP备09019917号-2

GMT+8, 2018-8-20 01:41 , Processed in 0.12166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